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剑气冲天,惊世光华
  

  这残剑只有剑尖的一部分,安静的躺在一堆兵器中间,毫无光泽,并不显眼,却让人感觉有如潜龙伏渊。

  苏寒的目光一接触到这截残剑,邪眼就剧烈跳动起来,连带着心脏都不受控制的搏动,血液也喧嚣起来,整个人全身上下都在躁动!

  这是一种强烈的共鸣,苏寒能够感觉到,在这截残剑中,隐隐潜伏着某种桀骜的力量。

  那是一种不屑于在凡尘中亮出锋芒的矜持,那是一种不屑与凡俗之物同流合污的傲气。仿佛一名绝世高手,在纵横寰宇、战天斗地之后,又重新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深藏功与名。

  苏寒隐隐有种感觉,这残剑的原身,至少是灵器级别。

  甚至,比灵器还要恐怖。

  苏寒完全无视凌芝那不解的眼神,毫不犹豫的将这截断剑给拿了起来。

  “小子,你疯啦?”

  凌芝见苏寒不选那些光芒慑人的锋芒利刃,却选了一截残剑,她的内心已经不能仅仅用诧异来形容。

  当下,忍不住提醒道:“你拿了这一截断剑又不能用,选它做什么?这里神兵利器有的是,虽然我知道你看不上,但也没必要选件垃圾。”

  “就它吧。”

  苏寒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太多。

  “你还是挑点有用的吧,这块是重玄金晶,乃是打造兵器的绝佳材料,前几天才送到府库里来,如果你再迟些来的话,可能就被别人选走了。”

  凌芝只得硬着头皮推荐起来,说句实话,这块重玄金晶,连她都看上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要。现在推荐给苏寒,她还有些舍不得。

  “哦?这块东西也不错。天河武会不久之后就要开始,倒是要做一些准备,你在内城应该有很多路子?帮我把这块东西,打制成飞刀吧。”

  苏寒扫了一眼那块重玄金晶,倒也满意。

  “飞刀?”凌芝眉头一皱,这块重玄金晶,如果给她的话,她绝对会用来打造大型兵器。用来打制飞刀这种小型兵器,实在有些浪费。

  “对,按分量,打制一套飞刀,九把。”苏寒才不管什么浪费,这块重玄金晶,能成为他苏寒的飞刀,那也是这块重玄金晶的造化。

  “好吧,我争取尽快给你办成。”凌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能说什么呢,重玄金晶是她推荐给苏寒的,早知道她就不推荐了。

  “还能选一件,我看不如就这个吧,遁空符,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这可是一般人用不起的,能瞬间远遁百里之外。”

  凌芝干脆又再次推荐起来,这遁空符,她觉得很适合苏寒,因为这家伙经常习惯性作死。

  苏寒也见拓跋凛在天河琉璃塔里用过遁空符,当下点了点头,把那遁空符收起。

  断剑,重玄金晶,遁空符,苏寒挑选的这三样东西,倒是和一般人截然不同,既没挑选什么强大的功法,也没挑选神丹妙药。

  别人不知道,只有苏寒自己知道,功法和神丹妙药,是他最不缺的两样东西。

  “已经给你安排了新的院子,在真传区,比一等门生的院子还大好几倍。”

  凌芝把苏寒带到新的住处,就离开了。

  苏寒里里外外兜了一圈,倒也满意。这真传区,大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每一间院子相隔都很远,彼此有充足的私人空间,免于被别人打扰。

  比起之前住在八人聚居区的时候,修炼条件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当然,苏寒也知道,谢天河给自己提供这些资源,不是无缘无故的。谢天河就是要他尽快提升实力,代表天河武院去跟紫阳宗抗衡。

  对于苏寒来说,谢天河这个要求正中他下怀,就算没有谢天河,苏寒也照样要提升实力。

  不过,在开始修炼之前,苏寒还有一件事要做。

  “这截断剑,和我的邪眼有种奇怪的共鸣,我倒要看看,它究竟有什么古怪。”

  当下,苏寒盘膝而坐,那截断剑,就放在他面前的地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渐渐的到了晚上,一人一断剑,月下相对而坐。

  苏寒的目光,始终落在这截断剑残躯之上。

  他的左眼瞳孔一片血红,邪眼异常的活跃,不断砰砰跳动。如果不是苏寒催动《梵念篇》让自己保持清醒的话,恐怕此刻早已失去自主意识了。

  嗡嗡……

  陡然,一股嗡鸣之音从断剑里传出,紧接着,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这貌不惊人的断剑,就仿佛一颗藏于浊世的九天宝珠,陡然射出一道惊人的光华。

  这光华一射而出,竟然直射九天苍穹,如同一道冲天匹练,倒挂银河!

  苏寒整个人沐浴在光华当中,便如降世的战神一般,充满了神异。

  这奇景只是一瞬之间,下一秒,这耀世的光华,便如闪电般一闪而逝。

  下一刻,这断剑不断的颤抖,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之音,仿佛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已经无法压制,即将冲破牢笼。

  突然,苏寒左眼中的血红颜色消失了,眼神恢复了清明,探出手掌,在残剑上轻轻抚摸着,好像在抚摸最心爱的东西一样。

  感受到苏寒的气息,断剑跳动的更剧烈了,一股强烈的反抗之意,从断剑中传出。

  “区区一截断剑,也敢反抗我,破。”

  苏寒陡然大喝一声,双眼中精芒爆射,一股强大的真元混合着金精之力,从体内暴涌而出,劈头盖脸的朝断剑压过去。

  金精之力里含有强大的牵引之力,这断剑一被金精之力缠住,跳动的速度就一下子变慢起来,发出悲鸣之声,似乎在努力挣脱金精之力的束缚。

  “天河琉璃塔,镇。”

  苏寒双眸神芒闪烁,一座小型的天河琉璃塔扣在手中,作势就要压下。

  兵器属金,金是剑的本源。天河琉璃塔中含有天地间最纯粹的金精之力,这断剑就算再桀骜,在自己的本源之力面前,也忍不住气势一弱。

  它气势一弱,就是苏寒的最好机会。当下,苏寒的强大神识,铺天盖地的朝断剑镇压过去。

  断剑发出一声悲鸣,仿佛有灵性一般,努力反抗。然而,在势头上苏寒早已占据上风,它再怎么反抗,也只是小打小闹,翻不起任何浪花来了。

  “来吧。”

  苏寒大喝一声,断剑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啸,随后陡然平静下来,唰的一下缩成袖珍大小,落在苏寒手掌上。

  其中的反抗之意,已经完全消失,温顺的躺在苏寒手掌之上,一动不动。

  这时候,一道奇怪的光环,从断剑剑尖处快速蔓延,直接蔓过苏寒全身,仿佛完成了一次仪式。

  “这断剑,已经认我为主了。”

  苏寒意念一动,断剑在手掌中,随意的变换起大小来。

  “能够认主,大小收发存于一心,这是灵器才能具有的能力啊。”

  “只是一截断剑,认主之后,就能达到灵器级别,如果此剑完好的话,不知道会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得到断剑认主,苏寒眸子生辉,仿佛体内被下了一道保护符一般,一股不可思议的安全感,悄然传遍全身。

  ……

  紫阳宗道统所在地,一座清幽的宫殿之中,紫阳宗宗主禹清风整个人霍然站起,射出吃惊的眼神,望着天边那如流星划过的惊世光华。

  眼眸之中,满是震惊,讶异,还隐隐带着一丝忌惮。

  “如此可怕光华,什么时候天河郡城里有了这等绝世天才的存在?”

  这一夜,除了禹清风之外,万兽山庄,苏世家,纳兰世家,也都有人见证了这道惊世的光华。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