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大小通吃!
  readx();  “死小子,我给你推荐的重玄金晶,你忘到九霄云外了?”

  凌芝怒火冲天,她知道那块重玄金晶苏寒不是特别稀罕,但也不至于忘得这么一干二净吧?

  “咳咳,我确实忘了,但你也不至于这么火大吧……”

  面对这个彪悍的女人,苏寒忍不住又再次头疼起来。

  凌芝瞪了苏寒一眼:“不跟你争!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随从奉上两只盒子,苏寒一看到那盒子,眼睛一亮,称赞道:“这是用玄云原木制作的木盒,玄云原木性阴煞,用来盛放兵刃,可永葆兵刃锋利。在天河郡城,能搞到这玄云原木相当不容易了,看样子你花了大价钱啊。”

  凌芝一愣,对苏寒能说出这玄云原木的名字和功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臭小子,算你有眼光。”

  凌芝冷哼一声,亲手将第一只木盒打开,盒子里是九把飞刀,正是当日那块重玄金晶打制而成。

  这重玄金晶,本来就是一块透明的金色晶石,被打制成飞刀之后,薄薄如蝉翼一般透明,阳光一射,更是如同冰入水中,化为虚无,彻底融入到虚空之中。

  而且,这重玄金晶,又无比坚硬,薄薄一片,足以切断一块钢铁。普通的神兵利器,根本无法在这薄薄的飞刀上留下任何伤痕。

  凌芝不得不佩服苏寒的眼光,想她当日还觉得重玄金晶打制成飞刀太浪费,却没想到,这重玄金晶,打制成飞刀,竟然这么出彩。

  紧接着,凌芝又打开第二只木盒,里面却是一副天蚕软甲。

  “这天蚕软甲,是西域蛮族之地产出的天蚕丝,融入了海底巨鲸之皮,制作出来的半步灵器。可以抵御一般真武天境强者的一击!”

  所谓半步灵器,实际上就是九炼凡器,在凡器里达到最高级别,但还算不上灵器。

  但在天河郡城里,能搞到这样一副软甲已经相当不容易,因为护甲不同于兵器,打造起来更有难度,好的护甲比好的兵器稀有得多。

  一副好的护甲,关键时刻,就是半条性命。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帮蕊儿解了毒,我修炼上的问题也是你帮忙解决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感谢你。”

  凌芝不自在的哼了一声。

  不得不说,凌芝这笔谢礼很有诚意,这副天蚕软甲,让得苏寒都觉得有些意外。

  “东西不错,我收下了。”

  苏寒也没有客气,直接收下。

  凌芝暗中轻舒了一口气,她生怕苏寒又臭屁一顿,这会让她很没有面子的。见苏寒愉快的收下,凌芝比自己得到了宝贝还高兴。

  “天河武会三天以后就要开始了,你准备的如何?”凌芝语气一转,又开始恢复到老师的角色。

  苏寒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道:“你对我期望值如何?”

  “真的要我说么?”

  苏寒奇怪道:“你想说就说,问我干嘛?”

  “呃……蕊儿那个小丫头,整天盼着你在天河武会上大展身手,我是她姑姑,她的希望就是我的希望吧。”

  凌芝脸色微微发红。

  苏寒却不给她含糊其辞的机会,眉毛一挑说道:“大展身手?太含糊了,具体点。”

  凌芝顿了顿,美目之中闪过一丝精芒:“如果你能打败所有对手,在天河武会上夺魁的话,我们都会为你高兴。”

  苏寒开玩笑道:“只是为我高兴?有奖励吗?”

  “有啊!”

  凌芝挺了挺饱满的胸脯,干脆利落的说道,“只要你能在天河武会上夺魁,压紫阳宗一头,随便你要什么奖励都可以!”

  在凌芝的思维里,苏寒再要什么奖励,也不外乎就是一些珍宝丹药罢了。大不了,就再想办法给他弄一副像天蚕软甲那样的宝贝。

  却没想到,苏寒听了她的话之后,却是脸色古怪,眼睛在凌芝全身上下扫了一遍,目光更是在她那火爆的身材上肆意的看了一番。

  “你看什么看?”

  凌芝猛然反应过来,俊脸涨得通红,怒道,“我说的随便什么奖励,不包括那种。”

  “哦,那就算了。”苏寒露出一副兴味索然的模样,转身走开。

  “站住!”

  凌芝一咬牙,美目中露出一抹毅然决然之色,跺脚喊道:“只要你能把紫阳宗嚣张的气焰打压下去,我可以考……考……考虑一下。”

  “只是考虑?”苏寒似笑非笑的盯着凌芝,“诚意好像不够啊!”

  “姓苏的,你这个混蛋!”

  凌芝眼里差点冒出火来,这个家伙绝对是故意的,难道他不知道,说考虑一下,基本就等于答应了吗?难道非得自己明明白白说出来吗?

  “混蛋,你给我站住。”

  看着苏寒越走越远的身影,凌芝着急起来,她知道,除了苏寒之外,天河武院根本没有其他的人,能抗衡紫阳宗的巅峰天才。

  着急之下,凌芝脑子一抽,鬼使神差的喊道:“我不跟你说了,紫阳宗的禹月很强,你能不能胜他,还是未知数。如果你真能打过他,再跟我谈条件不迟,到时候,就算你想把我和蕊儿两个大小通吃,也不是不可以!”

  凌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羞愧得简直想拔剑自尽,暗骂自己真是神经搭错了,换成以前,自己打死也不会说这种话。

  尤其,对方还是一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少年。

  他会怎么看自己?凌芝一想到这里,简直想挖条地缝钻进去。

  她鼓足勇气抬头一看,却愣住了,只见苏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很远,凌芝刚才那番话,他好像并没有听到。

  “呼~还好没听到。”

  凌芝也说不清是庆幸还是失落,身形一晃,追上苏寒,弱弱的说道:“其实,你要是能在天河武会上夺魁,天河郡里所有女人都会排着队让你挑。”

  苏寒其实也只是开个玩笑,不是真的有那方面想法,听到凌芝这么说只是笑了笑,问道:“这么说,你真希望我在天河武会上夺魁了?”

  “当然了。老实说,上次紫阳宗的雷刚阳来天河武院挑衅时,我以为天河武院没人能阻止紫阳宗的嚣张气焰了。但现在,如果非得有一份寄托的话,我希望是你,也觉得只能是你。”

  凌芝也很诚实。

  苏寒脸色一冷,似笑非笑:“为了天河武院的地位,你可以选择献身?”

  “我像是那种人?”凌芝咬住牙关,恼怒之极,她如此骄傲的一个人,对任何追求者都不屑一顾,怎么会是那种为了利益献身的人?

  这个混蛋难道就不知道,自己是想激励他,给他额外的动力么?

  “好吧,那我也正面回答你,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都会全力阻击紫阳宗。”

  苏寒的语气里,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

  往远了说,紫阳宗和他有过几次摩擦,而且还庇护了他的仇敌欧阳雨菲。往近了说,紫阳宗是大世子麾下的势力,大世子引狼入室,想颠覆天河郡,紫阳宗肯定也有一份。

  于情于理,苏寒都不可能放过紫阳宗的人。

  凌芝走了之后,苏寒对即将到来的天河武会,更多了几分紧迫感。

  在天河武会开始之前,苏寒再度来到了药王殿,他要为即将开始的天河武会做更加周全的准备。

  药王殿里,苏云海还在闭关没有出来,苏寒也没去打扰他。

  不过,已经闭关很长时间的刘茂,终于出关了。而其修为,也是从真武境三重,一下子提升到真武境四重。

  让苏寒感到奇怪的是,药王殿看起来有些门庭冷落,似乎客人不怎么多的样子。

  “师……公子,你终于来了!”

  刘茂激动之下,差点脱口喊出师尊二字。

  他和苏寒之间的师徒关系,还是属于秘密,没有任何人知晓的。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