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零六章 公开表演
  

  “啧啧,剑气室待上三个时辰,这也太狠了,完全就是要被打成筛子的节奏嘛!”

  “你们没发现么,凌芝老师今天心情本来就很不好,这小子撞枪口上了。。しw0。”

  “活该,先是迟到,然后又在课堂上公然发笑。我看他说的这些歪理,八成也是临时编出来的。”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苏寒无奈地摇摇头,开口说道:“修炼之道讲究两极调和,真元顺行为阳,逆行为阴,顺行和逆行结合起来,才能在体内形成阴阳交泰,符合自然之道。真元光顺行,不逆行,体内缺了阴气,阳气就会在体内堆积不化。”

  “阳气堆积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膻中穴,因为膻中是吸暖胀散之地。你修炼了顺修之法好几年,膻中穴早就堆满了浓郁得化不开的阳燥之气,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我……”凌芝张口结舌,她凌芝脾气暴躁,在天河武院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她一直以为,这就是自己天生的性格,是改不了的。

  苏寒似乎完全没看到凌芝脸上的窘迫之色,似笑非笑道:“按你说的,甲班只修炼了半年多的顺修之法,那么只要立刻停止修炼,就没有大碍。不过,如果是修炼了好几年的人,那即使停止修炼,膻中穴的阳燥之气也无法散去,长此以往,还是会变成植物人。”

  凌芝陡然一个激灵,“啊?他这是不是在说我?我已经修炼这顺修之法三四年了,这该怎么办?”

  她内心惊慌起来,一双美眸不断落在苏寒身上,几次三番想要开口问问有没有解决之法,但碍于高级武师的面子,怎么都问不出口。

  “不不,我不是爱面子,是这小子不足以让我信任。说到底,他只不过是外城出身,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他该懂的,说不定他只是运气好,说中了一些,我以后会不会变成植物人还很难说呢。”

  好胜的凌芝很快又为自己找到了借口,只是内心深处仍是纠结无比。

  万一苏寒说的是对的,她几年以后,真的会变成植物人,到时候再问解决之法,就已经晚了。

  问不问?到底问不问?

  凌芝脑中胡思乱想,却不知道自己纠结的表情,早已被苏寒看在眼里。

  偌大的课堂鸦雀无声,满堂学生一片诡异的寂静,因为苏寒说的那些,他们根本听不懂。

  只是,凌芝老师那奇怪的反应,却让这些学生心头疑惑,难道苏寒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在扯淡?

  便在此时,那孙振早已按捺不住,陡然大叫起来:“小子,你信口雌黄,恐吓凌芝老师,搅乱课堂秩序,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孙振本来信心满满,认为自己今天必定会一鸣惊人,让凌芝老师刮目相看,却没想到被一个中途闯进课堂的家伙,抢尽了风头。

  最重要的是,这半途杀出的小子,居然还说他孙振推荐的顺修之法是完全错误的,是会把人修炼成植物人的。

  这根本就是在打他孙振的脸,存心和他过不去。

  程灿眉头一皱,喝道:“孙振,你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程灿师兄?为什么程灿师兄会出来替这小子说话?”

  孙振心头郁闷之极,却没有勇气顶撞程灿,因为程灿的排名,远远在他之上。

  就在孙振极度不甘之时,一道声音陡然从课堂后排传出:“孙振没资格说话,那我有没有?”

  说着,一名青年从人群后排走了出来。

  只见这青年锦衣貂裘,面色白皙,目光漠然,脸上带着一股大势力子弟所特有的骄横之气。

  “燕贯云师兄。”

  孙振顿时喜形于色,燕贯云在一等门生里排第二十三,在乙班里是前三强的存在,一身修为,已经逼近了真武境六重巅峰。这样的强者,孙振压根没想到他会站出来替自己说话。

  “切。”程灿心头不爽之极,但一时之间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嗡着嗓子道,“燕兄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但燕某却有一个提议。”那燕贯云哈哈一笑,目光漫不经心落在苏寒身上。

  “什么提议?”程灿陡然警惕起来,这燕贯云可是雇了杀手去杀苏寒的,从他嘴里肯定说不出什么好提议来。

  燕贯云又是哈哈一笑:“程兄何须如此紧张,我只不过是觉得,既然这外城妖孽说凌芝老师的逆修之法是错误的,那就不妨请他展示一下,他的紫霞天河诀修炼到了什么程度。这样一来,我们这些人,也好心服口服,你说是不是?”

  “展示?功法修炼程度怎么展示?”程灿皱眉问道。

  燕贯云漫不经心道:“功法的修炼程度不好展示,那就把两门配套武技表演一下。也好让我们这些人看看,这个天赋奇高的所谓外城妖孽,到底是不是徒有虚名,程兄你说对不对?”

  “没错,他既然说得头头是道,那就拿出点真本事来给我们看看啊。”四周顿时一片起哄之声。

  程灿眉头一皱,目光逐一扫过那些起哄吆喝的人,发现这些人大多数都是拓跋一脉门下的门生。

  “看来,这些家伙是商量好了,就是要抓住一切机会给韩兄使绊子,让他难堪。”

  程灿的目光,一下子冷了下来,这燕贯云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苏寒总共修炼紫霞天河诀才几天?这修炼层次,怎么能和在天河武院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的老生相提并论?

  苏寒刚才表现出对这紫霞天河诀很了解的样子,如果此刻他上台表演,修炼层次却不如在座的这些老生的话,肯定会遭到他们的各种嘲笑和奚落。

  表面上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想狠狠的羞辱苏寒,让他以后在乙班里抬不起头来。

  此时此刻,燕贯云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

  程灿怒道:“燕贯云,你不要太过分,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做了什么?你们拓跋一脉跟韩兄本来就有仇,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韩兄,不要答应他。”

  燕贯云悠悠笑道:“程兄,你这话我就不懂了,我背地里做什么了?我燕贯云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没错,这外城妖孽既然说凌芝老师修炼紫霞天河诀的方法不对,那想必对这紫霞天河诀有很深的造诣了,我们请他表演表演,有什么不妥?”

  “该不会只是在吹牛,一到来真格的就露馅吧?”

  “哈哈哈……”那些拓跋一脉的门生笑得格外响亮。

  “一群小人!”程灿的肺都快气炸了,这些人,不但不承认派人暗杀苏寒之事,而且还欺负苏寒修炼紫霞天河诀的时间短,故意要让他出乖露丑。

  如果一旦让他们得逞,那苏寒这外城妖孽的名头,就会大打折扣,还会成为一等门生圈子里的笑柄。

  程灿还想再说什么,神识之中却突然接到了一道传音:“不用跟他们多说,交给我。”

  “灵魂力传音?”程灿呆呆的张大了嘴巴,半晌回不过神来,这韩兄,莫非还是个丹师不成?

  程灿目光惊讶的看去,却见苏寒哈哈一笑,一副冲动莽夫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上前来。

  “不就是表演吗?你们谁来做我的对手?”苏寒嘴角一撇,目光中带着些许怒色,斜睨着那群拓跋一脉的门生,似乎真的被他们的激将法激怒了。

  不会吧?他真的要表演?

  一时间,那些拓跋一脉的门生都愣了。这外城妖孽,居然这么有勇无谋,反而让他们有些适应不了。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