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戏耍燕贯云
  

  “燕贯云,你得到大成巅峰的评价,力压群雄,心里一定很得意吧在人生巅峰的时候,再来个不知好歹的倒霉鬼让你踩上两脚,是不是就更完美了你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

  “不得不说,你很天真,血影八鬼迟迟没有传信给你,却没有引起你的足够警惕。乐文”

  苏寒语气平淡,口中说出来的话,却让燕贯云好几次眼眸紧缩,震惊不已。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血影八鬼真的死了”

  燕贯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小子,是不是还另外有什么强大的帮手。

  “这小子在说什么呢”凌芝眉头微皱,美眸中露出疑虑神色。

  而其他人,虽然也不知道苏寒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们却能感觉到,场上的局面悄然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之前还不可一世的燕贯云,在苏寒说出刚才那席话之后,其气势竟然减弱了很多。

  “怎么回事,燕贯云师兄,是被这小子拿到了什么把柄吗”众人窃窃私语,不明就里。

  燕贯云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很快回过神来,冷笑道:“你甩出这个东西来,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打算不认账了吗也难怪,天河武院门生自相残杀,可是重罪。”

  苏寒语气悠然,说罢便一脚把那染血的眼罩踢飞,冷笑道:“认账也罢,不认账也罢,你以为,你那套天河指达到了大成巅峰的境界,就真的是全盘融会贯通,毫无错漏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尽全力对我施展天河指,我会让你明白,什么才叫真正的全盘融会贯通,无懈可击”

  燕贯云本来还在想血影八鬼的事,陡然听苏寒又重新提起天河指,一愣之后便是大喜,之前的那股自信和底气,又完全回来了。

  “小子,你这可是你自找的”燕贯云嘴角带着冷笑,这外城妖孽,没有抓住血影八鬼的事不放,反而来和他计较天河指的修炼层次,简直自取其辱。

  这套天河指,是燕贯云最引以为豪的武技,哪怕就是甲班的那二十个顶级天才,也多有不及他的。

  “少废话,施展你引以为豪的天河指,我要看看,所谓的乙班第一人,到底值几斤几两”苏寒口舌锋利,丝毫不相让。

  两个人,一个是天河武院新人,修炼紫霞天河诀,满打满算也就七天的时间。修为还是真武境四重,属于真武地境初期。

  而另一个,却是公认的天河武院老牌天才,乙班的第一人,拥有强横的拓跋一脉做靠山,而且是真武境六重,属于真武地境后期强者。

  这两个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根本不是同一个水平线上的存在。甚至可以说,在正常情况下,乙班的第一人,连出手对付一个新生的兴趣都没有。

  这其中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此刻发起挑战的,竟然是那个实力低微的新生

  “这小子,他是压力太大,被刺激傻了吗”

  “刚才就在燕贯云师兄面前出言不逊,现在又急不可耐的找死,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连一直对苏寒的能力比较放心的程灿,此时也忍不住叫道:“韩兄,你”

  苏寒陡然一摆手,一股自信的气度油然而生,竟让程灿一下子愣住了,嘴边的话戛然而止。

  凌芝的娇躯微微一颤,在这一刻,她居然从苏寒身上,看到了一种强烈的自信,给人一种他无所不能的错觉。

  “这小子,难道他不是在故意胡闹”凌芝一头雾水,一时之间,竟也忘了出声阻止这场比斗。

  “好,好,看在你小子很有种的份上,我会赐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燕贯云几乎是狞笑起来,脚步微微一动,真武地境后期的强大真元缠绕周身,飞速运转,真元流动之间,隐隐有风雷之音。

  “真元海如此气势不凡,不愧是即将到达真武境六重巅峰的强者天才”

  苏寒站在原地,仿佛入定一般,燕贯云那强横的实力,在苏寒眼中激不起任何的浪花。

  “装腔作势,也该是时候结束了”燕贯云狞笑一声,真元滚滚如雷,双脚一抬,如子弹般射向高空。双臂在半空中一扬,两道迅捷如飞星般的金黄色指芒,啪啪射向苏寒。

  “飞火流星”

  燕贯云双臂不断舞动,不断从指尖嗤嗤射出精芒,一时间全场金黄色流线纷飞,像是下起了箭雨,又如同飞火流星一般,锁定整个战圈,给人一种惊人的压迫力。

  “你死定了”

  燕贯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这大成巅峰的天河指,一旦全力施展出来,指芒的飞射速度堪比音速,瞬间便能把苏寒洞穿出数个大洞。

  别说苏寒躲不开,就算是凌芝想出手阻止,也照样来不及。

  燕贯云知道自己的师尊拓跋柳是恨极了苏寒,只不过碍于师生名分,没法直接出手对付。现在他给师尊出气,帮师尊灭杀这个狂徒,在师尊心目中的地位,肯定会再上一个档次。

  “你太慢了”

  便在此时,苏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随后燕贯云便愕然的发现,苏寒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不在他锁定的战圈里了。

  一道道金黄色的指芒,啪啪如箭雨一般打在地面上,但却全部落空了,没有一道命中苏寒的。

  “找死”

  燕贯云恼羞成怒,双臂急速舞动,又是一批新的指芒射向苏寒。

  随即,燕贯云又发现,苏寒的身影,不知怎么一晃,居然又晃出了他锁定的区域,避开了新的一轮攻击。

  “可恶”燕贯云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天河指指芒的飞射速度堪比音速,就算能听声辨位,也根本避不开。

  哪怕是真武天境强者,只要给了燕贯云出手的机会,也是要结结实实挨上一指的。

  这外城妖孽只是真武境四重,哪来的本事能避开这大成巅峰的天河指,莫非他能未卜先知

  “飞火流星,给我死”

  燕贯云憋屈得几乎要吐血,明明自己是接近真武境六重巅峰的强者,拥有压倒性的实力,随便一道指芒打在苏寒身上,就能穿出个血洞来。

  可偏偏,就是打不中苏寒,苏寒就仿佛能未卜先知一般,每次总能在燕贯云的指芒到达之前,就离开那指芒锁定的区域。

  而且,苏寒的眼中,还噙着一股不咸不淡的神色,举步腾挪之间,宛若闲庭信步一般。那模样根本不像在比武,倒像是在散步。

  “给我死,我就不信这次还不中。”

  燕贯云越打越憋屈,整个人状若疯魔一般,不断射出大量的金黄色指芒,然而,却始终没有一道打中苏寒的。

  苏寒的游刃有余,和燕贯云的气急败坏之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副情景,看在围观的人群眼里,就好像两人在演双簧一般,要说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事实上,都已经有人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燕贯云故意陪苏寒演戏,自己来唱丑角,来突出苏寒的牛逼啊

  可是,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根本不像是演的啊。

  而且,苏寒和拓跋一脉有仇,燕贯云不把苏寒搞死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牺牲自己的形象,来衬托苏寒的牛逼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可能。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