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
  “蕊儿!”

  凌芝瞬间脸色大变,一个箭步,扶住凌蕊儿摇摇欲坠的身形,双眼顿时布满担忧之色。[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乐文小说--..c-o-m。(全文字无广告)

  与此同时,凌芝的手指也搭在了凌蕊儿手腕上,感受着凌蕊儿越来越微弱的脉搏,凌芝美目微凝,有些震惊。

  从凌蕊儿的面相,根本看不出她有中毒的迹象。所以,虽然凌蕊儿和苏寒都反复强调她中了毒,但骄傲固执的凌芝,却始终坚持己见,认为凌蕊儿根本没有中毒。

  然而,凌蕊儿此刻的吐血,却一下子把凌芝的坚持都给米分碎了。

  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吐血?

  难道,凌蕊儿还真的中了什么奇毒不成?

  凌芝的心情有点复杂了,凌蕊儿是她最疼爱的一个侄女,她从小看着长大的。

  这次回来,她看凌蕊儿有点病怏怏的,就认为她是疏于修炼,导致精气神都涣散了,当下也不管凌蕊儿如何解释,就强行把她拖到了院子里来练剑。

  “难道我真的错了?我刚才所做的一切,真是在把蕊儿往死亡的路上推?”

  “一个真武境四重武者说的话,我应该相信吗?”

  凌芝的心里很矛盾,她当然希望凌蕊儿好,可她又担心,万一苏寒是在胡乱吹嘘,根本不会解什么毒,那不就是害了凌蕊儿么?

  “师兄,救救我。”

  凌蕊儿却不知道凌芝内心的复杂,只是费力地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望着苏寒。

  苏寒叹一口气,好吧,谁让他心软呢?

  “想让我给你解毒的话,就先让这个疯女人出去。”

  苏寒觉得自己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不求名,不求利,只求碍眼的人从自己面前消失,这世界上还有比自己要求更低的医者吗?

  却没想到,凌芝听到这句话,像触了电一般猛地跳了起来:“你说什么?让我出去?“

  “凭什么?这里是我侄女的院子,就是我的院子!”凌芝一双美目睁得溜圆,寸土不让。

  “啥?”

  苏寒的眼睛睁得比凌芝还大,“你好意思说这是你的院子?也不看看这是哪里?女生宿舍区!拜托,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装嫩真的那么好玩吗?”

  如果不是考虑到凌蕊儿急需解毒的话,凌芝绝对会一把剁了苏寒,然后尸体拖出去喂狗。

  因为此刻她恶狠狠的眼神,已经充分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

  “行,你小子,恭喜你,成功地被我记住了。我再说一遍,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老娘先出去找几个医者,一会再回来。不指望你能在这期间解开蕊儿的毒,但如果你要是胡乱下药,让她的毒性更严重的话,那么你将发现,你会死得很惨。”

  苏寒眉毛一扬,还想再毒舌两句,凌芝的身影已经像一阵风般消失在院子里。

  “好啦,师兄,姑姑都走了,你就别再毒舌啦!其实姑姑很好的,你们两个今天肯定是搞错了。”

  凌蕊儿巧笑嫣然,显得天真烂漫。这一笑,让苏寒的心情稍微好了点,他实在被那个胡搅蛮缠的女人气糊涂了。

  开口闭口色狼,他有必要跑来色一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吗?

  “想不到我苏寒居然被一个胸大无脑的女人给骂了,唉!”

  两人来到凌蕊儿居住的房间,苏寒释放出灵魂力检查着凌蕊儿的经脉和真元流动,凌蕊儿紧张问道:“怎么样?有法可解吗?”

  “办法有,但是我还缺一味材料。”

  苏寒略微推算之下,已经得出一种最优的解毒丹配制方案。不过,有一味关键的主材名为至阳草,非常难找,就连药王殿的库存里,应该也没有。

  “那该怎么办?”凌蕊儿眼圈一红,眼眸里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暗了下去,她是相信苏寒一定会有办法的,却没想到会在材料这个环节卡住了。

  “师兄,有暂时缓解毒性的方法么?蕊儿死了倒不打紧,但就怕姑姑伤心,姑姑一旦伤心起来,可是要把整个天河武院都掀翻的。”

  苏寒想象一下那画面,不禁嘴角微微抽搐。

  “放心,你姑姑不是出去帮你找医者了么?以凌家的财势,不可能找不到好的。”

  凌蕊儿急道:“师兄,你不管蕊儿了么?”

  苏寒眼角又是一阵抽搐,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丫头粘人的功夫这么强,让人根本狠不下心来拒绝她。

  “办法是有,不过你在余毒未清之前,真的不能再修炼了,武道课也别上了。唉,那个白痴女人,你确定她真的是天河武院高级武师?”

  “嘻嘻。”

  凌蕊儿突然眨了眨眼,灵动的眼睛中露出一丝狡黠之色,“师兄,蕊儿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不能再骂我姑姑了。”

  “为什么?她自己脑子不灵光,还不让人骂啊?我骂她是为了她好,放心,不会让别人知道我骂过她的。”

  “嘻嘻,可是你不是一等门生吗?我姑姑她今天早晨回来,刚接到通知,她要担任一等门生乙班的班主任了。”

  “什么?”苏寒双眼顿时有点发直起来,“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

  “你刚才没给我机会说。”凌蕊儿有点委屈。

  苏寒有点郁闷了,刚得罪了一个拓跋柳,但好歹拓跋柳没法直接给他小鞋穿。现在,居然又得罪了自己的班主任……

  他仿佛看到无数小鞋朝他飞来,再联想到凌芝临走时那冷笑的神色,这开学第一堂课,说没人给他小鞋穿会有人信吗?

  一刻钟后。

  凌芝带着几个丹师赶到了凌蕊儿的院子里,却发现,苏寒早已离去。

  “这个臭小子!”凌芝不禁眼皮跳动,暗暗骂了一声。她早该料到,那小子年纪轻轻,伶牙俐齿,一看就不是什么靠谱的。

  “几位,这就是我侄女凌蕊儿,麻烦几位大师帮她看看。刚才,有个外行人给她诊治了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害,烦请几位多多费心。”

  凌芝虽然焦急,但在几个丹师面前,还是没有失了礼数。

  这几个丹师都是她跑到天河郡城丹院请来的,其中等级最低的也是六印大丹师,虽说不是丹院长老团的成员,但绝对也不是一般人请得起的。

  虽然凌芝是真武境八重强者,武道上已经鲜少有人是她的对手,但丹武殊途,在她心目中,丹道强者还是值得尊敬的。

  几个丹师听了凌芝的话,点点头,也没有多废话,就开始给凌蕊儿进行会诊。

  凌蕊儿嘴唇急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凌芝严厉的制止了:“蕊儿,不要乱动。别打搅几位大师诊治。”

  凌蕊儿嘴角一撇,显得相当的委屈,屡次三番想要说话,都被凌芝一个严厉的眼神堵回去。

  “凌大小姐,你侄女没有中毒的迹象啊?”

  突然,一名丹师开口说道,胡子微动,显得有些不悦。

  “什么?没有中毒的迹象?”

  凌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下一个箭步上前,抓起凌蕊儿的手,“不可能,刚才我摸她的脉象,已经非常虚弱了,所以我才急着请几位大师来会诊的。”

  说着,凌芝两根玉指搭在凌蕊儿脉搏上,顿时愕然发现,凌蕊儿的脉搏平滑有力,哪有半分刚才那种虚弱的感觉?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