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堂堂正正的对拼
  

  一时间,人群的目光,一道道锁定在苏寒身上,所有的目光里都带着疑虑。

  他们发现,这外城妖孽的底细,他们又开始摸不清楚了。

  之前,苏寒在燕贯云面前出言不逊,他们还以为,这外城妖孽,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搞不清天河武院真正天才的底蕴,找死。

  但现在,他们却有些不确定了。

  “不管怎么看,都是这外城妖孽把燕贯云玩弄于股掌之中啊?”有人情不自禁地发出了疑问。

  “燕贯云师兄肯定还没尽全力!”那些拓跋一脉门生如芒在背,拼命反驳。

  “这小子,有些邪门啊!”

  燕贯云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这种憋屈的感觉,是他之前从未体会过的,现在他简直恨不得能把苏寒一把抓过来,虐杀成渣。

  而与燕贯云的怒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苏寒的悠闲。

  这种战斗是苏寒最喜欢的,因为他有邪眼,燕贯云体内的真元流动趋势,全被他看得清清楚楚。燕贯云一抬手,苏寒就知道指芒要射向什么方向。

  再配上苏寒最近修炼的《片叶步法》,毫不夸张的说,燕贯云今天就算累死,也打不中他。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讲台上的凌芝喃喃自语,如果说刚才苏寒一指戳翻孙振的时候,凌芝只是惊讶,但现在她已经完全是震惊。

  孙振,那只是真武境五重巅峰,在一等门生乙班里,也算不得什么天才人物。

  但燕贯云却不一样,乙班里的第一人,接近真武境六重巅峰的强者,拓跋一脉的扛鼎天才之一。

  苏寒以区区真武境四重修为,竟能在燕贯云的全力攻击之下,不落下风,反而却有一种占尽上风,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

  最让凌芝感到震惊的,是苏寒的步法,那种片叶不沾身的感觉。

  凌芝不断在脑海里推演苏寒的步法,却发现,这套步法,完全无迹可寻,异常的奇诡,她根本推演不出来。

  她以前,也完全没有见过这套步法。

  但是,光看苏寒的动作,就让她想起那句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凌芝发现,自己真的有点看不懂这个家伙了。不光是看不懂,而且还让她这个真武天境的强者,隐隐产生了一种高山仰止,无法企及的错觉。

  而在以前,她就算是面对天河武院的核心长老,面对真武境九重的强者,也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感觉。

  “小子,就算你有本事每次都躲过我的攻击,你又能耗多久?!”

  燕贯云目眦欲裂,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有种你就不要跑,堂堂正正的与我对拼,我倒要领教一下,你所谓的融会贯通,无懈可击的《天河指》,到底是个什么水平?!”

  “燕贯云师兄居然要求和外城妖孽对拼,真武境六重的强者,主动要求和真武境四重武者对拼。”

  “这说出去,有些不太光彩啊!”

  燕贯云也是实在无路可走了,但凡有其他的选择,他都不会主动提出要和苏寒正面对拼。他比苏寒的修为整整高两重,就算对拼赢了,也不光彩。

  可是,再不光彩,总比一个真武境六重强者,活生生被真武境四重武者耗死强多了吧?

  “小子,说好是比拼天河指,不是让你耍杂技。是男人,就与燕某堂堂正正的对拼,演示一下你那所谓的比大成巅峰还强的天河指。”

  燕贯云眼底泛着冷光,霸道说道。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苏寒脚步一停,他就立刻全力施展出自己最强的杀招,将其轰杀。

  这是苏寒自己说,要燕贯云全力对他施展《天河指》。所以,就算是苏寒被斩杀了,那也只能说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这就是燕贯云内心打的如意算盘。

  这样一来,燕贯云即使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了丑,但至少杀掉了苏寒,能够挽回一些丢掉的脸面,也能获得师尊拓跋柳的欢心。

  “既然如此,那就陪你玩玩。”

  苏寒丝毫不在乎,竟然真的停下了脚步,站在燕贯云招式能够锁定的范围内。

  那双眸子,傲然无比,自有一股睥睨之气,似乎连接近真武境六重巅峰的强者,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糟糕,韩兄危险了!”程灿腾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燕贯云那股气势,明显是在酝酿最强一击,而苏寒竟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

  真武境六重强者,大成巅峰的最强一击,恐怕就连真武境七重,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扛下的。

  “死!”

  燕贯云陡然一声暴喝,将两只手掌猛地向外一拉,双手之间光华灿烂,神芒四射,居然拉出一条金黄色的灿烂星河。无数金黄色星光凝成一条强大的指力,撕破空气,带着呜呜的轰鸣之音,强横无比的朝苏寒撞去!

  “死的是你,琉璃金身。”

  苏寒眼中闪过一抹讥嘲之色,皮肤陡然浮现出淡淡的琉璃光华,整个身躯,不避不让,直接朝燕贯云那条强大的指力撞去。

  与此同时,手臂微微一抬,仿佛天外飞仙,随手一记天河指戳出,一丝淡淡的简朴光芒在指尖闪了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让人不知其所来,亦不知其所去。

  一旁观战的凌芝美眸紧紧的缩了起来,苏寒这一招天河指,跟燕贯云施展的天河指完全不同。甚至,跟苏寒自己之前施展的天河指,也完全不同。

  一般的天河指,都能明显看到一条黄色指芒迸射而出。这是天河指的标志。只不过,根据施展者修为的不同,和领悟层次的不同,这指芒的颜色也是有深有浅。领悟到大成巅峰时,指芒能达到最璀璨的金黄色。

  然而,苏寒这一招天河指,却看不到迸射的指芒,只能听到一声凌厉之极的破空之声。

  就仿佛,他根本就没有施展天河指一般。

  可是,如果要说他没有施展天河指,那凌厉的破空之声又是从何而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芝完全呆住了,整个脑海之中,除了苏寒那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一指之外,再无其他。

  苏寒神色平静,这招《天河指》,融合了天河琉璃塔的金精之力,琉璃真火的火精之力,以及丹田内的两道紫色剑气。可谓是把他目前的底牌,祭出了大半。

  不过,这三种力量,并不是简单的威力叠加,而是相互融合,相互触动,将金之玄奥、火之玄奥,以及那紫色剑气的玄奥之力,完全融合在这一招《天河指》里。把这三种来自于其他源头的力量,完完全全,转化成了《天河指》招式本身的力量。

  甚至,让得这招《天河指》的威力,一下子突破了大圆满,朝着大圆满境界之上的层次冲击而去。

  至于为什么硬抗燕贯云的指力,苏寒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本来,他完全可以避开,或者打出一招来抵消燕贯云的指力。

  但是,这燕贯云之前那般嚣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屡次给自己使绊子,下套,公然挑衅自己,踩自己。最不能容忍的是,还派杀手来暗杀自己。

  这种种行径,早已经深深触犯了苏寒的底线。

  可以说,今天苏寒的一切举止,都是在为杀燕贯云做铺垫。他根本无法容忍燕贯云在自己眼皮底下,活到明天。

  这第一招的交手时间,就是杀燕贯云的最好时机,错过这个时机,拖到第二招,燕贯云就有了防备。这种老牌资深天才,一旦有了防备,杀起来就不容易了。

  所以,苏寒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催动琉璃金身,迎着燕贯云的指力而上。

  宁愿硬扛大成巅峰的最强杀招,也要一招把燕贯云干掉。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