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肉沙包
  苏寒动了,丹田内真元荡漾,并指如剑,施展天河指。@樂@文@小@说|

  一道璀璨的金黄色指芒猛地迸射而出,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向着徐青冲击而去!

  “什么?”

  徐青陡然间大惊失色,从这一招天河指中,他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压,如同小山般劈头盖脸朝他兜来,让他心头猛颤,情不自禁地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险之意!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徐青的天河指指印只是淡黄色的,而苏寒的指芒却是金黄色,这表明,苏寒天河指的修炼层次,居然比徐青还要高!

  “怎么会这样?”

  咔嚓!

  在苏寒金色指芒的冲击下,徐青的巨大指印如同豆腐般不堪一击,被直接摧毁。

  砰!

  金色指芒直接撞击在徐青肩膀上,一道血箭飙射而出,所有人都看到,徐青一条手臂被齐齐切下,鲜血如喷泉一般涌出。

  徐青惨叫一声,眼底深处全是惊惧,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快,及时扭转了身子,这一指就不只是断臂那么简单了,而是要命。

  “怎么回事,这家伙施展的金色指芒,难道也是天河指不成?怎么威力竟然比徐青师兄的天河指还要强大?”

  “这个变态,他刚进天河武院才几天?怎么连徐青师兄,也能被他直接切掉手臂?”

  众人眼中纷纷露出骇然之色,而其中最为震惊恐慌的当属徐青。他以为自己的实力足可以碾压苏寒,却没想到,会在苏寒手上吃这么大的亏!

  这小子,修炼的根本不是花架子,而是真真正正的杀人技!

  徐青自诩身经百战,但在苏寒面前,他却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对方冷漠的眼神,就仿佛可以把他看穿一般,让他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极为可笑。

  他只觉得,自己就像怒海狂涛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对方那股强烈的威压吞噬。

  右臂被齐根斩断处,还在不断往外狂涌出鲜血。徐青纵横天河武院数年,何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受过如此羞辱,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然而,噩梦却还没有结束。

  “尝尝人肉沙包的滋味吧。”

  苏寒身形疾闪,转眼间出现在徐青面前,双手如同巨大铁钳一般,狠狠钳住徐青的肩膀,提起来用力往地上摔去!

  砰!

  徐青整个人被直接砸在坚硬的地面上,一声沉闷的撞击,还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之声!

  徐青痛得大声哀嚎起来,周围几个人完全傻眼了,这个外城妖孽,简直胆大包天,连拓跋柳的入室弟子,他也敢如此对待。

  但是,还没完。

  “徐青师兄是吧?很能装逼是吧?很想帮你师尊做点什么?”

  “让我告诉你,你唯一可以帮拓跋柳做的,就是帮她分担我的怒火!”

  苏寒说罢,再一次把徐青整个人举过头顶,然后狠狠砸下。

  砰砰砰砰!撞击之声连绵不绝,惨叫连天,血花四溅。

  看着犹如一只布袋般被苏寒不停摔打的徐青,所有人都完全傻眼了。这还是他们敬佩的徐青师兄吗?这还是高高在上的徐青师兄吗?

  这么个摧残法,连铁人也要被打烂了,更何况是*凡胎?

  “老子玩够了。”

  苏寒顺脚一踹,把血肉模糊、生死不知的徐青,直接踹飞。

  随后,一双眼睛淡淡望向其他人,双眸慢慢眯起。

  这些人,包括之前的山哥在内,一个个直接被吓尿了。

  尤其是那山哥,整个人差点昏厥过去。还好刚才他没有像徐青一样,说那么多废话,否则现在可能也会遭到和徐青同样的下场。

  “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几个愿意做你的奴仆,随叫随到。”

  “呸,徐青算个什么东西,从此以后,韩师兄才是我们的老大。”

  “老大,我们是迫于徐青的威压,才违心和你作对的,我们其实并不想的啊。”

  “我们绝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这几个人顿时争先恐后的表起忠心来,一改之前洋洋得意的态度,变得无比的低声下气,脑袋几乎都要垂到胸口上去。

  苏寒暗暗摇头,这几个人,如果能有点骨气的话,苏寒或许会考虑放他们一马。但是,看到他们这谦卑如狗的态度,苏寒内心的最后一丝同情也被磨灭了。

  “狗一般的东西。”

  听到苏寒这句话,几人顿时愕然的抬起头,短暂的面面相觑之后,一个个连连点头,不住的道:“没错,没错,韩师兄教训得对,我们就是狗一般的东西。”

  “自废修为,然后滚。”苏寒的耐心终于耗尽了。

  这下子,几个人终于有如五雷轰顶,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但碍于苏寒的威压,他们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异议,只得在心里把徐青诅咒一百倍,一千遍,如果不是徐青,他们根本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然而,也有个别的一两个人,目光时不时的扫过苏寒,眼底闪烁着极度不甘心和仇恨的光芒。看那表情,似乎就算是死了,他们也不想让苏寒好过。

  苏寒看见了,眼底闪过一丝讽刺的光芒。

  他根本不怕这些人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相反,他就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一个根本没有任何背景的外城武者,先是强势废掉了拓跋一脉嫡系的天才拓跋凛,然后又把拓跋柳的入室弟子打得生死不知,绝对是闯了弥天大祸。换做正常人,早就惶惶不可终日,整日担心着来自拓跋一脉的报复。

  然而,苏寒又岂会是普通人?

  他今天,如此嚣张霸道,就是为了立威。

  在这天河武院,面对着四面八方源源不断而来的挑衅,如果不显露一点峥嵘的话,恐怕像今天这种挑衅还会没完没了。

  倒不如,现在就彻底定下基调,至少让这些杂鱼知道,谁敢冒犯他,谁就会痛不欲生。

  当然,苏寒也知道,在天河武院里,除了武道擂台之外,私下的斗殴,按规矩是不允许废掉对手、甚至打杀对手的。

  只不过,规矩?

  苏寒前世见识过等级森严的大夏帝都,他岂会不知道,规矩的本质是什么?

  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规矩,强者的拳头就是规矩。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可以是规矩。

  和拓跋凛比武时,拓跋柳公然干涉比武进程,甚至想要灭杀自己,她又何曾顾及过规矩?

  面对拓跋一脉的人,苏寒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他和拓跋一脉之间的死仇,已然结下。

  看着那几个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武者,苏寒淡淡冷哼一声,袖子一甩,将他们的丹田全部废掉,扔出院子外。

  随后,走进那东面的房间,环视一圈。

  不得不说,拓跋柳的入室弟子,待遇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徐青“屈尊降贵”来到了这八人聚居区,但他的相应待遇,可是一点都没减少。

  至少,这间屋子的大小、摆设,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八人聚居区门生可以享有的。

  甚至,这房间还配套了一间专门的修炼密室。

  在修炼密室里,苏寒盘膝而坐,很快进入修炼状态。

  ps:继续求鲜花!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