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波三折
  

  谢门主显然也没有想到,让三名长老投票,最终得出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此刻谢门主的内心也是矛盾之极,杀苏寒,他舍不得,此子刚进天河武院的时候,他就曾经留意过,但还是没有想到,此子天赋居然如此妖孽,竟连真武境八重的拓跋柳都能强杀。

  但留苏寒,又势必会得罪整个拓跋一脉。

  谢天河在这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身为武院之主,任何事情他都要分清利弊,对武院有利,则去做,对武院不利,则不去做。

  他当然知道整件事情的起因,是拓跋一脉嚣张跋扈,得罪这外城妖孽在先。但到了这一步,其实谁对谁错,已经不重要了。

  谢天河的内心在挣扎,到了这一刻,他仍然想找出一个折中的办法,他不想损失一个难得的天才。

  谢天河的犹豫和沉默,让得苏寒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当下,苏寒直接上前一步,声音朗朗,傲然道:“我韩枢从今天起,宣布退出天河武院,从此与天河武院毫无瓜葛。”

  说着,无锋重剑赫然出鞘,远远指着拓跋长老。

  “条件是,今天我要诛杀此老贼,谁挡我,谁死!”

  一字一句,杀气凛然,犹如重锤般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

  苏寒一身白衣无风自动,傲然而立,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势,仿若一尊神下凡一样,蔑视天地!

  而他口中吐出的言语,更是让人惊诧到极点,一介真武境六重武者,居然放话说要诛杀真武境九重长老,而且谁挡他,谁死。

  最奇怪的是,如此惊世骇俗的言论,他说出来居然没有丝毫违和感,仿佛他天生就是该蔑视一切一般。

  “杀我,小子,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种话。”

  拓跋长老桀桀怪笑,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管什么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将这外城妖孽当场格杀。

  “这小子,竟说要退出天河武院?”凌芝心中大急,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一个箭步上前,高声道,“门主,今日若是只看眼前利益,偏袒拓跋一脉,来日你一定会后悔!”

  “我会后悔?”

  谢天河心中骤然一紧,虽然也说不出原因,但却一阵没来由的难受。

  “畜生,死。”

  拓跋长老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不等谢天河再开口,拓跋长老手中的大剑幻化出无数道火红色的剑芒,剑芒交织成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向着苏寒就笼罩了过去。

  这一击,蕴含了一个真武境九重强者全部的力量,声势何等的浩大。

  嘶!人群陡然倒吸一口凉气,没救了,这次真的是没救了,真武境九重强者的全力一击,而且距离还如此的近,这外城妖孽,根本避无可避。

  哼!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自半空响起,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

  紧接着,一道实质性的威压从天而降,把拓跋长老施展出的红色剑网,眨眼间粉碎的干干净净。

  哗!人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又有高手出手了,今天之事,真是一波三折。

  而且,这次来的人,竟能一招把拓跋长老全力一击彻底粉碎,天河武院里,怎么会有这等的人物?

  “是他!”

  一看见这道从天而降的威压,谢天河以及拓跋长老都是眼神一凛,露出震惊之色。

  尤其是谢天河,眼眸中惊诧之色异常浓郁,显然没有料到,这道威压的主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就连苏寒,也是略微诧异起来,双眼锐利的射向虚空,穿破云层,往威压传来的方向望去。

  “滚回去。”

  虚空中,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缓缓传了出来。

  起初人群还不明白,但一看到拓跋长老那难看的脸色,他们就立刻反应过来,这句话,居然是冲着拓跋长老说的!

  全场鸦雀无声,打死他们都想不到,强硬如拓跋长老,居然也会有吃瘪的时候。

  “需要我再说一遍吗。”虚空中那道声音开始不耐烦起来。

  拓跋长老脸色骤然苍白,脚步僵硬的往后退着,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看到拓跋长老吃瘪的样子,人群心有所感,这,就是强大实力所带来的震慑。

  “这虚空中的人究竟是谁?”

  “实力竟会比谢宗主和拓跋长老还强横,我们天河武院有这号人物吗?”

  “肃静!”谢天河陡然一声大喝,制止了人群的议论纷纷。

  “不知道墨老驾临,有失远迎。”

  谢天河后背已经有冷汗冒出。打死他也想不到,隐世多年的太上长老,竟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降临。而且一开口,就是让拓跋长老滚蛋。

  难道,这位老祖,竟然是站在外城妖孽那一边的?

  “老祖,拓跋长老是我们天河武院的重要人物,虽然此事他不占理,但也不能让他寒心……”

  谢天河觉得,还是先跟这位老祖沟通一下,搞清楚他的想法比较好。

  不过,这句话,谢天河是用传音说的。在场其他人,都只能看见他嘴唇蠕动,却不知道他正在和虚空中的人交流什么。

  哼!

  虚空中的墨老,再度重重冷哼一声,一道传音传入谢天河的脑海。

  听到这道传音,谢天河的脸色立刻变了:“老祖,此事当真?”

  墨老却没有回答谢天河的问题,而是直接在虚空中开口说道:“管好你的武院,不要因小失大,让天河武院丢脸。”

  随后,虚空中的声音滚滚如雷,逐渐远去。

  “这人到底是谁?听他的口气,竟然是在教训谢门主。”人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应该是我们天河武院的前辈高人,看来天河武院果真卧虎藏龙啊。”

  看着拓跋长老难看至极的脸色,谢天河苦笑了下,这里恐怕也只有他和拓跋长老,还有几个核心高层知道来者是谁了。

  想到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谢天河有些羞愧,他做事权衡利弊,总是以武院利益为重,却忘记了强行处置苏寒会给天河武院的名声带来多大影响,果然是因小失大。

  再想到刚才老祖传音告诉自己的那件事,谢天河脸色更加坚定起来。刚才是他一时糊涂,患得患失,但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一定要保住这外城妖孽,决不能让他从天河武院溜走。

  深吸一口气,谢天河朗声宣布:“事情的来龙去脉本座都已知晓,这件事错在拓跋一脉,拓跋峰和拓跋柳目无法纪,欺压同门,韩枢反抗,也是正常。此事就此作罢,双方都不得再相互追究。”

  谢天河最怕的就是苏寒不接受这个处理结果,坚持要退出天河武院,杀拓跋长老。所以他一说完,立刻看向苏寒,脸上带着一丝紧张神色。

  而随着谢天河这句话一说出来,现场也顿时一片哗然。

  这样的决断,摆明是在偏袒外城妖孽了,连杀武院高层这样的大错都可以轻描淡写的过去,谢门主怎么突然之间对苏寒在乎到这种程度,为了苏寒不惜得罪一个强横的核心长老。

  “门主摆明了是偏袒外城妖孽啊,试想一下,如果他没有如此妖孽的天资,门主肯定会毫不犹豫把他处决。”

  “门主这样的决断也很正常,这样的人才,他要是不珍惜才叫傻。而且拓跋一脉本身就该死,他们仗着势力大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没想到却碰到一个硬茬,吃了大亏。”

  不少人窃窃私语,大多数人都觉得谢天河如此决断并无不可。这就是资本,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切道理都靠实力,苏寒表现出来的实力,就连谢天河都不得不重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