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以理服人
  

  便在纪天南万千剑气席卷而来的一瞬间,苏寒突然双眼一睁,淡淡道:“好剑法。”

  说着,他整个身躯突然变淡,就仿佛要融化在空气中一般。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他只是整个人变得有些透明了,一道道金光从他身上流溢而过,好似琉璃光盏。

  万千剑气咆哮着将苏寒吞没进去,刺目的光芒震天而起。

  就在光芒消散的一瞬间,苏寒淡淡的身影再次出现,一身白衣纤尘不染。

  “太疯狂了,竟然硬抗!”

  “肉身无敌,太帅啦,不愧是我的偶像!”

  就连纪天南,也是满脸错愕和难以置信。他原本以为,苏寒不还手,那肯定就是要凭借身法的优势,来躲避他的攻击。

  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是要硬抗!

  纪天南也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现在的苏寒,已经不是当初青叶城那个初入真武境的少年了。

  他也已经尽量高估苏寒的实力,但这一招下来,却还是悲哀的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这个天才的妖孽程度。

  他这一记绝招,本来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度去的,结果,连人家的护体防御都没破开。

  剑气压不住苏寒,这纪天南竟然打算贴身肉搏。

  随即,他看见苏寒淡淡一笑,伸出手掌做了一个拒之门外的动作。

  而纪天南的剑,居然就像真的撞到了一扇大门一般,竟然再也无法往前进得半步。

  这个时候,四周的众人已经看得有点呆滞了,苏寒那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段,一再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纪天南眉头一挑,剑势一变,刷刷刷连削带砍,剑势如风暴一般,疾风骤雨般朝苏寒要害攻去。

  这般战斗,让得纪天南悲哀的认识到,自己就算再这样打上一年,也压根无法对苏寒造成任何伤害。

  剑气属金,而苏寒的手掌里,却涌动着强大的金属性吸附之力,所有剑气还没撞到他身上,就被分解融化,消弭于无形。

  这个时候,谢天河突然低喝一声:“一刻钟时间到了!”

  纪天南一愣,慢慢的收起剑势。眼眸中闪过绝望之色,无奈摇头,苦涩道:“是纪某败了。”

  这一败,让得纪天南的武道意志,也是濒临破碎。骄傲的剑客之心,从未受过如此强烈的打击。

  苏寒不但没还手,而且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就让他败下阵来。

  “这纪天南怎么处理?”谢天河请示苏寒。

  “没错,让紫阳宗那帮龟孙子知道,血债必须血偿!”

  苏寒这个时候,却是在观察纪天南的表情。

  如果说苏寒会对紫阳宗的谁,稍微有点不那么排斥的话,那便是这个纪天南了。

  按苏寒的想法,这次来紫阳宗,所有人全部杀光,为天河武院死去的人报仇。

  不过,这个纪天南,苏寒倒是在内心留了一线。

  虽然那些选择,对苏寒来说都一样。可是一个拥有压倒性力量优势的人,能够不凭借力量为所欲为,而是给对方选择权,这说明,纪天南至少是一个有底线的武者。

  苏寒开口说道。

  “投降,免谈。纪某只希望你们给一个痛快。”

  苏寒轻笑一声,“纪天南,我念你是条好汉,破例不杀你。”

  纪天南冷哼一声:“我既然出来叫阵,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你也不必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想让我屈膝求饶,想都别想。”

  苏寒笑了,脸色却是一沉,“作态?纪天南,我只问你一句,你出来送死,值得么?禹清风叫你出来送死,他却只会躲在最安全的地方,盘算着该怎么保住自己的利益和地位。”

  “我再问你,你出来送死,对得起你自己辛苦修炼几十年的时光么?”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没打算活着回去,可问过你生身父母么?你为禹清风而死,难道禹清风在你心目中,比生身父母地位还高?”

  苏寒语气淡然,然而他每一句喝问,却如同洪钟一般,沉重的敲打在纪天南心上。

  苏寒的话语,不仅振聋发聩,更是暗含了《梵念篇》中的灵魂力威压,一句一句喝问出来,威压一句比一句强烈,震得纪天南神色木然。一时之间,那颗必死之心,竟产生了动摇之意。

  你这么死,值得么?问过生身父母么?对得起自己么?禹清风会掉一滴眼泪么?

  苏寒每问一句,纪天南脑海之中便是一道闪电劈过,动摇着他那本来坚定不移的心灵。

  一时间,纪天南竟惶惑不已,对自己效忠了几十年的宗门,也头一次产生了抗拒之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