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是杀是留
  readx();  “拓跋老儿,你连自己的亲女儿都可以放弃,如此丧心病狂,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

  苏寒哈哈大笑,不忘记对拓跋长老进行冷嘲热讽。

  “太可怕了,这人心机太深了,拓跋柳这样的死法,才是最残忍最憋屈的。”

  “如果早知道有这一天的话,拓跋一脉打死也不会得罪此子吧。也是拓跋一脉咎由自取,如果他们不是一直对这外城妖孽步步紧逼的话,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

  “可怕,这样的人真是不能得罪啊。”

  “拓跋一脉横行霸道这么久,也该有个人替天行道,收了他们。”

  种种议论,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所有武师和门生都在震惊。这外城妖孽,简直是一个混世魔王。他的怒火,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然而,许多人却隐隐觉得痛快,这拓跋一脉,一直以天河武院的霸主自居,种种霸道行径,让得他们敢怒不敢言。

  如今,看到拓跋一脉连连吃亏,折损两大强者,许多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内心深处都是暗暗喝彩。

  “柳儿……”

  拓跋长老望着拓跋柳的尸身,更加的嘶吼起来。突然,他猛地抬起头,毒蛇般的目光落在苏寒身上。

  “小畜生,老夫这就杀了你,给我孙儿和女儿陪葬。”

  拓跋长老眼睛通红,此刻他和苏寒已经结下了血海深仇,两人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真武天境巅峰强者的怒火,别说是苏寒了,恐怕整个天河武院的武师和长老,都没有几个人能承受得起。

  此刻的拓跋长老,便如一头疯狂的凶兽,高举宽阔大剑,闪耀着如同烈日一般的光辉,挥出他最强的一剑。

  “烈日斩!”

  一剑斩下,裹挟的强大热浪,形成一圈圈的冲击波,威势滔天,当真是火海巨浪。

  苏寒见状,也是大惊。

  “想不到这真武天境巅峰强者,实力竟如此强横,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苏寒一念之间,掌心金光一闪,已经将小型的天河琉璃塔扣在手中。

  天河琉璃塔是他最后的一手底牌,但他现在修为是真武地境巅峰,想催动这天河琉璃塔,直接镇压敌人,成功率只有一成左右。

  如果催动失败的话,那就会被天河琉璃塔的力量反噬。以苏寒现在的能力,是承受不了这反噬之力的,绝对会死。

  “来吧。”苏寒心中平静,但却坚决得很。

  既然选择战斗,就要有赴死的觉悟。

  “且慢!”

  便在这时,虚空中传来一声大喝。

  紧接着,一只虚幻的大手从天而降,凌空一推,一团青色的气流,滚滚而出,拖住了拓跋长老不可一世的攻击。

  有强者出手了,人们再次吃惊,苏寒却没多少惊讶之意。他早就猜到,自己今天在这里跟拓跋一脉搞出这么大动静,不可能没有人干涉。

  不过,这出手干涉之人,随便一招能拖住拓跋长老的攻击,整个天河武院中能做到这一点的人,真不多。

  当下,苏寒手心一翻,将天河琉璃塔收回,双目微冷,不咸不淡的望着虚空。

  “拓跋长老,住手。”

  话语声再度响起,只见虚空中走出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落在拓跋长老面前。

  紧接着,又有几道身穿天河武院高层服饰的身影一起出现。

  “门主,沈长老,凌长老!”

  所有人都躬身施礼,短暂的惊讶过后都冷静下来。

  今天这外城妖孽和拓跋一脉闹出这么大动静,惹得门主出面,也是理所当然。

  天河武院门主谢天河一身玄色道袍,年纪显得不大,大概在三十到四十之间。他身后的高层中,又有两名老者格外显眼,想必就是众人口中的沈长老和凌长老。

  “门主,此子残杀同门,灭杀高层,已经遁入了魔道,让我杀了他。”

  拓跋长老冷哼一声,情绪仍显得非常激动。

  在谢门主身后,一名白须老者淡淡一笑:“拓跋长老,这遁入魔道,可是不能乱说的。”

  “凌长老,你竟敢质疑我的话?”拓跋长老赤眉陡然一扬,极为恼怒。

  凌长老捋了白须,轻轻一笑:“拓跋长老,种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此子既然是天河武院的一份子,就受到天河武院的保护,今天之事,不如就此作罢?”

  “就此作罢?”

  拓跋长老怒火冲天,“这畜生,杀我子孙,屠我拓跋一脉门人,你说就此作罢?凌长老,你该不会是老糊涂了,还是失心疯了?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就此作罢?”

  话语一出,两大长老之间的气氛陡然变得剑拔弩张,人群鸦雀无声。

  谁都知道,凌长老是天河武院凌家的领军人物,也是凌芝的父亲,凌蕊儿的祖父。他这么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外城妖孽一边,岂不就是代表,凌家和外城妖孽之间关系匪浅?

  “好了,不如让门主来判决。”其他的高层纷纷打起了圆场。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谢门主的身上。接下来,谢门主的决定,将代表苏寒的命运。

  看拓跋长老的样子,是一定不会放过苏寒的。而苏寒今天杀拓跋柳,也确实是触动了天河武院的大忌,在天河武院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弟子敢如此放肆,连武院高层都敢杀。

  但是,如果真的要追溯原因的话,拓跋柳和拓跋峰的死,可以说是咎由自取。而且,苏寒的天赋太惊人了,此子老谋深算,一切战斗皆在他掌控之中,而且手段繁多,让人眼花缭乱,有着不输给天河郡城顶级天才的战斗天赋。如果天河武院要放弃他的话,绝对是天河武院的损失。

  杀了是损失,但如果不杀的话,又会让拓跋长老心冷。

  谢门主看了一眼怒气冲天的拓跋长老,随后转过头来看苏寒。

  苏寒淡淡冷哼一声,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谢门主,脸色有些不善。在他看来,谢天河根本就没把天河武院管理好,任凭门中弟子被高层迫害,他却直到最后一刻才后知后觉。就这么个管理法,天河武院迟早有一天要衰败。

  苏寒可没有什么要尊重门主的思想,天河武院不过一个黄级宗门,放在前世,黄级宗门的门主还不够给他提鞋。如果谢天河要放弃他,他就算脱险,从此以后也不再是天河武院的人。

  谢门主心中一颤,他的目光陡然凝聚成一线,落在苏寒身上,想要将这个少年看的透彻。然而他却失望了,这个少年他看不透,苏寒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这是王者的气息,是一种骨子里的傲气,根本伪装不来。

  而且,苏寒的修为明明就远不及他,却给他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好像这个少年,天生就该蔑视一切一般。

  “请门主下令除掉此人。”

  拓跋长老不耐烦的催促道。

  谢天河深吸一口气,目光依次扫过拓跋长老、凌长老和沈长老三人,“三位都是天河武院的元老,是杀是留,不如就由你们三人投票决定吧。”

  “杀。”

  “留。”

  拓跋长老和凌长老同时开口说道。

  人群的目光瞬间落在了一直没开口的沈长老身上,那沈长老被拓跋长老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又想到自己孙儿沈星云是天河武院第一真传,以后可能会被这外城妖孽威胁,当下不禁苦笑一声,开口说道:“我弃权吧。”

  哗……

  众人一片哗然,绕来绕去,决定权还是回到了谢门主身上。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