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苏寒发威
  砰的一声巨响,院子里那些人都是纷纷回头看过来,一个个瞳孔紧缩,喊道:“山哥,就是他。。しw0。”

  “嗯?”

  那被人称为山哥的恶汉,陡然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目光瞬间锁定苏寒,粗声粗气道:“你是什么东西?这大门,也是你配踹的?”

  苏寒目光往旁边一瞥,只见这院子里居住的其他六个人,竟也全部到齐了。六个人分别站在六个方位,形成一个扇形布局,隐隐有挡住苏寒去路的架势。

  “问你话没听见?耳朵聋了?”

  那山哥见苏寒目光淡然,眼神甚至都没落到他身上,顿时勃然大怒,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当下立刻摇摆着巨大的身躯走过来,劈面堵在苏寒正前方。

  “你又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一句话,好狗不挡道?”

  苏寒语气淡淡,说罢便袖子一挥,像在驱赶面前讨厌的苍蝇一般,喝道:“滚一边去,别挡路。”

  “好你个愣头青,竟敢当面和老子顶缸。”

  山哥勃然大怒,上前一步,正欲一头撞过去,却陡然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迎头兜来,便如一座小山一般,不断地压迫着他的全身血肉,四肢百骸,让他一瞬间呼吸困难了起来,整张脸涨得通红。

  “继续说啊?当面和你顶缸,你要怎样?”

  苏寒冷笑一声,双眸冷光闪烁,一股威压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涌出,压向眼前的巨汉。

  本来,面对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他动用这般威压,实在是杀鸡用牛刀。

  然而,自从进入天河武院以来,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源源不断的挑衅,也让得他内心的忍耐力,到达了一个极限。

  武院嫡系天才又如何?武院武师又如何?武院长老又如何?

  只不过看自己是从外城中走出的一个毫无背景的武者,就一个两个,前赴后继的自己送上来找死,有意思么?

  所以,苏寒终于爆发了,爆发得很突然,但也很彻底。

  而这四肢发达的恶汉山哥,只不过是刚好撞在了他枪口上。

  原来,爆发的感觉是这么爽的。苏寒觉得,肚子里一口恶气,在这一刻,当真是统统发泄出来了。

  而整个院子,却随着他这一通爆发,猛然间变得安静无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山哥本来凶神恶煞的一张脸,此刻已经变得惊慌无比,一张脸憋得通红。想说话,却发现那股威压如小山般死死压在胸口,竟让得他一时之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其他人不是说,这小子是今年才来的新生吗?

  区区一个新生,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可怖的压迫力?

  而且,苏寒眼底那铮然的厉芒,更让山哥四肢发冷,整个身体如同筛糠般不受控制地抖动起来。

  这一刻,他真是吓呆了,几乎是吓尿了。

  “发生什么了?山哥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那副模样?”

  其余几个人面面相觑,彼此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这山哥,可是真武境四重武者。就算他匹敌不了这新生,但也没理由吓成那副德行吧?

  但在这几个人之中,却有一名面色白皙的年轻人眉头微皱,目光淡淡地锁定在了苏寒身上,眼中忌惮之色,一闪而过。

  “滚!”

  苏寒耐心有限,大手一挥,一股黑色真元从袖子里暴涌而出,一下子把那山哥硕大的身躯卷得倒飞出去,狠狠甩在院子角落的兵器架上。

  乒哩乓啷!

  那山哥沉重地摔在兵器堆里,嘴角鼻子全部流出鲜血来。兵器架上几柄锋利的短刀,从后面狠狠洞穿了他的身体,血流如注。

  那副模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惨有多惨!

  这一下,其他几个人全部大惊失色,他们总算看明白了,原来山哥在这新生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别说和这新生相匹敌了,山哥甚至都没资格让这新生出一招武技。

  人家直接袖子一甩,山哥就成了这副惨样,这实力的对比,简直是压倒性的啊。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他们根本不会相信,这悬殊的力量对比,会出现在两个同等级武者身上。

  “说吧,这院子里,谁是真正说话算数的那个。”

  苏寒长身而立,淡淡说道,眼眸中杀机闪烁。

  这些人当他是傻子?以为他会不知道,这个头脑简单的山哥,只是被其他人怂恿出来当出头鸟的?

  看得出来,这个山哥,完全不知道苏寒曾经在擂台上公然废掉了拓跋凛。这个院子里真正的老大,绝对不会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

  此时此刻,苏寒已经感觉到,一道淡淡的目光若有若无的锁定在了他身上。

  苏寒环视一圈,立刻找到了这目光的主人,一个面色白皙的青年公子,双手抱臂,表情漠然。观其修为,在真武境五重巅峰,根本不像是会住在这八人聚居区的人。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苏寒就断定了,此人必定就是这院子里真正主事的人。

  那年轻公子和苏寒目光相接,眉头立刻微微一皱,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冒犯一般,漠然道:“你就是那个韩枢?”

  “听说,你很嚣张,不知死活,敢冒犯我师尊拓跋武师,有这回事么?”

  这年轻公子的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得苏寒恍然。

  原本他以为这院子里的人,只是单纯的看他不顺眼,却没想到,原来是有原因的。

  当下,苏寒眉毛陡然一扬,淡笑说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拓跋柳养的一条狗,放出来咬人了。”

  这等嚣张的言语,顿时让得其他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小子,明明知道对方是拓跋柳座下的入室弟子,还如此张狂?

  “这么说来,我住进这个院子,恐怕也是一场阴谋吧?以为我进了这个院子,就可以任你们宰割,是么?”

  苏寒继续淡淡问道。

  当下,那年轻公子眉头又是微微一皱,随即漠然道:“阴谋?你以为你有资格让拓跋一脉使用阴谋?”

  “你一个区区的外城武者,胆敢挑战拓跋一脉的权威,以为这是在天河武院之中,拓跋一脉就拿你没办法。但我要告诉你,你错了。在这天河武院之中,拓跋一脉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炮制你,让你抬不起头。”

  “记住,你得罪了我师尊,从此以后,你的前途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暗淡无光。”

  说着,那年轻公子伸出三根手指,又道:“废话不多说,现在就让我给你略施惩戒。我宣布一下,你在这院子里必须遵守的三条规矩。”

  “第一,你住在北边的杂物间,承包这院子里所有的杂活,没有我的命令,永远不得接近其他房间。第二,以后你获得的所有俸禄和奖励,包括之前你获得的雪青灵果,全部上交到我这里。第三,在这院子里,你就是奴仆,必须随叫随到,一次不到,罚跪,两次不到,挨打,三次不到……”

  苏寒陡然笑了一声,打断了对方的侃侃而谈,“听你的意思,你似乎很厉害?”

  旁边立刻有人叫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徐青师兄,可是拓跋武师座下十大入室弟子之一,是二等门生中的第一人。若不是最近半年以来,一直没有开放二等门生晋升一等门生的活动,以徐青师兄的修为,早已经是一等门生了。”

  “别不知好歹,小子,徐青师兄身经百战,不是拓跋凛那种温室里的天才能比拟的。如果不是因为想教训你,你以为徐青师兄会屈尊降贵,住在这八人聚居的院子里?”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