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这老贼,我杀定了
  readx();  拓跋一脉驻地深处,拓跋长老再也坐不住了,他呼的一下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苏寒那洪雷一般的宣言,不断轰轰响在他头顶上,让得他脸色难看之极。

  拓跋长老不明白的是,怎么他前脚刚扣押了那个苏家的家主,后脚这小魔王就找上门来,难道,这小魔王还有什么未卜先知的本领不成。

  在拓跋长老的房间里,还聚集着其他拓跋一脉的门人。此刻,苏寒的话,如同那黄泉地府的催命符,悬挂在众人头顶,让得他们一个个都是面色如土。

  “长老,到底怎么回事,这外城妖孽,怎么像疯了一样,他到底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

  “长老,外城妖孽指名道姓要见你,不然,你就出去见他一见。”

  “以长老真武境九重的修为,难道还会怕了他。”

  “住口。”

  拓跋长老黑着脸,打断了这些拓跋一脉门人的建议,沉声道,“来人,把老夫的话带给外头那小子,就说他要找的人就在老夫手上。如果他执迷不悟,还要大开杀戒的话,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拓跋一脉驻地外围,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在苏寒身上。

  苏寒一身白衣,踏在半空之中,面色冷酷,盛气凌人,真如杀神一般。

  突然,从拓跋一脉驻地中跑出一名武者,壮着胆子,远远的冲苏寒叫道:“韩枢听着,你要找的人就在我们手上,如果你执迷不悟,还要大开杀戒的话,就别怪我们拓跋一脉不客气。”

  “哼!不客气?”

  苏寒冷笑一声,黑龙巨爪凌空一抓,把那武者像提小鸡一般抓起来,只听一声惨叫,那武者身首异处,惨死当场。

  “拓跋老狗,你想怎么个不客气法,尽管来。只要你有一丝一毫的轻举妄动,我会立马一刀劈了你。”

  苏寒放声狂笑,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从来都是一个狂人,从来都只有他威胁别人的份,别人想威胁他,那是找死。

  “天呐,这简直是一个盖世狂人,天河武院还有谁能制得住他。”

  人群内心的震骇,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现在就算苏寒真的去劈拓跋长老,他们也不会感到太惊讶。

  “韩枢,住手。”

  只听一声呼喝从远处传来,却是谢门主带着几名元老赶到。

  “韩枢,我知道你和拓跋长老之间闹得很不愉快,看在本座的面子上,能否各退一步,化干戈为玉帛。”

  谢门主直接开口说道,他看重苏寒的天赋,此刻内心已经做了决定,只要苏寒愿意退让一步,不再找拓跋长老的麻烦,他可以不追究苏寒杀掉真传弟子和核心长老的过错。

  “哈哈……看你的面子,拓跋长老算计我的时候,怎么不见他看你的面子。不要跟我说什么狗屁规矩,也不要让我看谁的面子,今天不管你们允许不允许,这老贼,我杀定了。”

  苏寒狂笑,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盖世狂人,这是男人的血性,如果连自己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男人。

  “韩枢,不要莽撞,什么事都有可商量的余地。”

  谢门主还想劝,却见苏寒眼眸中杀气冲天,那一股来自本源的上位者气息,直接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压迫。

  在这样的压迫之下,连谢门主都忍不住后退半步,脸上浮现出惊骇。这一刻,他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真武境七重少年,而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至尊圣者一般。

  哼!

  便在这时,一声冷哼响起,一道身影从拓跋一脉驻地中飞了出来,正是拓跋长老。拓跋长老一脸的阴沉,目光像毒蛇一样在苏寒身上打量。

  “真武境七重。”

  拓跋长老眼眸一缩,他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到这种程度,简直就是迅雷不及之势。

  “来得好,受死。”

  苏寒盛气凌人,如战神降临,再次打出黑龙大掌印,向着拓跋长老抓去。

  “孽畜,谁给你的胆量,看老夫怎么削掉你的爪子。”

  拓跋长老勃然大怒,挥舞手中大剑,打出一道烈日般璀璨的精芒,威势滔天,蕴含了真武境九重强者的全力一击,连一座小山峦都可以削掉。

  轰隆……

  拓跋长老的烈芒,和黑龙大掌印撞在一起,空气中全是五彩缤纷的恐怖能量,滚滚气浪将四周席卷得寸草不生,飞沙走石,连巨树都被连根拔起。

  蹬蹬蹬!

  能量消散,拓跋长老不可思议的连连后退三四步,脸上全是震惊之色。苏寒的黑色龙爪太强硬了,他那无比强势的一剑,不但没有对黑色龙爪造成半点损伤,反而震得他自己体内真元震荡,难受之极。

  哗!人群惊诧到了极点,连谢门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拓跋长老和苏寒这一撞,吃亏的竟然是拓跋长老。

  “不可思议,他真的是真武境七重?一个真武境七重,为何会如此恐怖。”

  “他修炼的功法、武技,早已经远远超出了真武境七重所能够拥有的范畴,和这样的人为敌,实在太可怕了。”

  “哎,拓跋长老今天真的踩上硬点子了,看这架势,就算门主干涉,也很难善终啊。”

  “活该,谁让他自认为实力强横,在天河武院为所欲为。如果不是拓跋一脉针对外城妖孽在先,事情又怎么会一步一步演化成这样,有些人是真正不好惹啊。”

  人群的议论如潮水般涌进拓跋长老耳朵里,让得拓跋长老脸色难看之极。他身为真武境九重的武院元老,如果真的在一个真武境七重的弟子手下吃亏,那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一念及此,拓跋长老目露凶光,杀机更是暴涨十倍。

  “小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拓跋长老身形一闪,如同一团熊熊烈火一般,射向苏寒。大剑一引,从体内引出无数的火系真元力,如同陨石一般纷纷射下来,顿时一片火海热浪。

  “嗞~!这是拓跋长老的本源真元火,攻击力极强。”谢门主和几个元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面对一个真武境七重的弟子,拓跋长老居然连自己的本源之火都祭了出来,足见他对苏寒的必杀之心。

  “拓跋长老,住手。”

  谢门主刚想出手阻拦拓跋长老,却见眼前人影一闪,苏寒已经迎头而上,挥手布置出一大片琉璃真火,如同火焰楼阁一般一层层的垒上去。饿了足足两个月的琉璃真火张开大嘴,如同荒古凶兽一般贪婪的吞食着拓跋长老的本源火元力。

  这一幕,直接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苏寒这是什么火焰,竟然连拓跋长老的本源火元力都能吞食掉。

  “啊……小畜生,那是老夫的本源力量。”

  拓跋长老简直目眦欲裂,仰天长啸,他是火属性中等灵体,积累了数十年,才积累了这些本源火元力,结果居然被苏寒轻轻松松的吞噬掉。

  现在他失去了本源力量,整个人气机顿时萎靡下去,战斗力大降。

  “哈哈哈,拓跋老狗,谢谢你的本源力量,我的火元力更加精纯了。”

  苏寒大笑,身影一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临到拓跋长老的近前。黑龙巨爪一探,化为坚固的牢笼,直接把拓跋长老给控制了起来。

  哗!人群简直要爆炸了,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武境九重的武院元老,使尽浑身解数,最后居然还是落在了苏寒手中,任由他宰割。

  苏寒的表现太可怕了,让天河武院所有人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以真武境七重的修为,强行压制住真武境九重高手,如此逆天的手段,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普天之下,恐怕也就只有这外城妖孽了。

  ps:七月最后一天,顶着滚滚热浪求鲜花!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