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为什么非要作死
  “我来演示一套《天河指》。”

  燕贯云仿佛就是故意的,刚才苏寒用一招天河指戳翻了孙振,他现在也要演示天河指。

  一套《天河指》在他手底下使出来,确实自有气度。金黄色指芒有如流星一般,让人不知其所来,亦不知其所去,每到关键时刻,总能打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天河指》的精髓,便在于“奇”“诡”二字,而这二字,燕贯云都具备了。足以称得上是掌握了天河指的奥义。

  现场的赞誉之声,也是络绎不绝,气氛俨然已经达到了一个*。

  “果然不愧是拓跋一脉的传人之一,燕贯云师兄这一套天河指,打得实在漂亮。就算比之那些甲班的天才,也是丝毫不逊色。”

  “刚才以为拓跋一脉的其他几个人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燕贯云师兄的表演,足以让刚才所有人都黯然失色。”

  “这下程灿和那外城妖孽要傻眼了,刚才他们还大言不惭的和燕贯云师兄叫板,现在却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当下,就连凌芝也是眉头微皱。她并不喜欢拓跋一脉的人,但看这情势,燕贯云已经是今天最出尽风头的人,她也无法改变。

  而她作为天河武院的高级武师,就算再不喜欢拓跋一脉的人,也得秉公办事。

  思索之下,凌芝给出了“大成巅峰”的评价。

  所谓大成,就是全盘学会,融会贯通。而大成巅峰,更是离那圆满境界只差一步。

  对他们这些真武地境范围内的武者来说,能把天河武院镇院功法的配套武技,修炼到离圆满境界只差一步,显然已经是非常难得。

  燕贯云得了“大成巅峰”的评价,站在演示台上,就仿佛今日演示,他是魁首擂主一般,目光淡淡扫过在场的众人:“还有谁要上来演示一下的?”

  燕贯云是乙班的前三甲,论综合实力,还有两名强者跟他差不多。

  但这两人在自思之下,竟毅然选择放弃!

  这两名强者也是实属无奈,论这《天河指》《紫霞掌》的修炼水平,他们顶多也就是初步大成,离大成巅峰还有一段距离。现在上去,非但不能抢掉燕贯云的任何风头,还会自取其辱,更加衬托出燕贯云的能耐。

  这燕贯云,心机好深,竟能在不声不响之间,把天河指修炼到这个地步。

  “天呐,我没看错吧,乙班的第一甲和第二甲,在燕贯云师兄面前,居然选择了退让。”

  “这样一来,岂不是说明,从现在开始,燕贯云师兄才是乙班真正的第一甲?”

  议论之声四起,所有人都被震惊了,燕贯云,凭借一套大成巅峰的《天河指》,力挫另外两雄,登上了乙班第一人的宝座!

  这是所有人之前都没想到的,燕贯云,比他们想象之中更加强横。

  拓跋一脉的底蕴,比他们想象之中更加深厚。

  此时此刻,谁要是胆敢直缨拓跋一脉的锋芒,那就是自取其辱,那就是找死。

  演示台上,燕贯云的目光,终于施施然的落在了苏寒身上。

  “韩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刚才说我燕贯云,在你面前是什么?”

  燕贯云的声音不紧不慢,却仿佛跟淬了毒一般,刻骨的阴冷,“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马上告诉我,现在你在我面前是什么。第二个选择,上台表演之后,再告诉我,在我面前,你是什么。”

  燕贯云的语气中,带着一股强大的自信。

  派出血影八鬼暗杀苏寒,却没有成功,这一次燕贯云无论如何,都要在众人面前狠狠的羞辱一次苏寒,等事后再慢慢弄死他。

  燕贯云的指名道姓,让得苏寒再一次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外城妖孽,刚才说燕贯云师兄在他面前像狗一般啊。”

  “他也真敢说,自己种的因,就要自己来承受,今天燕贯云师兄是不可能放过他了,除非他承认自己是狗。”

  “这家伙今天是下不来台了,上台表演是自取其辱,不上台表演,同样自取其辱。谁叫他刚才那么嚣张,什么话都敢说,活该。”

  “那程灿,当真是脑子抽了,放着好好的路不走,非要去跟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搅在一起,顶撞燕贯云师兄,啧啧。”

  人群都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先前,苏寒莫名其妙赢了孙振,其过程之快,让很多人根本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总觉得那是一种巧合。

  巧合,可能会发生一次,但绝不可能发生第二次。

  更何况,燕贯云的层次,也远非孙振那种人可比。

  在所有人之中,有一道目光格外的专注,这目光的主人正是之前下重注赌拓跋凛打赢苏寒的王岳,也是天河武院另一股势力——沈长老一脉中的重要角色。

  这王岳奉那真传门生“沈师兄”之命,在乙班中观察苏寒的底细,但不必亲自出手,因为自会有拓跋一脉的人去招惹苏寒。

  当下,王岳心中疑虑,暗道这外城妖孽如果只有这点本事的话,又何德何能引起沈师兄的注意?

  “小子,我已经尽量帮过你了,接下来是你自己的事了。”

  凌芝也是无奈,好在她刚才已经禁止了切磋,这燕贯云胆子再大,想来也不至于公然违抗高级武师的命令。

  不过,凌芝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担忧苏寒的,她早已经为自己找到了理由,那就是,她还想问问苏寒关于阳燥之气淤积的问题,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被燕贯云一掌打成肉饼。

  便在众人心思各异之时,苏寒动了。

  他悠然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袖子上的灰,无奈叹道:“为什么这个世界,脑残总是这么多呢?你燕贯云该出的风头也出了,还抢到了乙班第一人的地位,可谓是登上了人生巅峰,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来作死呢?”

  “作死?”

  燕贯云一阵愕然,随后便忍不住的嗤笑起来,“如果你有本事让我死的话,我燕贯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

  苏寒淡淡道:“放心,该杀的时候,肯定会杀。你是不是正在疑惑,不知道你那八个朋友到底去了哪里?”

  “什么?”燕贯云眼眸骤地一阵紧缩,他确实疑惑血影八鬼为什么迟迟不传信回来,但这小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这小子知道血影八鬼没回来?

  燕贯云脑海中陡然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但还没等他细想,一团带着干涸血迹的东西,啪一下被扔到他面前。

  竟是一个被鲜血染透的眼罩!

  “怎么可能!”燕贯云的眼眸剧烈颤抖起来,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血影八鬼的领头老大死了?

  这就意味着,血影八鬼都死了?

  怎么可能!

  燕贯云知道,血影八鬼修炼了一种特殊的神通,可以迷惑敌人。

  靠这门特殊神通,他们曾经斩杀过不少真武境六重强者。而且,哪怕对方是真武天境强者,血影八鬼敌不过,也可以依靠这门神通,安然脱身。

  这小子只是个真武境四重武者,就算有程灿帮忙,又怎么可能杀得了血影八鬼?

  燕贯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会碰到这种根本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