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又想吃嫩草?
  readx();  在场的所有人面面相觑,人群中的凌芝更是纳闷不已。这白衣少年,她分明感到有几分熟悉,但仔细一看却又并不认识对方。

  “这,这不是那外城妖孽?”

  一名弟子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般,指着苏寒不可置信的大叫起来。

  这一声大叫,顿时把所有人都给震住了。再仔细一看,这白衣少年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可不就是跟那外城妖孽一模一样?

  而且,他们再看这白衣少年的身形气质,显然就是那外城妖孽。

  “果然是他,刚才怎么没想到呢,整个天河武院里,会说自己不稀罕虚名的,除了他还有谁?也就只有他,总是这么张狂。”

  “先前他一直戴着面具,没想到摘了面具是这个样子,好年轻。真的难以想象,那些雷霆手段都是出自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之手。”

  “好帅,我感觉自己快要爱上他了。”

  一些女弟子更是发出花痴的声音。

  “这家伙,就是天天跟我吵架的臭小子?”

  凌芝不可置信的愣住了,她也曾经猜测过苏寒面具下面到底长得什么模样,猜了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年轻,年纪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小好几岁。

  也就是说,凌芝以前一直以为,这家伙最多比她小个两三岁。但现在看来,苏寒的年纪竟然比她小至少六七岁。

  一时间,凌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气急败坏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蒙骗了一般,有些难受。

  听到众人的议论之后,白衣少年微微一笑,并没有否认。

  这也让众人更加明白,原来他真是那外城妖孽,外城妖孽居然摘掉了一直不离身的面具,这让他们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各位,之前我由于个人原因,使用假的名字和身份,隐瞒了你们,在此说声抱歉。”

  “我和大世子之间的私人恩怨,如果有谁觉得不妥,可以当场提出来。”

  白衣少年声音朗朗,极有穿透力,目光依次从在场的每个人脸上扫过。

  在他的目光之下,就连谢门主和几位核心元老,都感觉到呼吸一滞,面前这个少年给他们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仿佛他天生就该具有这样的上位者气度。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却真实的出现在自己心里。

  “你用假身份是小事,但你和明王府为敌,就不怕连累我们吗!我建议门主将此人驱逐出天河武院!”一名武院长老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威压,索性破罐子破摔,怒斥一声。

  “不得胡言!”谢门主当即一声大喝,他谢天河岂是那种人,门下弟子表现出才能的时候就百般笼络,门下弟子得罪了强敌,就将其一脚踢出。

  “可是门主……”

  那长老还想说什么,却被谢门主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不必多说,本座意已决,天河武院绝不是那种一旦门下弟子惹上强敌,就要将其出卖的无耻势力。”

  平时优柔寡断的谢门主,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异常的坚决,似乎不管别人说什么,都难以动摇他的决定。

  “如果还有谁对本座的决定有意见,可以选择离开天河武院,道不同不相为谋。”

  谢门主也是豁出去了,一双眼睛环视一圈,带着少有的强硬。

  他作为门主,以前每做一件事,考虑的都是大局。每做一个决定,都要从天河武院的利益出发,对武院有利就去做,对武院不利就不去做。这么多年下来,他的眼里似乎只剩下了大局,根本不曾按照自己的本心去做过任何一件事。

  上次苏寒斩拓跋峰,斩拓跋柳,从谢门主的本心来说,他是不想处罚苏寒的,因为整件事苏寒并没有错。可是,他要从大局出发,要安抚位高权重的拓跋长老,所以他犹豫了。

  虽然最后谢门主还是保下了苏寒,但那一天的犹豫,在谢门主内心也形成了一个心魔。他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门主,称职的门主要做到的第一点就是公正,自己却没有做到。

  所以,今天谢门主对苏寒的袒护,实际也是在弥补那一天的过错。

  “好,好,果然不愧是门主,这样的宗门势力值得我程灿为之抛头颅,洒热血。”

  一道身影大笑着从人群里走出来,正是程灿。

  程灿的话,如同一根导火索,将许多人都给炸了出来。

  “热血忠义,是我们天河武院立宗之本,我也支持门主的决定。”

  “弟子也和天河武院同进同退,大世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莫非他还能把我们灭了不成。”

  “那大世子扣押别人的父亲,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大世子又怎样,辱人父母,可耻。”

  “妖孽兄,我们支持你。”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声援苏寒,人人心中,都存在着一股热血,只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将其引燃。

  与此同时,那一小部分指责苏寒的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大家都在义愤填膺,根本没有人管他们,他们在一片群情沸腾之中,灰溜溜的离开了会议厅。

  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要像谢门主所说,离开天河武院,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从今天之后,天河武院不再需要这些趋炎附势之辈了。

  谢门主脸色欣慰,他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决定,苏寒的存在,就像一块试金石,一下子把那些趋炎附势之辈都筛了出来。

  趋炎附势之辈,今天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要求把苏寒驱逐,来日也可能为了自身的利益,随时背叛天河武院。

  这种人不要也罢。

  今日之事,虽然不够轰动,但却俨然是天河武院内部的一次大整顿。

  武院弟子和高层,一下子走了将近三分之一。

  留下的人,都是心怀热血忠义之辈。

  在谢门主的威信,以及外城妖孽的实力号召之下,天河武院内部,一下子变成了铁板一块。所有人开始紧锣密鼓,准备迎接天河武会的到来。

  “小子你等等。”

  在会议厅大门外,一身淡黄色紧身皮甲的凌芝,裹挟着一阵天然体香,飞快的拦住了苏寒。

  这一幕就像是场景重现一般,一个多月前,在星园拍卖场门口,药王殿新药发布会结束之后,凌芝也是这样拦下苏寒。

  不过那时候,苏寒还是以“韩枢”的身份,脸上戴着面具。现在摘下面具,竟是一个年纪那么小的少年,好像陌生人一般,凌芝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举手投足之间,居然带上了一分拘谨,不像之前那么无拘无束了。

  苏寒的目光在凌芝身上停留了一秒,笑道:“怎么,又要像上次那样给我送钱?不对,你该不会是看我玉树临风,又想吃嫩草了吧?”

  “你说什么?”

  凌芝瞬间勃然大怒,没错,就是这个小子,就是这副欠揍的语气,一点都没变!

  一下子,凌芝内心那点陌生之感烟消云散,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就是想抓住眼前这个小子,狠狠的毒打一顿。

  “什么叫又想吃,谁稀罕吃了?臭小子,你再继续没正经,东西我就不给你了。”

  凌芝叉腰,怒斥一声。

  那一身紧身皮甲,勾勒出她的身材曲线,火爆得让人流鼻血。

  就算是苏寒,也忍不住冲着凌芝多看了几眼,这才问道:“什么东西?”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