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拓跋一脉的滔天怒火
  readx();  苏寒把《大日雷诀》放在自己换下来的储物戒指里,一道抛物线丢给程灿:“程老弟,你看这东西怎样?”

  程灿接在手里,顿时脸色大变,先不说这储物戒指他没有,就说《大日雷诀》这种上品功法,就算是天河武院一般的长老,都很难得到。

  拓跋峰能依靠这功法修炼到真武境八重,成为十大真传前三的王者,足以见得此法的不俗。

  “送你了。”

  苏寒淡淡一笑,这东西谁拿了就相当于把拓跋一脉得罪得死死的,送给一般人,还真没人敢要,也就只有程灿有这个胆量。

  果然,程灿也不是那等扭扭捏捏之人,哈哈一笑:“既然如此,程某就却之不恭。以后只要韩兄一句话,我程灿赴汤蹈火,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他也知道这功法对苏寒来说没什么用,苏寒的手段远比这要强横得多。

  “畜生敢尔!”

  一声滚滚大喝陡然传来,却是拓跋长老终于赶到,强大的威压,一瞬间笼罩了周围数里之地。

  拓跋长老的身影从虚空中掠出,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双目如电,凛然生威。一身火红的战袍,衬托的他整个人如同一团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给人一种威风八面,可以焚毁这个世界的压迫感。

  紧接着,虚空中咻咻不断有身影射出,却是拓跋柳带着一群拓跋一脉的武者,纷纷落在了战台之上。

  拓跋柳一脸的冷酷,目光犹如毒蛇一般落在苏寒身上,带着滔天的杀意。

  拓跋长老一见战台上那血淋淋的场面,更是肝胆俱碎,仰天长啸,如那狂涛怒浪,掀起滔天海啸,漫卷天际。

  “孽畜,老夫今日不将你抽筋扒皮,挫骨扬灰,誓不为人!”

  拓跋长老的怒火,带着一股足以把一切焚烧成灰烬的力量,在场许多人脸色大变,连灵魂都颤抖起来。

  “拓跋长老,真的是拓跋长老,好可怕的威压。”

  “我们这些人,在他面前就如蝼蚁一般,连挣扎之力都没有,直接就有可能被灭杀。这份威压,恐怕也只有拓跋长老能做到,不愧是真武天境巅峰强者。”

  “这外城妖孽真的要完蛋了,拓跋峰,那是拓跋长老倾尽一生心血的接班人,居然被外城妖孽杀了,简直是在阎王头上动土。”

  拓跋长老确实气疯了,苏寒竟敢杀了他的大孙子拓跋峰,那是他栽培了二十年的传人,如今居然被劈成两半,相当于拓跋长老半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

  而且,拓跋长老在天河武院横行了几十年,哪怕是天河武院的宗主,也绝不敢说在他面前杀拓跋一脉的人。

  这不光是杀一个人,而是深深的冒犯,是对他至高地位的一种挑衅。

  从来,都只有他掌控别人的生死,让别人言听计从。什么时候,竟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主宰他孙儿的生死,而且面对他的威胁警告,居然无动于衷。

  并且,杀人之后,还敢理直气壮的在他眼皮底下分赃。

  这一切的一切,让拓跋长老几乎气得发疯。

  “孽畜,现在就让你下去给峰儿陪葬。”

  拓跋长老大手一张,一团如同烈日般的手印,遮天蔽日的压下来。

  真武天境巅峰强者的含怒一击,当真是好比一座山峦当头砸下,瞬间将苏寒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

  苏寒知道,这真武天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不可力敌。

  身躯急退,片叶步法施展到极致,同时释放出赤金磁场,来牵制拓跋长老这一击的速度,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一掌。

  拓跋长老怒啸连连,杀红了眼:“畜生,今日天上地下,谁也救不了你!”

  说着,大手一搓,手中多出一柄宽阔的大剑,如一轮烈日在他双手之间升腾,闪耀着吓人的火苗。

  大剑一挥,从剑身中冲出一道旭日般的烈芒,直接朝苏寒劈去。

  “危险!”

  凌芝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咄!”

  苏寒大喝一声,无锋重剑瞬间出鞘,丹田里剩余的最后两道紫色剑气涌出,狠狠撞在拓跋长老的剑芒上。

  轰隆……恐怖的能量波动覆盖整个战台,只见战台在这样剧烈的碰撞之下,直接坍塌成一地废墟。

  一些距离战台较近者,在这样的震动之下耳朵都失聪了。几乎所有人都堵着耳朵,表情痛苦。

  “这么强烈的碰撞,那外城妖孽肯定尸骨无存了,可惜了一个天才。”

  人群唏嘘不已。

  “畜生胆敢杀我孙儿,就这般死了太便宜他,老夫要将他尸身挖出来,挫骨扬灰。”拓跋长老余怒未消。

  “让我来。”拓跋柳手心化出一根绿莹莹的柳条,陡然暴涨到数丈长短,如同一道绿色匹练朝那废墟抽打而去,席卷起一股滔天气浪。

  拓跋柳内心对苏寒的恨意,比起拓跋长老来只多不少。她的两个徒儿,都是为了替她出气,而死在了苏寒手中,她非要亲手将苏寒挫骨扬灰方能解恨。

  “无耻!”凌芝目睹这一幕,肺都快气炸了,这拓跋长老和拓跋柳,身为天河武院的高层,居然轮番上阵,去欺压一个弟子,简直无耻之极。

  便在凌芝准备挺身而出的时候,却被凌蕊儿拉住了,“姑姑,你看!”

  凌芝一愣,只见那片战台的废墟簇簇颤抖起来,抖得越来越剧烈,发出轰轰巨响,似乎酝酿着什么强悍至极的能量一般。

  砰!

  一声巨响,废墟陡然爆炸而开,漫天碎石嗖嗖往外飚射,如同下起了一场陨石雨。

  只见苏寒的身影猛然从废墟中弹射出来,冲到数百米高空之上,浑身上下席卷着一道几十米粗的赤金色风暴,上大下小,如同尖锥一般,朝着地面上的拓跋柳冲刺而去。

  那如刀一般的赤金色气流,把苏寒裹在其中,不断交锋、搅动,发出惨烈的呜咽之声。那架势,仿佛能把卷入其中的一切生灵全部绞碎。

  苏寒满脸淡然,一边急速下落,一边袖子里还不断往外吐出赤金色的气流,汇入到那赤金风暴之中。

  凌蕊儿看到这一幕,直接惊呆了,嘴唇蠕动,喃喃道:“天河琉璃塔里的赤金磁暴,怎么会被他所用?”

  此刻凌蕊儿的心目中,苏寒便如同一个无所不能的天神一般,种种手段,实在超出了她的认知。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满脸震惊,苏寒的手段之繁多,着实震撼了他们的眼球。硬接了拓跋长老一击,竟然没事,而且还可以酝酿出如此诡异的风暴来攻击拓跋柳。

  几个真传强者更是脸色大变,如果说刚才苏寒能杀掉拓跋峰,是因为拓跋峰轻敌的话,那以现在苏寒显露出来的手段,就算拓跋峰不轻敌,也绝对抵抗不了。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妖孽,他的潜力仿佛无穷无尽一般,敌人越强,他展露出来的手段,就越强。

  如此妖孽的天资,偏偏性格又是如此的无法无天,他们丝毫不怀疑,这样的人物,如果放任其成长起来,总有一日整个天河郡城都会被他搅得大乱。

  “孽畜,死。”

  拓跋柳承认苏寒是天才,但越是天才,拓跋一脉就越不能让他活着。绿色柳条光华暴涨,朝苏寒的赤金磁暴抽打而去。

  苏寒的注意力早就被拓跋柳的柳条吸引,他知道这柳条是灵器,肯定是拓跋柳心**之物,是拓跋柳引以为豪的存在。

  越是这样,苏寒的战斗豪气便越被激发出来。

  你强?我偏偏要在你自以为最强的时候摧毁你,将你最引以为豪的本事击溃!

  “来得好!”

  苏寒大笑一声,赤金磁暴催动到极致,与那绿色柳条狠狠相撞,再度发出惊天动地的爆裂之声。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