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四十四章 跨入真武天境
  苏寒点头,随意打出一拳。[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噗!一拳打在程灿胸口,程灿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瞬间口中鲜血暴吐,倒飞出去。

  程灿眼中露出极度不可置信之色,虽然他一直知道苏寒很强,但还是没想到,苏寒随随便便的一拳,就有这等威力。

  “韩兄,再来。”

  程灿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又重新爬起来。

  “你把那《大日雷拳》演练给我看。”

  上次苏寒杀了拓跋峰之后,从拓跋峰的储物戒指里得到《大日雷诀》秘籍,其中也包含配套武技《大日雷拳》的修炼方法,苏寒都一并送给了程灿。

  程灿点点头,气势一振,身体勾勒出一团强大的气血,气血运行之中,隐隐有龙吟虎啸气象。

  虎吼一声,拳头上喷射出无数的金色气流,气流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金色拳头,发出巨大的嗡鸣之声,那强大的能量波动,把空气都给摧毁了。

  苏寒也没想到程灿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就能把《大日雷拳》修炼到这个地步,当下心中不由暗暗赞叹:“大妖血脉,果然是非同一般!”

  此刻在苏寒眼里,程灿的血脉虽然只是初步觉醒,但他的潜力,早已超过了拓跋峰,超过了紫阳宗的雷刚阳,甚至超过了本门的第一天才沈星云。只不过,程灿在天河武院里,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没有靠山,没有资源,潜力一直都没被挖掘出来。

  《大日雷诀》和其配套的大日雷拳,是拓跋峰一直修炼的武技,拓跋峰能依靠这功法修炼到真武境八重,足以见得这功法的不俗。现在程灿得到这套功法,苏寒相信,假以时日,天河郡城的年轻一代中,必然有程灿的一席之地。

  “拓跋峰,沈星云,这些嫡系子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像程灿,武道之心如此坚定,又有先天的武道血脉,却始终得不到资源的倾斜,导致天赋被埋没。这其中的原因,一是没有人慧眼识珠,二是这个世界做什么都论出身,出身带来的桎梏实在太大了。”

  苏寒轻叹一声,前世他在王都,这样的例子也是见过不少,出身的高低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不知埋没了多少本应该有大成就的天才。

  苏寒这一世,也是属于草根,在出身方面,可以说毫无优势。不过,他却不妄自菲薄。

  “纵然这个世界有各种桎梏,但我要做的,就是不被这个世界的规则束缚,不被这个世界的弊端同化。我前世不能练武,尚且风光无限,这一世我走武道之路,更要走一条前人不敢走的路,要以草根的身份,站上武道之巅。”

  “谁又能保证,我开辟的路,不会成为一条新的道路?谁又能说,我走的这条路,在十年、百年之后,就不会颠覆这个世界的规则,就不会成为新的规则,新的风向标?”

  苏寒一念及此,壮志豪情顿生。

  猛然间,他似乎抓住了一丝武道灵感,心中一动。

  一瞬间,无数种念头纷至沓来,好像天降流星雨一样,势不可挡。之前对真武天境的各种领悟,在这一刻,仿佛彻底得到了升华。

  骤然之间,就连储物戒指里的那截灵器断剑,也轰然长鸣起来,一股澎湃的剑意,似乎要从断剑中喷薄而出。

  苏寒探出手,紧紧抓住那截断剑。在这一刻,他与断剑,念头相通,合为一体。

  “伙计,你也感受到了这股契机么?”

  苏寒喃喃自语,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武道之路,仿佛要出现一个崭新的突破。

  这一刻无数精彩的灵感,让得苏寒隐隐摸到了真武天境的大门。

  真武地境,真武天境。

  虽然是一步之遥,却犹如天地之隔一般。

  无数武道灵感,再一次如过江之鲫一般,不断涌上来,让得苏寒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就好像一扇扇大门,不断打开,不断有新的风景在苏寒面前浮现。

  程灿也察觉到了苏寒气势的惊人变化,手中的大日雷拳慢慢停了下来,屏住呼吸,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神色,凝望苏寒。

  苏寒经过这一个月的修炼,真元海的积累早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充裕的地步,就等破茧成蝶的这一刻。

  轰!

  苏寒的真元海,忽然如同蚕茧破开,彩蝶飞舞。那真元海瞬间膨胀三五倍,如大地衍化诸天,如沧海衍变桑田,如星辰衍化宇宙一般……

  在这一刻,苏寒有一种触摸天道的感觉。

  “这就是真武天境的魅力么?”

  苏寒呼出一口浊气,感受着自己的真元海,与之前真武地境比,明显感受到了质的飞跃,真元海境界足足提升了三五倍之多。

  “韩兄,果然绝世妖孽!”

  程灿张口结舌,他见过在各种情况下突破的例子,但就是没见过像苏寒这样,观看别人演练拳法,也能突破的。

  更何况,苏寒进入天河武院才短短两个月,程灿一路看着他,在短短两个月时间内,修为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从真武境四重,一路突破到真武境七重。

  足足愣了好一会儿,程灿这才回过神来,那张涂满五颜六色油彩的脸上,顿时爬满喜色:“韩兄,你成了真武天境强者,这一下,那些真传,恐怕都要把你视为最大威胁了。”

  苏寒笑了笑,他的目标是整个天河郡,根本不把天河武院这几个真传门生放在眼里。

  “对了,韩兄,刚才说到我的出身,我却一直不知道,韩兄到底是何方人氏。”

  程灿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前,也是有着诸多猜测。比如说,苏寒是什么隐世大家族的子弟,又或者是什么云游高人的门徒。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出身不凡。

  却没想到,苏寒笑了笑说:“我的家乡,是天河郡治下的青叶城,我爹是个小家族的家主。”

  “青叶城?”

  程灿不禁张大了嘴巴,这座小城他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苏寒这种绝世妖孽居然会出身在那里,实在颠覆了程灿的认知。

  这韩兄的出身,听起来似乎还不如他程灿啊,毕竟程灿还是在天河武院长大的。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草根出身的人物,却能在精英云集的天河武院搅动风云,强势斩杀拓跋峰和拓跋柳,让得天河武院最强势的精英都不得不开始重视他。

  一时间,程灿对苏寒更加佩服得五体投地,由衷说道:“韩兄的父亲肯定非常骄傲,有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儿子。”

  提到自己的父亲苏云海,苏寒也有些感慨。自己在天河郡城呆了这么长时间,却不知道父亲那边如何了,苏家是否一切都安好。

  记得还在青叶城的时候,苏云海曾经收到过天河郡城苏氏世家的请帖,邀请苏云海前往苏氏世家,观看苏氏世家内部的天河武会名额选拔赛。算算时间,这个时候,苏云海也该开始动身往天河郡城这边来了。

  想到不久之后就能见到苏云海,苏寒内心难免波澜起伏。

  “韩兄,我也该回去准备天河武会名额的选拔赛了。”

  程灿告辞离去,留下苏寒一人,深吸一口气,重新沉浸在突破真武天境的武道氛围当中,慢慢吸收,消化。

  半个月的时间,苏寒完全沉浸在这种氛围之中。

  直到半个月之后,苏寒这种平静的修炼,突然被打破。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