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世子明宇
  他便是明王府的大世子明宇,乃是明王府所有世子中,呼声最高的那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明王钦定的接班人,板上钉钉的下一任王爷。[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除此之外,他还是青阳丹宗的准弟子。在天河郡城里,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青阳丹宗是隐世的“地级”宗门,平时压根不在天河郡这种世俗之地招收弟子,只是因为明宇天赋才情极其出众,所以才破格录取了他。

  “世子殿下,水烟只是想不明白,那药王殿为何突然之间有了如此惊人的丹药实力,既然他们有这种实力,以前为何没有显山露水。”蓝水烟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疑虑。

  “没什么好奇怪的,药王殿本身没有这种实力,但却可以有人在他们背后指点。”明宇的语气波澜不惊。

  “有人指点?”蓝水烟清丽的杏眸中陡然掠过一丝震惊,她突然想到了那个曾经让她吃过亏的“韩公子”。

  当时,那个韩公子用一颗诡丹流的三品驻颜丹,挫败了蓝水烟拿出的驻颜丹。巧的是,蓝水烟当时拿出来的驻颜丹,也是世子殿下炼制的。

  真的会有这么巧,世子殿下两次出手炼制丹药,竟然都栽在同一人手中?

  蓝水烟眼中神色变幻不定,既有些怀疑,又觉得那个韩公子年纪轻轻,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实力。

  “有什么话就直说。”明宇并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吞吞吐吐。

  蓝水烟只得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听完蓝水烟的话,蓝行主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压根就没想到,在背后指使药王殿翻起那么大的风浪,让天运商行精心准备的发布会毁于一旦,甚至抢走了整个天河郡城的丹药市场,这一件件事,居然都是出自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的手笔?

  枉他蓝行主白活了那么多年,居然斗不过一个黄毛小子,蓝行主一瞬间,真有种不想活了的感觉。

  “照你们说的,此人的底细倒是有些可疑,诡丹流丹师,以前在天河郡城没有出现过。我会安排人手,去彻查一下他的来历。”

  大世子明宇语气悠然,在他眼中,蓝水烟所说的这个韩公子只是区区一头蝼蚁,虽说是比较厉害一些的蝼蚁,但终究还是蝼蚁。

  他根本就不屑于去跟蝼蚁争什么,但是,他也决不允许蝼蚁来挑战他的威严。

  对待蝼蚁,也根本不需要他堂堂的明王府大世子亲自动手。

  蓝水烟若有所思:“殿下的意思是……”

  大世子明宇停顿了一下,伸出右手,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

  “此人,不管他是什么来历,本世子总有办法帮你们搞定。不过,你们天运商行,也要宣誓永远效忠于本世子,做本世子身后有力的经济支撑。”

  明宇看着蓝水烟,这女人非常聪明,他乐意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甚至动过要将蓝水烟纳为妃的念头。

  蓝水烟被明宇双眼盯着,那犹如九天玄女一般的恬淡面容,也渐渐的染上了一丝粉红,低头道:“多谢殿下,天运商行必定永远效忠殿下。那药王殿……”

  “药王殿想绕开本世子来发财,实在天真。”

  明宇冷哼一声,“来人,颁布我的命令,天河郡城内城实行丹药禁令,只有通过王府审查的丹药,才算合格,才能上市销售。药王殿新推出的三种丹药没有通过王府的审查,勒令在十五天之内,全部下架。”

  “多谢世子殿下。”

  蓝行主简直激动若狂,蓝水烟也是欣喜不已,有了明宇这道禁令,等于直接判了药王殿的死刑。

  一想到药王殿辛辛苦苦的炼制了那么多丹药,结果却功亏一篑的场面,蓝行主就打心眼里感到快意,这也算是报了他的一箭之仇。

  他简直恨不得能立刻看到,这道禁令颁布到药王殿的时候,药王殿的人脸色该会有多么精彩!

  ……

  天河武院。

  拓跋柳刚闭关出来,手下就把燕贯云那身首异处的尸体送到了她面前。

  一时间,拓跋柳彻底懵了,整个人彻底冷了下来,周身的气流如刀锋般搅动,似乎要把一切都卷成碎片。

  “柳大人,我们还发现了徐青的尸身,就在,就在那姓韩的小子住的院子外面……”

  拓跋柳手下的人,战战兢兢的报告。

  “啊……”

  拓跋柳陡然仰天低啸,被她当作武器的那根绿色柳条,猛然间急剧暴涨到数丈长度,席卷着滔天的气浪,直直卷向虚空。

  即便隔着数百米远,但拓跋一脉的众人,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拓跋柳内心那股滔天怒火!

  “孽畜,废我侄儿,杀我两徒,好,好,好!”

  拓跋柳咬着银牙,身影拔地而起,朝拓跋长老闭关的洞府直掠而去。

  ……

  十五天之后。

  苏寒在修炼密室中睁开眼睛,全身上下,涌动着一股全新的力量。

  “终于将程灿的血脉炼化成功了。”

  苏寒口中陡然吐出一口白雾状的气箭,整个人神采奕奕,身体周围的真元波动,居然已经达到了真武境六重巅峰级别。

  就连骄傲如琉璃君主,也不得不承认,苏寒这修炼速度,简直快得超出了它的认知。

  短短十五天时间,在炼化了程灿的武道血脉,并且消耗了五百块下品元石之后,修为直接从真武境五重蹿升到真武境六重巅峰,似乎什么武道修炼瓶颈,在他那里就如同不存在一般。

  “人比人,气死人啊,你小子活在世上,就是为了打击别人的。”琉璃君主郁闷之极。

  苏寒呵呵一笑,他最大的优势就是拥有前世的经验和记忆,虽然他前世没修炼过武道,但却醉心于研究各类武学,对武道修炼的原理非常熟悉,就像亲身修炼过一般。

  所以,什么瓶颈桎梏,在苏寒这里都不存在,只要积累炼化了足够多的天地元气,他就可以升级。

  琉璃君主还有些不甘心,突然念头一转,找到了一个打击苏寒的把柄:“不过你这次炼化人家的本源精血,似乎并没有得到人家的天赋神通啊。”

  苏寒不以为然:“程灿的修为也只是真武境六重,其天赋神通,还没有觉醒。我炼化了他的血脉,相当于我也有了觉醒天赋神通的潜力,只要继续修炼下去,早晚有一天觉醒天赋神通。”

  苏寒眸子生辉,直接通过血脉得到天赋神通,这才是造化一体功最恐怖的地方,这次只是一个开始,到后面会遇到更多的奇异血脉。如果能够统统炼化的话,相当于将无数奇异血脉融合一身,发展前景连苏寒都无法想象。

  “真武境六重巅峰了,距离真武天境只有一步之遥,我需要出去走动走动了,通过实战才能把真元海锤炼得更加精粹。”

  苏寒内心的那股不祥之感,还是没有散去,他总觉得,会有人拿住他身边亲近的人,来对他做文章。

  虽然他现在的身份是韩公子,但是,如果有人动了心思去查的话,就会发现他这个身份有很多破绽,韩公子根本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

  苏寒不怕自己的真实身份曝光,但家人是他的逆鳞,他决不允许家人受到半点牵连。

  思索片刻,苏寒把守候在自己院子外面听命的药王殿执事叫了进来。

  “你派人去一趟青叶城,打听一下,最近青叶城里是否有什么大事发生。”苏寒吩咐道。

  苏家是青叶城最大的家族,如果苏家一旦发生了什么变故的话,肯定会有消息传出来。

  “是,韩公子,小的即刻去办。”

  那药王殿执事虽然有些诧异,不知道苏寒为什么要打听青叶城这种小地方,但只要是苏寒的吩咐,他们都会照做。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