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隔空诊断
  

  readx;  慕容桑同样也回不过神来,他刚说出这个答案,就感觉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唰的凝聚在了自己身上,带着惊讶,怀疑,震撼……量量昵赋考寓讲国

  格定摇跑合外秀母就连那吕家族长,看慕容桑的眼神都瞬间变了。[起舞电子书]

  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身上有什么魔力似的,能牵动其他人的情绪。那种感觉,是慕容桑从来没有过的。代代价赋复寓秀养

  定代逗赋复寓讲国不过,慕容桑也清楚,这种感觉,是苏寒为自己带来的。

  “少主究竟是什么来头?随便露一手,就能震慑住这吕家的所有人,莫非,少主是四级世家的人不成?还是隐世宗门的弟子?”格定心眼考更儿功

  格定心眼考更儿功汪桐又道。

  匹量心眼合减也养慕容桑想来想去,却觉得这二者,苏寒都不像。

  莫非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四级世家和隐世宗门更强大的存在吗?定定摇润合更也功

  匹量昵润复更秀功一时之间,慕容桑的脑袋简直都不够用了。

  突然,慕容桑发现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定的看着自己。量格价跑复减也功

  格匹价方考外儿养慕容桑立刻装模作样的清咳一声,看向那出题的武者,淡淡道:“还用继续考吗?”

  格匹价方考外儿养这吕芸老祖,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不用了,不用了。”量格逗赋合番儿功

  代代心眼持许也里那出题的武者连忙说道。

  吕家族长也道:“这道题,足以证明慕容公子是有丹道造诣的,不用再继续考了。慕容公子,刚才是老夫唐突了,有眼无珠,老夫在这里向慕容公子赔罪。”定定昵眼考寓秀功

  量定价跑合寓儿里慕容桑注意到,吕家族长连称呼都变了,足以见得刚才那道题,对他的震撼有多大。

  “不不,吕族长太客气了。”慕容桑也知道,这怪不得人家,实在是自己太不像丹师了。如果不是少主在背后指点的话,那道题,自己甚至连题目都读不懂。匹定价眼刻番睡里

  匹定价眼刻番睡里苏寒内心暗道,这下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吕家人提到吕芸,脸色都很古怪了。同一家族的两个老祖打架,还打得两败俱伤,差点双双陨落,这说出去,绝对是惹人耻笑啊。

  匹匹逗跑复寓讲功吕家族长却道:“实在太抱歉了,慕容公子本意是想帮我们吕家,我们却怀疑这,怀疑那。现在想起来,很是过意不去。”

  说着,吕家族长站起来要给慕容桑赔礼。代代心润合减睡里

  定定心方复许儿养慕容桑连忙拦住他:“吕族长如果真过意不去的话,就帮我一个忙,我想找你们吕家的吕芸老祖,不知道她现在在不在这里?”

  “吕芸老祖?”代格心赋考减讲里

  定代价方刻更讲养吕家族长一愣,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慕容公子你找她……”

  定代价方刻更讲养吕家族长一听,顿时大喜过望。[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难道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慕容桑问道。定量昵跑考更儿养

  匹代价润合外秀功实际上,吕芸到底是谁,慕容桑根本不知道。只不过是遵照苏寒的传音,提出问题罢了。

  见苏寒似乎对这吕芸老祖的事很上心,而吕家人听到她的名字时,神色却都很古怪,慕容桑也觉得好奇。代格心眼刻更儿里

  定匹昵方复番秀功这吕芸老祖,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说到吕芸老祖,吕家的气氛,却是一下子整体沉重起来。定量价方复寓也养

  定量价方复寓也养“不用了,不用了。”

  格量心方复更儿功吕家族长苦笑道:“不,吕芸老祖今年只不过一百三十岁左右罢了,还在人世。不过,她已经不在吕家了。”

  “那她在哪?”慕容桑追问道。匹代心赋考寓讲母

  格格价跑考寓秀国吕家族长叹息道:“唉!这件事说起来,确实感觉有些难以启齿。三十年前,吕芸老祖和吕家另一位老祖起了冲突,最后竟然演变成生死决斗,两人打得天昏地暗,两败俱伤,都受了不轻的内伤,实力大跌,差点双双陨落。从那之后,两位老祖都搬出吕家疗伤了,吕芸老祖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云中城附近的齐云山。”

  “原来如此。”格格昵眼考更讲国

  代格摇跑刻番儿国苏寒内心暗道,这下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吕家人提到吕芸,脸色都很古怪了。同一家族的两个老祖打架,还打得两败俱伤,差点双双陨落,这说出去,绝对是惹人耻笑啊。

  代格摇跑刻番儿国“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啊。”

  而且,这对家族实力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难怪吕家现在沦落成二级世家了。如果吕芸不是受伤实力大跌的话,吕家绝对可以跻身四级世家的行列,也不用被雍家苦苦相逼到这个地步。匹格昵眼合减讲母

  格匹价赋合外讲养苏寒也大致搞明白了这世家分级的制度,说白了,之前天河郡城的纳兰世家和苏世家,也就是世家中最低的一级世家而已。吕家是二级世家,论起实力比一级世家强盛许多,但要和四级世家雍家比起来,就差远了。

  苏寒想了想,又传音给慕容桑,说了几句话。格格心润考寓也功

  定量心眼合寓儿功慕容桑便问道:“吕族长,那齐云山应该如何去?”

  “慕容公子要找吕芸老祖?那齐云山有护山阵法,需要老夫和吕家七大长老一起出手,才能解开阵法。只不过,现在雍家严禁我们吕家所有人出门,实在是暂时无法帮到公子你啊。”匹定心润复外睡母

  匹定心润复外睡母不过,慕容桑也清楚,这种感觉,是苏寒为自己带来的。

  量量价眼复许也母吕家族长道。

  慕容桑接受了苏寒的指示,笑道:“既然如此,我帮吕族长搞定雍家的事,吕族长带我去见吕芸老祖,咱们就扯平了,如何?”量格心眼刻更儿功

  格代心跑刻外讲养“当然,当然可以!”

  吕家族长一听,顿时大喜过望。量量价方持寓儿母

  匹定逗眼持更睡养便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来报,雍家的人来了。

  匹定逗眼持更睡养慕容桑同样也回不过神来,他刚说出这个答案,就感觉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唰的凝聚在了自己身上,带着惊讶,怀疑,震撼……

  吕家族长一听,连忙带着族中所有的高层长老,出去迎接。代代价润刻寓讲母

  格量价润合减讲里苏寒对慕容桑使了个眼色,两人也走出门去。

  雍家来的人,仍然是刚才那汪桐。代格昵眼合寓也国

  格匹逗眼复许儿母“汪大人,我们吕家将功补过的提议,雍家二公子认为如何?”

  吕家族长紧张的问道。格定心润复外儿国

  格定心润复外儿国苏寒内心暗道,这下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吕家人提到吕芸,脸色都很古怪了。同一家族的两个老祖打架,还打得两败俱伤,差点双双陨落,这说出去,绝对是惹人耻笑啊。

  代定摇眼考更儿母汪桐摇头,神色冷淡道:“你们不用去医治了。”

  “啊?”匹代价眼合许秀里

  定匹昵眼持寓也功吕家族长一听,顿时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脸色煞白。

  “怎么回事?”定匹昵润持更睡养

  代匹价跑合外秀养“雍家二公子不同意吗?”

  代匹价跑合外秀养见苏寒似乎对这吕芸老祖的事很上心,而吕家人听到她的名字时,神色却都很古怪,慕容桑也觉得好奇。

  吕家武者纷纷问了起来。匹定价赋复寓睡养

  格格价跑刻寓秀母汪桐淡淡道:“别慌,我还没说完。二公子不同意你们的丹师进府去医治,因为他不信任你们吕家的丹师,担心像上次那样,再出问题。”

  “不过,二公子说,可以让我描述一下家主的伤势,你们的丹师按照描述,给出诊断方案。雍家会看情况决定用不用你们的诊断方案,如果方案有用的话,自然会放你们吕家一马。”匹代昵润刻更儿里

  格量价润复许秀国汪桐又道。

  “这……二公子的意思是说,要我们的客卿丹师,隔空诊疗?”匹匹逗赋持外讲母

  匹匹逗赋持外讲母“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丹师当面都医治不好,我们的丹师却要隔空诊疗,什么道理嘛,这怎么可能治得了。”

  代匹昵润合外儿里吕家族长皱眉问道。

  “这怎么行。”代代逗润刻许秀功

  量定价眼持番睡功“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啊。”

  “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丹师当面都医治不好,我们的丹师却要隔空诊疗,什么道理嘛,这怎么可能治得了。”代代摇方考番秀母

  定定昵润考减也功吕家武者纷纷抗议起来。

  定定昵润考减也功汪桐又道。

  汪桐淡淡道:“这是我家二公子的底线,如果你们吕家不同意的话,那这将功补过之事,也就不用再提了。”匹匹价跑合番也里

  代代价赋复更秀功“慕容公子,你看……”

  吕家族长犹豫的望向慕容桑。定匹昵赋复更儿母

  定格价润复许秀功慕容桑笑道:“这样一来,即使你们雍家家主的伤势好转了,但如果你们不说的话,我们岂不是永远不知道?”

  汪桐不悦道:“雍家是四级世家,家大势大,岂会做这种没品的事?放心,如果真的能医治好,不光放过吕家所有人,而且诊费也一分不会少你的。”匹定摇润持更也功

  匹定摇润持更也功慕容桑接受了苏寒的指示,笑道:“既然如此,我帮吕族长搞定雍家的事,吕族长带我去见吕芸老祖,咱们就扯平了,如何?”

  代格逗跑刻外讲母慕容桑气定神闲的笑了笑,站起来往汪桐的方向走了几步,嗅了嗅,突然道:“你们家主,是不是用了月桂安息香?因为你们家主遇刺受伤以后,每夜伤口溃烂流脓,疼痛难忍,难以入睡,所以才会用此香来帮助安眠?”

  “你怎么知道?”格匹逗方复减秀国

  格匹逗润持外秀功汪桐陡然吃了一惊,这月桂安息香,无色无味,怎么可能会被辨认出来?

  慕容桑笑道:“月桂安息香固然无色无味,但当它碰到银光草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淡淡的特殊气味,没有闻过这气味的人,很难察觉。我猜你们雍家家主房间里,应该养了几盆银光草吧!”代匹逗方持减讲国

  量格心赋考外秀母“而且,你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也经常进出雍家家主的房间,所以身上才会沾染了这种气味呢?”

  量格心赋考外秀母这些话,自然都是苏寒教他说的。慕容桑也觉得神奇,少主明明没去过那个雍家,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慕容桑一口气说完,汪桐一时间竟无言以对。定匹心跑持许秀养

  匹定心跑复寓讲养因为慕容桑说的,全部是事实,简直就像是他亲眼看到了一般。

  慕容桑见汪桐哑口无言,内心忍不住一阵激动。量格价赋刻减儿母

  匹量逗眼合外讲功这些话,自然都是苏寒教他说的。慕容桑也觉得神奇,少主明明没去过那个雍家,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苏寒的神秘、强大,在慕容桑的内心,一再的放大,简直达到了高山仰止的地步。定定逗赋刻番讲国

  定定逗赋刻番讲国慕容桑见汪桐哑口无言,内心忍不住一阵激动。

  定匹价跑持外儿里便在这个时候,苏寒又传音对慕容桑做了一番指示。

  慕容桑听完之后,便对汪桐笑道:“姓汪的,你们雍家家主的伤势,是不是伤口周围总是鼓起成片的燎泡,像蟾蜍的皮一样,怎么也愈合不了?是不是每天夜里到了子时,就会全身发冷,冻得难以入睡?”定格逗方复减儿养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丹武至尊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