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零八章 一指戳翻
  苏寒在紫霞掌掌影的包围下,整个人就如一条孤零零飘浮在大海中央的小船一般,怎么看都躲不开这漫天掌影的吞噬。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孙振那潇洒轻盈的身影,如同花蝴蝶一般在漫天掌影中飞舞,显得异常的游刃有余。

  孙振脸上,属于胜利者的笑容越发浓厚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漫天的元石在向他招手,看到了凌芝老师的青眼有加,也看到了同学们对他的另眼相看。

  便在此刻,苏寒动了。

  准确的说,苏寒只是轻轻向前踏出了一步。

  便是这简简单单的一步,却让观战的凌芝那原本有些担忧的眼神,忽然间闪过一丝异样。

  因为,苏寒这一步,居然准确无误,正好踩到了孙振气势最弱,攻击范围最难笼罩到的区域。

  整个场地上,恐怕也只有这么一小块破绽区域。而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是随便往前走了一步,就刚好走到了这破绽区域里面?

  凌芝一双美眸中,瞬间浮现出疑虑神色。整个人情不自禁地从椅背上向前倾,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寒的身影。

  下一秒,苏寒的手臂微微一抬,随手一指戳出。

  嗤!

  凌厉的破空之声,如流星划过天际。

  一道璀璨的金黄色指芒猛地迸射而出,将空气切割得呜呜作响,以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孙振那漫天掌影撞去。

  下一刻,只听一声惨叫传来,漫天的紫霞掌掌影突然如潮水般退去,孙振那潇洒轻盈的身躯,好像一个秤砣一样,结结实实的从半空中砸向地面。

  砰!

  那稳如泰山的地面,被这结结实实的一砸,砸得瞬间抖了三抖!

  在这一刻,就连那观战的燕贯云,眼皮也是情不自禁的抽动了一下。

  静,一片寂静!

  现场短时间内,陷入了一种莫名的静止状态。

  四周人群,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惊讶的当属那些拓跋一脉门生,只见他们一个个脸色极度的难看起来,就好像嘴里被人突然塞进了一团牛粪一般。

  偏偏苏寒还一副大大咧咧,神经大条的样子,又是摇头又是撇嘴,叹息道:“唉,看你刚才蹦跶得那么欢,没想到一指头戳下去就不行了,实在扫兴,扫兴!”

  “这五百块下品元石,本少爷就笑纳了,你就当是赔偿本少爷的精神损失吧。”

  说着,大手凌空一抓,课桌上那一大堆元石,稀里哗啦的全部飞到苏寒的储物戒指里。

  孙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都在滴血!五百块下品元石啊,那可是他的全部身家,就这样没了!

  更可气的是,明明是苏寒单方面殴打了他,结果苏寒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说,要他赔偿精神损失。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孙振气得全身发抖,一双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要不是他的骨头已经摔断了好几根,恐怕他现在就会立刻跳起来找苏寒拼命。

  “凌芝老师,这小子作弊,他分明是在作弊!我的紫霞掌,已经修炼到纯熟巅峰,这小子怎么可能一招把我打倒。”

  孙振声嘶力竭,然而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凌芝在内,却没有一个理会孙振的。

  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孙振身上。

  在场有很多武道强者,那些名列前茅的门生,哪一个不是武道强者?可是刚才那一下,电光火石一般,他们甚至觉得,自己压根就没看清楚。

  明明是孙振占尽上风,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把苏寒干趴下了。可是,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局势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苏寒只是向前踏了一步,抬起手来戳了一指,孙振整个人就像突然被戳中了命门一般,垂直落地。

  而苏寒所使用的招数,他们一点都不陌生,正是《紫霞天河诀》的另一门配套武技,天河指。

  只是,这天河指,在苏寒的手中,怎么竟变得如此神奇,一指就能把孙振那纯熟巅峰的紫霞掌,完全破掉?

  一时间,在场的人群鸦雀无声,心思各异。

  像程灿这种和苏寒交好的,以及那些看不惯拓跋一脉的人,自然都是心里暗暗觉得爽快。特别是程灿,刚才着实为苏寒担心了一把。

  只是这种结果,却是程灿之前做梦都没想到的。

  而拓跋一脉的门生,以及那些中立派,则是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那些在乙班名列前茅的门生,更是神色凝重,暗道这外城妖孽,莫非真是一个需要注意的人物?

  而所有人之中,最感到难以置信的,反而要数凌芝了。

  正因为凌芝的修为,比这些学生都要高出许多,所以她更能看出里面的门道。

  刚才看到孙振那纯熟巅峰的一击,凌芝差点就想出声中止比斗了。只是她的声音还没叫出来,就眼睁睁的看着苏寒来了个绝地大反转。

  此刻凌芝脑子里头,根本不关心什么孙振的受伤,也完全忘了自己的体内还堆积着阳燥之气。她满脑子里,全是苏寒那电光石火,干净狠辣的一指。

  苏寒这一指,仿佛蕴含着无尽奥妙,将诸般大道,武道精华,化繁为简,统统浓缩在这一指里了。

  武道的本质就是一击致命,在凌芝看来,苏寒这一指,竟然是道尽了武道的本质。

  甚至让身为真武天境强者的凌芝,都产生了一种无法完全领悟的感觉。

  “这小子,是误打误撞的吗?”凌芝发现,自己真的对苏寒有点看不懂了。

  如此神妙的一指,显然不可能是误打误撞的。

  可是,这小子刚修炼紫霞天河诀才几天?怎么可能把天河指吃得如此透彻?甚至连她凌芝都看不透其中的奥妙?

  “还有谁想跟本少爷切磋的,现在就可以报上名来。刚才你们不是很踊跃吗?”

  苏寒嘴里说着嚣张至极的话,一双眸子却淡然无比,淡淡的扫过那些拓跋一脉的门生。

  只要是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都纷纷不自在的低下了头,大气都不敢吭。

  甚至,还有一些人挪动着身子,悄悄的往后退去。

  他们都不是傻子,连孙振都这样了,他们紫霞掌的修炼程度还不如孙振,上去岂不是自取其辱?

  “你,对,不用往旁边看,就是你。”

  苏寒叫住了一个正想往人堆里藏的拓跋一脉门生,眼里泛着冷光,森然道:“刚才是不是你说,对我神往已久?现在我给你一次和我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不不不,不用了,对妖孽兄你,我只需要远远的神往就足够了。”

  那人几乎要哭了出来,简直恨不得能有遁地神通,当场从这教室里消失。

  这一下,凌芝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暗道这小子今天怎么格外的不懂收敛?打败了孙振,已经够可以了,再去招惹拓跋一脉的门生,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不管怎么说,拓跋一脉,还有个燕贯云在场呢。燕贯云已经是接近了真武境六重巅峰的天才,岂是苏寒可以轻易得罪的?

  果然,燕贯云呵呵一笑,立刻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韩师弟,说好的是只比拼两门配套武技,不许动用其他的手段,你刚才是不是使了什么其他的手段?孙振是真武境五重巅峰,你真武境四重,怎么一招就能把他打倒?”

  “燕贯云师兄说得对,原来他是动用了其他的手段。”

  “没错,一个新生,就算天赋再高,又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把紫霞掌和天河指领悟到那等境界?”

  人群顿时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原来这外城妖孽也不是万能的。如果他真的有那么厉害,短短几天就能掌握紫霞掌和天河指的真义,那让他们这些老生的脸面往哪搁啊。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