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四十章 挑选兵器
  

  今日一战,彻底奠定了苏寒在天河武院的身份和地位,斩杀徐青,斩杀燕贯云,连排名前三的真传弟子和武师都死在了他的手中,苏寒的战绩,已经让人不得不重视。

  从此之后,在天河武院,恐怕再也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去找苏寒麻烦,就连那些修为在真武天境的武院高层,遇到苏寒,也得和颜悦色。

  苏寒回到天河武院主广场的时候,谢门主将他升为真传门生一事,已经传开。一时间,众人看苏寒的目光,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亦有忌惮的。

  不过,谁也没觉得谢门主这个决定有任何不妥之处。在天河武院,一切靠实力说话,苏寒能靠一己之力斩杀真传门生拓跋峰,就说明,他有跻身十大真传的实力。

  程灿带着好几十号人在主广场等着,一见苏寒回来,脸色一喜。

  “韩兄,怎么样?门主没有为难你吧?”

  程灿连忙问道。

  “没有,你不用担心。”

  苏寒把目光投向了程灿身后的人群,这群人一见苏寒看过去,立刻争先恐后地涌上前来。

  “韩师兄,我们都是恨透拓跋一脉的人,你今天太帅了,尤其是灭了拓跋柳那个颐指气使的老女人,简直大快人心。”

  “韩师兄,以后我们都是你的小弟,只要你一句话,我们这些人都任你驱使。”

  这群天河武院弟子,其中不乏有一些真武境六重的强者,平时也以天才自居。但是,对苏寒今天的表现,他们都是心服口服,就算他们再修炼十年,也不可能达到苏寒现在的战斗力水准。

  苏寒站在人群之中,却隐约感到远处有一道目光一直在锁定着自己,那道目光带着审视和探究的意味,让苏寒心里觉得极为不舒服。

  “程灿,那人是谁?”苏寒很快找到了目光的主人,那是一个穿着真传弟子服饰的男子。

  “那是十大真传之首沈星云,他爷爷沈长老,就是刚才给你投了弃权票的人。”

  程灿说着,皱了皱眉头,对沈长老投弃权票的行为,显得非常不以为然。

  苏寒对沈长老的弃权票没什么感觉,不过沈星云的目光让他非常讨厌,刚想说点什么,却见凌芝满脸阴云的走了过来。

  “小子,你跟我来。”

  凌芝俏脸上罩满寒霜,冷冷的冲着苏寒说了一声,周身散发出的寒意让周围温度瞬间降了几度。就连程灿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带着一群人赶紧开溜。

  苏寒莫名其妙,自己又哪里惹到这母老虎了?

  他刚想说话,就被凌芝一把拽住胳膊拉走。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有多危险,我差点被你吓死!”

  一到没人的地方,凌芝就忍不住爆发出来。

  苏寒诧异起来,什么时候,这彪悍的女人会为他苏寒着想了?她不是恨不得毒打自己一顿的吗?

  当下,苏寒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瞎担心啥?我这不是没事吗?”

  “你当然没事了!要不是我费尽心思请来墨老,你早被拓跋长老剁成碎块了!”

  凌芝一双美眸差点喷出火来,狠狠的瞪着苏寒,这小子,典型的不识好人心。

  苏寒笑道:“原来是你在背后捣鬼,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对那拓跋长老很不爽吗?你这么做,莫非是专门为了救他?”

  凌芝直接无语,她发现这厮根本就是不要脸,跟他说这些,压根就是对牛弹琴。

  “臭小子,墨老亲自现身来保你,你却说出这种没心没肺的话!说来也奇怪,我只是请墨老派个使者来保你一下,没想到他却亲自来了,你小子怎么如此得他的重视?莫非你以前见过他老人家?”

  凌芝说着,不无怀疑的上下打量苏寒。

  苏寒双手一摊,懒洋洋道:“我要是有这么强硬的靠山,还需要天天跟拓跋一脉死磕吗?”

  凌芝一想也是,再看苏寒的表情,也压根不像说谎的样子。

  “算了,你跟我来!”

  凌芝一跺脚,转身就走。

  两人一路急掠,来到一个大仓库,四周都有重兵把守。

  见到凌芝到来,这些守卫都是纷纷行礼。

  “小子,你随我进来。”

  苏寒在人前,还是得给凌芝一点面子的,乖乖地跟着走了进去。这却是一个大府库。

  里边的金银财宝,堆成了一座小山。而在两边的架子上,则是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

  功法秘籍,武技秘籍,神兵灵器,神丹妙药,甚至奇珍异兽……只要是真武境武者能用到的各种资源,这里应有尽有。

  苏寒丝毫不怀疑,绝大多数真武境武者来到这座府库,都会瞬间疯狂。

  凌芝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苏寒,想从苏寒眼中看到一点吃惊的神色。但让她失望的是,苏寒竟然非常淡定。

  “这个变态!”凌芝内心不由得暗骂一声。

  虽然她现在不像以前那么针对苏寒,但她还是不服,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怎么可能随时随地都那么冷静?所以她故意不告诉苏寒要带他来什么地方,就是想看他失态的样子。

  结果,事实又再一次让她失望。

  “小子,门主有吩咐,这里的东西,可以任由你挑选三样。”

  凌芝没好气说道,她也不知道苏寒到底怎么办到的,门主居然允许他在府库里挑选三样宝物。要知道,其他人在升上真传的时候,都只允许挑一件。

  苏寒听了凌芝这话,却没有喜形于色,只是淡淡道:“这些东西,在你们武院嫡系眼里,应该都算不得什么好东西吧?”

  凌芝被他说得脸一红,的确没错,这库房里的东西,是为那些没有任何背景的弟子准备的。天河武院嫡系出身的弟子,都能弄到更好的,像沈星云、拓跋峰之流,来这里挑选宝物,都是走个形式,他们根本看不上这里的东西。

  说到底,天河武院的资源分配,还是非常不平均的。好东西基本都被嫡系霸占,而没有任何背景的弟子,只能吃点残羹冷饭。

  尴尬片刻,凌芝干咳一声:“话虽如此,不过,天河武院府库以收藏神兵利器而出名,这里的兵器,都是非凡之物,你不挑上一两件?”

  “免费的,倒是不能客气。”苏寒笑了笑,来到那一排排的兵器架旁。

  凡俗兵器,称为神兵利器,那却是有些夸张了。这大部分的东西,在苏寒眼里,都是破铜烂铁,只有那么几件,级别达到了六炼凡器或者七炼凡器,才稍微看得过去。

  凌芝看到苏寒的表情,也知道,这家伙的眼界非一般人能比。不是灵器,可能还真入不了他的眼。

  但在天河武院,只有核心长老有资格拥有灵器。拓跋柳之所以能拥有灵器,是她自己机缘巧合得到,而不是武院提供的。

  嗡嗡!

  便在这个时候,苏寒的邪眼陡然活跃起来,不受控制的颤抖,似乎有什么力量开始召唤他,让他那古井无波的心绪,竟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毫无疑问,就是激动,这种感觉苏寒很少有,以他的心性,心绪出现如此大的波动实在太罕见了。

  沿着那股召唤力量的源头寻找过去,苏寒的目光停留在了一截残剑上。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