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零九章 骂人都这么有画面感
  

  这一下,程灿却不乐意了,当下往前踏了一步,冷哼道:“今天凌芝老师在这里,使诈不使诈,岂是你燕贯云说了算只要凌芝老师没有发话,自然就证明,韩兄并没有动用其他的手段。”

  燕贯云呵呵一声:“程灿,看来我是看错你了,堂堂一个真武境六重强者,居然屈尊降贵,跟一个真武境四重武者称兄道弟。看来,你也是自甘堕落之人。和你这种人,燕某没什么可说的。”

  程灿一张脸涨得通红,也是被燕贯云刻薄的言语激起了怒火,当下冷笑道:“我程灿生平最看不起你们这种捧高踩低之人,你燕贯云在乙班扬扬得意,但在甲班、在十大真传面前,你还能扬的起来”

  “而我程灿不同,其他人修为再高我也不屑,我只捧我愿意捧的人。我就敢说,即使现在韩兄的修为在你之下,但假以时日,韩兄必然会一飞冲天,而你燕贯云,注定只不过是在地上狂吠的一条土狗罢了。”

  程灿这话一说出来,整个教室里顿时一片死寂的静

  燕贯云的脸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极度的阴沉下来,整个眉头不断剧烈跳动,盯着程灿的目光,就像是盯着一个死人一般。

  谁都没料到,程灿竟会突然间说出这种话,说在乙班呼风唤雨的天才燕贯云,只是一条在地上狂吠的土狗

  一时间,许多与拓跋一脉不和的门生,想到燕贯云变身成土狗的画面,都是想笑又不敢笑。

  他们觉得程灿这句话解气,但却又忍不住的为程灿捏一把汗。这简直就是和燕贯云彻底撕破脸,把拓跋一脉往死里得罪啊。

  他们不懂,明明得罪拓跋一脉的是苏寒,为什么程灿非要去凑这个热闹难道程灿不知道,现在这种时刻,谁站在苏寒一边,谁就等于是公然朝拓跋一脉宣战吗

  而那些中立的门生,更是连目光都不敢往苏寒和程灿身上看,生怕被燕贯云误会,被拓跋一脉认为是支持苏寒和程灿的同党。

  现场的气氛,一下子竟然静的出奇。

  而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刺耳的掌声,啪啪啪响了起来。

  苏寒以手击掌,悠然笑道:“骂得好,骂得痛快不愧是我的朋友啊,连骂人都这么有画面感。我就不懂,真武境四重怎么了我真武境四重,你燕贯云在我面前照样像狗一般。”

  “狗东西,你说什么”

  燕贯云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暴怒起来,额头上青筋不住跳动,阴冷道,“既然如此,我燕某便陪你玩玩,希望当你被我揍得像狗一样的时候,你还能记得这句话。”

  燕贯云,修为接近真武境六重巅峰,乙班排名前三甲的存在

  是真正的天才,根本不是孙振那种小角色能比拟的。

  一时间,教室里的人群都是神色木然,这外城妖孽,无疑是他们活了这么长时间见过的最嚣张、最作死的人。

  别人都是尽量的不去得罪这些强横的天才,他倒好,那一条毒舌,简直是不气死人不罢休啊。

  就当苏寒眼皮一抬,正要开口的时候,讲台上凌芝突然喝道:“慢着”

  苏寒眉毛一跳,转头望着凌芝,暗道这女人真不会挑时候。燕贯云眼看就要被激得动手了,这关键时候,却被凌芝打断了。

  凌芝连看也不看苏寒的眼神,只是从讲台上走下来,冷哼道:“你们一个个能耐得很,是不是不准备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都给我听好了,今天课堂上,谁也不许再切磋,我绝对不允许在我的课堂上有人再受伤。”

  “谁要是不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以后别来上我的武道课。”凌芝的语气十分强硬。

  “我不服,刚才那场切磋怎么不制止,凌芝老师厚此薄彼,公然包庇这外城妖孽。”

  一名拓跋一脉的门生大声嚷嚷,他们这些拓拔一脉门生都等着看燕贯云怎么虐苏寒呢,结果凌芝却说出这种话,明显是在护着苏寒。

  凌芝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真武天境的威压释放出来,冷冷道:“很好,看来你是不准备上我的课了,滚出去。”

  那人立刻目瞪口呆起来,怎么都没想到,凌芝老师居然说到做到,真的要他滚出去。

  万般无奈之下,那人只得哭丧着脸,挪动着腿,万般不情愿的走出去。

  这下子,没人敢再反驳凌芝的话。只有燕贯云眉头微皱,内心不痛快之极。

  不过,燕贯云毕竟是燕贯云,他是拓跋柳的入室弟子,其心机和城府,根本不是一般的小角色能比拟的。

  凌芝不让在课堂上切磋,他自然有别的办法在课堂上羞辱苏寒。

  当下,燕贯云轻咳一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小弟。

  那小弟也是个机灵之辈,当下心领神会,立马站了出来:“学生有个提议,这天河武会还有三个月就要开始了,今天咱们在场这些人,何不尽情展示一下这紫霞天河诀的两门配套武技,都修炼到了什么程度也好让凌芝老师看看,咱们这一班人里面,到底谁是真正的天才,谁是只配在地上狂吠的土狗。”

  “好耶,好耶。”一群人顿时起哄了起来。

  “说得有理,说不定凌芝老师发现我们之中的谁,天赋绝群,就直接保送天河武会名额呢”

  “哈哈,如果说我们之中有人能获得天河武会名额的话,那个人必定是我。”

  气氛一下子火热了起来,一提到天河武会名额,这些乙班的门生一下子都像是被上了发条一般,劲头十足。

  “可是,凌芝老师不是说了,今天不许在课堂上切磋了吗”

  那燕贯云的小弟笑道:“没有必要切磋,切磋是为了分出高低,但如果有一个好裁判的话,照样能分出高低。我们就逐个上台表演武技,请凌芝老师来评判一下,谁的武技领悟力最强,修习境界最高。”

  “这个提议好,既不会流血伤人,又分出了高低。”众人纷纷起哄。

  凌芝还想再说什么,却听燕贯云呵呵笑道:“凌芝老师不想让这外城妖孽受伤,我们很理解。不过,毕竟这外城妖孽,是目前一等门生里唯一的新面孔,大家都等着看看他的真本事呢。”

  “可恶,竟敢将我的军。”

  凌芝眉头一皱,这样一来,她倒不好再阻止了,不然,真的会被人说成故意包庇苏寒。

  无奈之下,凌芝只得暗中用力撞了一下苏寒的胳膊,同时放低声音道:“臭小子,你给我悠着点人家这是针对你的。”

  苏寒一脸愕然的看着凌芝,心道这女人怎么突然开始为自己着想了她不是恨不得能把自己大卸八块吗

  凌芝被他看得气急,冷哼道:“我只是不想在我的课堂上有任何人受伤,并非是专门为了包庇你一人不要想多了。”

  苏寒笑道:“我看是你想多了吧难道你没看出来,那燕贯云跟我有仇我正想借机会好好算这笔账,你却禁止在课堂上切磋,莫非是专门为了袒护他“

  凌芝直接无语,她发现苏寒太不要脸了,难道他不知道,燕贯云是乙班排名前三的天才

  再说,苏寒跟燕贯云能有什么仇无非是一些口角之争罢了。

  心中不由暗骂:“老娘就不该多管闲事,让你被燕贯云一掌打死就对了臭小子不识好人心。”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