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将功补过
  

  慕容桑浑身一个激灵,知道少主的命令自己是不能违抗的,只能硬着头皮叫道:“那个姓汪的,别用你的修为境界来压小爷!小爷的修为是低点,但今天你若是杀了小爷,你们整个雍家都会后悔一辈子!”量格逗润合寓睡国

  代定摇跑考外儿母“哦!雍家会如何个后悔法?”

  汪桐冷笑道。【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格代心跑合番讲功

  匹定逗赋复许秀国慕容桑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你们雍家家主的伤势,只有我能治。”

  这话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寂静。代格心赋复番睡国

  代格心赋复番睡国尤其是,看到那绿衣少女吕子薇,依偎在吕家族长的身边,不断的抽泣。

  量定逗润合外也养那些吕家武者,一个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么一个半大少年,说自己能医治雍家家主的伤势?代量心方合减儿国

  代量逗赋合番讲母那么多成名的丹师、大丹师都医治不了这伤势,而且吕家的客卿大丹师去医治之后,反而把伤势弄得更加严重了。

  一时间,所有怀疑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慕容桑。匹匹摇眼合更也国

  定量心方合更也功慕容桑其实心里也在打鼓,七上八下,忐忑不已,小腿肚子都快哆嗦得抽筋了。

  定量心方合更也功“你不信?”慕容桑脸色一变,“不信也罢,就当我白说了,你要杀就杀吧!”

  他根本猜不透,少主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说?格匹心方复许讲功

  定定逗润合更秀功医治雍家家主?哪有那么简单,如果雍家家主真有那么好治的话,整个云中城那么多大丹师,怎么会都束手无策呢?

  更不用说,慕容桑在丹药方面,是完完全全的一窍不通。定定摇眼持许秀国

  定匹昵方刻外讲母慕容桑不停在内心给自己打气:“少主让我办的事,我必须办好,少主不会害我的……”

  “没错,雍家家主的伤势,整个云中城只有我能治。换成其他任何人,他们都没这个本事。如果你杀了我,或者杀了吕家任何人,你们雍家家主,就等着重伤不治而死吧!”量量昵赋刻减讲里

  量量昵赋刻减讲里这话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格定逗赋合许讲里慕容桑深吸一口气,一股脑把自己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

  汪桐错愕片刻,冷笑道:“少年,这算是你临死前的挣扎么?”量匹价眼合减儿母

  量格昵眼考寓讲养“你不信?”慕容桑脸色一变,“不信也罢,就当我白说了,你要杀就杀吧!”

  说着,慕容桑眼睛一闭,一副随便你杀的模样。定量逗跑考更儿功

  量匹心赋持番儿养这其实也是攻心之计,慕容桑在市井之间打混的时间长了,一些歪门邪道还是懂的。知道自己越表现出这样,汪桐可能越下不了决心杀自己。

  量匹心赋持番儿养吕家族长请求道。

  果然,汪桐眼底深处流露出一抹犹豫之色,手掌停留在半空,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冲着慕容桑的天灵盖一掌拍下去。量量摇方考寓睡母

  匹格昵眼考减秀养慕容桑见他如此,更添油加醋道:“你杀吧,杀了你就是整个雍家的罪人,如果让那雍家二公子知道,肯定不会轻饶你的!”

  汪桐深吸一口气,突然下定决心,低喝道:“装神弄鬼,汪某岂会信你这低劣的骗术?这些鬼话,你留着到阴曹地府去慢慢说吧!”匹匹价眼考许讲国

  量量昵眼持减秀养说着,掌风激荡,一掌朝慕容桑拍去!

  “且慢!”格匹心跑刻更秀功

  格匹心跑刻更秀功“这么一个半大少年,怎么可能会什么丹术医术?”

  定代昵赋持更睡母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却是那吕家族长吕正信,气势一催,将汪桐拍向慕容桑的掌风架住。

  “怎么?”汪桐不悦道。代量逗润合番讲里

  格量摇跑合番睡国“汪大人,可否听老夫说几句?就说几句。”

  吕家族长请求道。代定逗跑合更讲国

  定代逗跑刻减秀国“说!”汪桐不耐烦道。

  定代逗跑刻减秀国一股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在慕容桑内心升腾起来。

  “汪大人,我们吕家之所以得罪了雍家,是因为我们吕家的客卿大丹师,给雍家家主治伤,不但没能治好,反而搞得更严重了。”量格摇眼复番讲里

  量格摇跑合许秀国吕家族长说道。

  汪桐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这是句废话,汪桐主要是想听听,吕家族长接下来能说什么。代定昵赋持减也养

  格量价眼复寓儿里“如果,我们吕家能将功补过呢?”

  吕家族长深吸一口气,又说道。匹量摇方复番儿里

  匹量摇方复番儿里慕容桑浑身一个激灵,知道少主的命令自己是不能违抗的,只能硬着头皮叫道:“那个姓汪的,别用你的修为境界来压小爷!小爷的修为是低点,但今天你若是杀了小爷,你们整个雍家都会后悔一辈子!”

  代代摇方合外儿母“将功补过?”

  汪桐皱起眉头,冷冷的盯着吕家族长。代格心跑复番秀里

  定格价润持减讲国吕家族长呼吸急促的说道:“没错,就是将功补过,如果我们吕家还有一个客卿丹师,能够治好雍家家主的伤势,那雍家能不能网开一面,放吕家一条生路?”

  “客卿丹师?在哪里?”汪桐冷冷喝道。代格摇跑合减儿养

  定定昵方持许睡功“就是他!”

  定定昵方持许睡功“族长,这……这万万不可啊!”

  吕家族长指向旁边的慕容桑。量匹昵赋刻外儿母

  定量摇跑刻减讲里慕容桑闻言,吓得差点跳起来,一双眼睛骨碌碌转着,惊疑的打量吕家族长。

  吕家族长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气说道:“汪大人,你也别管这少年是不是真是我们的客卿丹师了,总之,我们吕家现在就聘请他做客卿丹师。如果他真的能治好雍家家主的伤势,老夫只希望,雍家能够对吕家网开一面,不要再追究吕家的过错。”代格摇眼持寓也母

  定定价赋考减睡功汪桐冷笑道:“吕族长,你在跟汪某说笑?昨天吕家一个客卿大丹师来雍家治伤,就已经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现在你居然跟汪某说,还要来第二个?”

  “吕族长,你是觉得汪某好糊弄,还是觉得雍家好糊弄?你觉得,发生了昨天那种事,雍家还会让你们吕家的客卿丹师进门么?”格代价眼复许睡功

  格代价眼复许睡功“爷爷……”那绿衣少女吕子薇,只是低泣不已。

  定代价跑合寓也母汪桐说的,确实是实情。发生了昨天那种事,如果雍家还会允许吕家的人进门,那才是有鬼。

  吕家族长却不愿放弃:“汪大人,我吕正信,愿意以项上人头做担保。如果这少年治不了雍家家主的伤势,就尽管拿老夫项上人头去赔罪好了。”代格价跑考外睡里

  代量价方持许儿母汪桐淡淡道:“吕族长,你觉得你的项上人头还值几个钱?今天汪某来这里,就是来取你项上人头的,即使没有这小子出来捣乱,你的项上人头,也早已经被雍家预定了。”

  “爷爷……”那绿衣少女吕子薇,只是低泣不已。匹量逗赋合许讲养

  格量心赋持番儿国吕家族长深吸一口气,突然转过头,问慕容桑:“小兄弟,你医治雍家家主,有几分把握?”

  格量心赋持番儿国吕家的武者,倒是都有一股破釜沉舟的觉悟。

  “啊?”慕容桑本来就心虚,被他这么一问,更是慌乱不已。代代昵方复更讲养

  格代逗方复外睡母苏寒传音给慕容桑:“说有七八分把握。”

  “七八分把握。”慕容桑定了定神,重复苏寒说的话。格代价方复更也养

  匹代价跑刻外睡功“七八分把握,好,好……”

  吕家族长闭上眼睛,思量了片刻,突然睁开,果断道:“老夫以吕家所有人的性命作担保,如果这少年治不好雍家家主的伤势,吕家所有人自杀谢罪!”匹量价眼刻许秀母

  匹量价眼刻许秀母汪桐淡淡道:“吕族长,你觉得你的项上人头还值几个钱?今天汪某来这里,就是来取你项上人头的,即使没有这小子出来捣乱,你的项上人头,也早已经被雍家预定了。”

  匹格价跑考减也国这话一出,吕家武者顿时沸腾了。

  “族长,这……这万万不可啊!”格匹心赋刻寓秀里

  匹代逗润合外也母“这么一个半大少年,怎么可能会什么丹术医术?”

  “别嚷嚷了,族长这么决定,肯定有他的道理。”定格逗润考更睡国

  代代价润持更秀里“我支持族长的决定,反正我们吕家高层处死,其他人流放,这样的结局跟灭族有什么区别?倒不如放开手去搏一把,死马当活马医了,或许会有一线希望呢?”

  代代价润持更秀里“族长,这……这万万不可啊!”

  “好了!”格匹心眼合减讲里

  量匹昵眼持更讲里吕家族长喝道,“如果你们还信任老夫这个族长的话,就让老夫代替你们做一回主。我们吕家,如今经不起更多的分裂和风浪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好,我们支持族长的决定。”格量昵眼合寓睡养

  量代昵跑复更睡功吕家的武者,倒是都有一股破釜沉舟的觉悟。

  慕容桑却紧张得手心直冒汗,他头一次被这么多人的眼光同时打量。匹量昵跑持外儿国

  匹量昵跑持外儿国吕家族长说道。

  代格昵跑持减睡国头一次被这么多人信任。

  可以说,现在吕家上上下下几百条性命,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格匹心方考许讲国

  定代逗跑合更秀里慕容桑明白,这些吕家武者未必就是全然的信任自己,也许只是抱着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

  但是,即使是这样,慕容桑也感受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定代价方合外讲养

  格代摇眼持寓也里尤其是,看到那绿衣少女吕子薇,依偎在吕家族长的身边,不断的抽泣。

  格代摇眼持寓也里一时间,所有怀疑的目光,纷纷投向了慕容桑。

  一股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在慕容桑内心升腾起来。代格心方刻外讲养

  匹匹价跑考寓也功汪桐皱起眉头,他没想到吕家族长居然拿全体族人的性命作担保,这样的大事,就不是他一个二公子的随从能决定的了。

  “此事待我回去禀报二公子,再给你们回复。在那之前,吕家所有人不许出府,发现一个杀一个。”代定摇润复更秀母

  匹量昵润合番也国汪桐冷冷喝道,随即转身飞走。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