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吕家的无妄之灾
  

  当下,苏寒一行人找了一间环境很好的大客栈,舒舒服服的住了一个晚上。().旅途的奔波劳顿,也因此消去了大半。定代昵跑合更也母

  量量摇润考寓儿里其中最兴奋的,当属慕容桑了,他从懂事以来,一直就是流浪街头,哪住过这么豪华的地方?

  见苏寒出手大方,豪奢,慕容桑心头又难免一阵激动。虽然他好奇少主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是,这种气场,这种手笔,能是泛泛之辈吗?量匹价跑考许讲功

  量匹逗跑复番睡母更不用说,这豪华客栈的服务员,对客人都是毕恭毕敬。慕容桑活了十几年,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感觉,原来别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感觉,这么好。

  他只觉得,此生经历过的所有幸福加起来,都不如今天一天的幸福来得多。代匹昵润持许秀功

  代匹昵润持许秀功那吕家武者道。

  格量逗润考寓睡功直到将近天亮时分,激动的慕容桑才勉强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慕容桑起床的时候挂着两个大黑眼圈,倒把其他人吓了一跳。代格昵眼考更儿国

  代匹昵跑复更秀母“天南,老程,小雨,浩然,今天你们几个,分头出去熟悉云中城的环境,收集云中城的各类情报。记得把大黑也带上,让它出去散散心。至于阿杰,我把他安顿在客栈,布下灵魂力禁制,不会有人打扰到他。”

  苏寒吩咐道。定量价眼复减也国

  格量逗赋合减也养他之所以这么安排,自然是知道大黑狗心情不好,特意安排它出去散心。

  格量逗赋合减也养那武者脸色一变,似乎想喝斥慕容桑,但看到这少年满脸堆笑,一副虚心求问的模样,那斥责的语言,就说不出口了。

  同时,也是培养几个随从独立办事,独当一面的能力。量量昵眼复更也国

  格代心赋考寓秀里“少主,那你去哪?”

  沉稳的纪天南代替其他几人问道。格匹逗眼考减睡里

  匹量心润考减也国苏寒笑了笑,“我带上慕容桑,去吕家看看。”

  受人之托,自然要忠人之事,苏寒从昨天刚到云中城,就惦记着去吕家的事。他决定,先帮唐子默把这件事办好,再考虑其他。量定摇方考许秀功

  量定摇方考许秀功“这是怎么回事?”

  格量逗方考寓秀养慕容桑刚才听少主没点到自己的名字,紧张不已,生怕自己没有机会表现,不得少主喜欢,回头被少主给驱逐了。

  现在一听苏寒居然贴身带着自己出去办事,慕容桑激动不已。(800)量代摇跑合番睡养

  代匹价方复减秀里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饭之后,众人分头行动。

  苏寒带着慕容桑,根据慕容桑的指引,很快来到吕家府邸门口。匹匹昵赋持更秀里

  格代价跑考寓睡国远远的,却看到吕家府邸大门口一片兵荒马乱,不断有一批一批的武者,带着女人小孩等等家眷,神色慌张的走出来,坐上马车离开。

  格代价跑考寓睡国苏寒带着慕容桑,根据慕容桑的指引,很快来到吕家府邸门口。

  仔细一看,这吕家府邸,一片破败,到处可见断瓦残柱,似乎被人用暴力毁坏了一通。连大门口的两个石狮子,都被人砸掉一半。格格价润复番秀里

  代匹逗眼复更睡养“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苏寒见多识广,此刻也猜不透,这吕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匹匹价方复许儿养

  格匹逗跑考减讲母只是,看这些武者三五成群,带着家眷匆匆离开的样子,似乎,这吕家的人,正要从这府邸中搬离?

  便是苏寒身边的慕容桑,此刻也忍不住张大了嘴巴,呆呆道:“这……这吕家,怎么所有人都一副要逃难的样子?还有这府邸,怎么被砸成这样了?前阵子,明明还不是这样的啊?”匹格心赋复番秀功

  匹格心赋复番秀功“这真是有理说不清。”慕容桑对这吕家的遭遇倒是有些同情了,这就像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啊。

  代代价赋考寓秀功“慕容,你去打听一下,怎么回事。”

  苏寒吩咐道。定量价润刻许也功

  代代逗赋刻减儿国慕容桑极为机灵,带上一脸笑容,迎上从吕家大门口走出来的一名武者,问道:“前辈,请教一下,这吕家怎么了?是要举族搬迁么?”

  那武者脸色一变,似乎想喝斥慕容桑,但看到这少年满脸堆笑,一副虚心求问的模样,那斥责的语言,就说不出口了。定格摇赋考许儿母

  匹格摇润考许讲里慕容桑昨天晚上在客栈洗了个澡,苏寒又给他钱买了新衣服,整个人收拾下来,也是一个颇为俊美的少年郎。

  匹格摇润考许讲里那武者脸色一变,似乎想喝斥慕容桑,但看到这少年满脸堆笑,一副虚心求问的模样,那斥责的语言,就说不出口了。

  这样一个少年在你面前笑嘻嘻的,任谁都会没脾气。代定摇方持外睡里

  代代价赋刻许讲国那武者叹息一声,说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但我奉劝你一句,在这非常时期,还是离我们吕家远点吧!免得被连累!”

  “前辈你是吕家的人?吕家遭到什么祸事了吗?”定定逗方考减也母

  定量昵跑合寓儿国慕容桑吃惊道。

  “唉,这件事,本来应该是好事,但我们吕家运气不好,生生把它办成了祸事啊!唉!”量定昵赋复外睡国

  量定昵赋复外睡国见苏寒出手大方,豪奢,慕容桑心头又难免一阵激动。虽然他好奇少主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是,这种气场,这种手笔,能是泛泛之辈吗?

  匹量摇方考更讲功那武者长叹一声,显得极为萧索。

  “前辈,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桑越听越糊涂。量匹昵方合减睡养

  代格心眼刻许秀养“你可知道,前天雍家的家主遇刺的事?”

  那武者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格定逗方合寓秀母

  定代价赋持番睡国慕容桑点点头:“知道,这件事现在闹得满城风雨,昨天十六个城门都戒严了,雍家满城追捕刺客,弄得人心惶惶。”

  定代价赋持番睡国第二天一大早,慕容桑起床的时候挂着两个大黑眼圈,倒把其他人吓了一跳。

  “只是,这件事跟吕家,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不可能……”格代昵跑复减也功

  匹代心眼复减也里总不可能,那刺客,是你们吕家的吧?

  当然,最后这句话,慕容桑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定量逗赋复寓睡里

  格量逗方合外睡国那武者似乎也猜到慕容桑在想什么,苦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雍家家主遇刺,重伤难愈,用了很多方法,都不见好转。所以雍家放出话来,如果有人能治好雍家家主的伤势,就能任意向雍家提出一个要求。”

  “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慕容桑点头道。定量逗眼考减睡功

  定量逗眼考减睡功见苏寒出手大方,豪奢,慕容桑心头又难免一阵激动。虽然他好奇少主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是,这种气场,这种手笔,能是泛泛之辈吗?

  代格昵眼复许秀养那武者又苦笑一声:“我们吕家有一个客卿大丹师,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跑到雍家去,毛遂自荐,说自己有办法医治雍家家主的伤势。但实际上,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半调子,用他的方法治完之后,雍家家主的伤势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严重了……”

  慕容桑听到这里,大概就明白了。格量摇润刻减秀里

  定匹心跑刻更睡养“唉,这么说来,是那个客卿丹师办砸了事,把你们吕家连累了?”慕容桑问道。

  那武者点头道:“没错,就是被他给坑了。现在那个客卿丹师,已经被雍家给处死了,但雍家余怒未消,迁怒到我们吕家头上,甚至有人说,那个客卿丹师根本就是我们吕家指使的,说我们吕家肯定是跟雍家的竞争对手合作了,想要置雍家家主于死地……”匹量价眼刻外也母

  匹格逗赋合寓也母“这真是有理说不清。”慕容桑对这吕家的遭遇倒是有些同情了,这就像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啊。

  匹格逗赋合寓也母苏寒吩咐道。

  “可不是吗?”那武者的语气也有些愤愤,“我们吕家在云中城,一直安分守己,而且吕家是二级世家,雍家是四级世家,吕家远远无法和雍家相比,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去谋害雍家的家主?但雍家听不进我们的解释,这不,今天一大早,雍家的二公子,就带人来把吕家府邸给砸烂了,还扬言要把吕家灭族,以泄他们心头之愤。”匹匹价润考更儿功

  匹定逗方刻外秀养“雍家居然如此蛮不讲理?”慕容桑大吃一惊。

  “没错,我们家主苦苦哀求那雍家二公子,请他放过吕家一马,但那二公子说,吕家所有高层,必须死。其他的族人,也必须在今天之内流放,以后在云中城,不允许再有吕家这个家族存在。”格量逗眼考番也功

  代格心跑刻更儿母那吕家武者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愤怒和失落。

  流放,背井离乡,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遭遇到的事情。匹量心赋持更睡国

  匹量心赋持更睡国“这真是有理说不清。”慕容桑对这吕家的遭遇倒是有些同情了,这就像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啊。

  量代逗润持减睡养更别提,吕家的所有高层都要被处死,这对一个家族来说,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可以预见,这吕家,基本已经等同于完蛋了。

  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从头到尾,吕家没有一点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孟浪的客卿丹师,惹出来的祸事。量匹昵跑考减也功

  格定昵眼考外睡国就连慕容桑,也忍不住露出同情的神色。

  无妄之灾,这是真真正正的无妄之灾啊!定匹价润合外睡里

  匹定摇眼考番讲功“最关键的是,那雍家家主被那客卿丹师一弄,伤势反而更严重了。现在雍家视我们吕家为眼中钉,肉中刺,所有跟吕家有关系的人,都要倒霉!小兄弟,你也快走吧,别让其他人看见你在吕家门口逗留,否则你也麻烦了。”

  匹定摇眼考番讲功饶是苏寒见多识广,此刻也猜不透,这吕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吕家武者道。量代心方复外秀国

  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丹武至尊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