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拓跋一脉的末日 第一章
  

  此时此刻,从拓跋一脉驻地里冲出许多门人,看见这一幕,一个个都是面色如土。[燃^文^书库][]

  拓跋长老是他们的靠山,如果拓跋长老完蛋了,意味着他们也完蛋了。

  拓跋长老发现自己落在了苏寒手中,顿时如梦初醒,后背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他感受到了死亡气息的笼罩,那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

  “门主救我。”拓跋长老连连呼救,虽然他早已经背叛了谢天河,可谢天河还蒙在鼓里,还把他当成天河武院的元老看待,谢天河不会让他死的。

  “韩枢,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妨先告诉本座,本座一定为你做主。”到了这个时候,谢门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始强行干涉了。否则的话,如果真的让拓跋长老这样被杀,传出去,让天河武院颜面何存,他以后怎么在其他四大势力面前做人。

  凌长老笑眯眯的,上前一步打圆场道:“门主,刚才拓跋长老一直说什么,韩枢要找的人在他手上,想来,韩枢为了这个发怒,也是理所当然。”

  谢门主立刻冲着拓跋长老喝道:“到底是什么人,还不交出来,难道你真的想死?”

  “这……”

  拓跋长老脸色难看之极,却是支吾起来,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哼!

  苏寒冷哼一声,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看向谢门主,脸色极为不善。

  他之所以暂时留着拓跋长老一条命,完全是因为担心苏云海的下落,而不是因为谢门主的干涉。如果今天谢门主真的阻止他杀拓跋长老,那么苏寒不介意和整个天河武院为敌。

  谢门主被他这样的眼神看着,不禁心中一颤,这个少年有着蔑视任何规则的资本,乃是震慑古今的奇才,今日天河武院如果不能留住他,势必是不可估量的损失。

  “天啊,门主犹豫了,难道外城妖孽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已经压倒了拓跋一脉。”

  人群惊呼,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拓跋长老也看出了谢门主的犹豫,内心不由得惊慌起来。他隐隐预料到,如果真的这么下去的话,谢门主最后放弃的,极有可能是他拓跋长老!

  “小畜生,今日老夫和你同归于尽!”

  拓跋长老心一横,使出了最后的招数——自爆真元!

  轰隆……

  强烈的轰鸣响起,震得大地都在颤抖。真武境九重强者的真元自爆,其威力恐怖之极。

  一时间,天地轰鸣,火光翻滚,爆炸产生的强烈能量,将空气都给吞噬。就连谢门主以及几个武院元老,也不得不往后急退,避开爆炸的中心地带。

  “糟糕,如此强烈的真元自爆,那外城妖孽,恐怕尸骨无存了。”

  谢门主内心痛悔之极,没想到他的片刻犹豫,竟然造成如此不可挽回的损失。

  便在这时,天地陡然一声轰鸣,从那火光热浪之中,射出一道身影。

  这身影身上,璀璨金光流转,竟如同琉璃一般,把真元自爆产生的强大冲击能量,全部吸收化解。

  这道身影,赫然就是苏寒!

  哗!所有人都沸腾了,本来他们以为拓跋长老自爆真元,玉石俱焚,这外城妖孽是死定了。

  却没想到,在如此强大的真元自爆之下,他居然还可以毫发无损,这等手段,简直就是通天彻地。

  “这是什么神通?”谢门主眼眸凝成一线,内心极度的不可思议,就算是见多识广如他,也压根没有见过如此强悍的防御神通,竟连真武境九重强者的自爆都能硬生生扛下来。

  哼!

  苏寒立在半空,冷笑一声,大手凌空一张,从那滚滚火光热浪之中,拎出一个不成形的黑色物体,砰的一下,甩在拓跋一脉驻地大门上。

  嘶~!人群再度眼眸紧缩,惊骇无比,这黑色物体,赫然就是已经自爆身亡、断绝生机的拓跋长老,身上的皮肉,都被真元自爆产生的热浪烧成了黑色。

  苏寒随手一点,将拓跋长老烧焦的尸体,悬挂在拓跋一脉驻地大门上。

  这强横之极的真武境九重元老,拓跋一脉的领头人,此刻在天河武院无数双眼睛的关注下,像死狗一样被吊在空中。

  拓跋长老那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脸上,还残留着强烈的不甘,自爆真元没能杀死苏寒,反而赔进他自己一条命去。

  一时间,权势滔天的拓跋一脉,如同一座大厦忽然崩塌,在天河武院建立的威信,也是顷刻间垮塌。

  拓跋一脉的门人,忽然全部成了落水狗,宛如过街的老鼠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大家一起上,好好教训这群混蛋,平时他们仗着拓跋长老的威风,没少欺压我们。”

  “呸,什么拓跋长老,现在就是一条死狗。”

  “上啊,废掉他们,让他们以后不能再作恶。”

  人群突然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一拥而上,拓跋一脉平时实在太嚣张了,如果他们平时能收敛一点,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种下场。

  苏寒立于半空,冷笑望着这血光冲天的一幕,现在拓跋一脉是墙倒众人推,不用他再动手,曾经的拓跋一脉就会从天河武院消失,这些拓跋一脉门人,不是死,就是废。

  一声声惨叫回荡在拓跋一脉驻地上空,让人头皮发麻。谢门主和其他几个元老面面相觑,今天的事,在天河武院历史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足以载入史册,一名武院元老的派系,就这样被一个弟子活生生的灭掉。

  然而,谢门主几人,却是谁也没有出手阻止。

  他们也清楚,拓跋一脉之所以会落到如此下场,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天河武院的人早就受够了拓跋一脉,今天苏寒杀掉了拓跋长老,刚好给了众人一个发泄的机会。

  苏寒白衣飘飘,身影直掠而下,抓起一个拓跋一脉门人,“天牢在哪里?”

  那拓跋一脉门人吓得浑身发抖,看苏寒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绝世煞星一般,哆哆嗦嗦的指了一个方向,就昏死过去。

  苏寒内心焦急,整个人如同利箭一般直射而去。

  转瞬间来到天牢,却发现,天牢里空无一人,只在天牢门口有几个狱卒,也吓得不成样子。

  “韩公子,我们招,我们招,前几日天牢里确实关了一个人,但今天一大早,拓跋长老命人把他送走了,这一切都不关我们的事啊。”

  “天牢里关的人,长什么样子。”苏寒此刻,已经恢复了冷静。

  几个狱卒连忙描述了一遍,苏寒越是听,目光越是冷酷。通过这几个人的描述,他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前几天关在这天牢里的人,就是苏云海。

  以拓跋长老的能耐,应该还不至于发现自己的假身份。那么究竟是谁?

  “韩公子,那个人好像被拓跋长老送到了明王大世子府上。”

  “韩公子,这都是拓跋长老干的,不关我们的事,别杀我们,啊……”

  几个狱卒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金色指芒森然划过,瞬间绞断他们所有的生机。

  “明王大世子!”

  苏寒目光冰冷至极,一路走出拓跋一脉驻地,让得四周所有人都是如坠冰窟。苏寒的目光,让他们觉得自己仿佛跌进了冷酷炼狱。

  离开天河武院,苏寒的身影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冲天而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