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六十章 狠狠敲诈
  ").src="http://www.fs23.com//.js?cdnversion="+().getHours();

  汪桐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无语了。格格昵养匹价心寓量匹摇功定心价外他怎么也想不通,慕容桑这样一个半大少年,怎么会拥有如此神奇的能力?他甚至还没开始描述雍家家主的伤势,慕容桑就能把雍家家主的伤势,猜得七七八八?“你也不必太惊讶,这个很好猜,因为你身上不但有月神安息香的气味,而且还有海木棉的气味。海木棉据我所知,一般都用来调配天蟾奇毒的解药。什么人会用到天蟾奇毒的解药?那自然是身中天蟾奇毒的人了。”定格价养匹价昵寓定定价养代价价外慕容桑侃侃而谈,“我猜,你们雍家家主身上的伤势,应该跟身中天蟾奇毒的表现非常相似,所以很多前去诊断的丹师,都认为他身中天蟾奇毒。因此,这些丹师都用海木棉给他调配解药。”“不过可惜的是,你们雍家家主其实不是中了天蟾奇毒。因为,月桂安息香、银光草这两味灵药,对天蟾奇毒具有强烈的催生作用,三者碰到一起,会产生强烈的化学反应,数倍放大天蟾奇毒的毒性。如果你们雍家家主,是真的中了天蟾奇毒,那他早该暴毙而亡了,哪还能撑到今日。”量格逗母量昵昵寓量格逗母量昵昵寓而且,他的脸上、脖子上,有着大片的火红色燎泡,乍看之下,非常骇人。量定昵功量摇价寓慕容桑一口气说完,整个吕家大厅里一片寂静。汪桐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代格逗母匹价逗更量量摇母量昵价许而那吕家族长,更是脸泛潮红,胸脯不断的剧烈起伏,显示着他内心的极度激动。他实在无法不激动,慕容桑的一番表现实在完美无缺,简直就像是吕家的救星一般。代格摇功量摇逗许代量逗里量价摇寓在吕家所有人走投无路的时候,突然天降这么一个神奇的少年,难道,真是有神灵在保佑吕家?代量逗里量价摇寓雍家家主点头道:“没错,你提要求吧。雍家财力还是有一些的,不管是灵级灵药,还是其他的一些修炼材料,相信雍家都能为你提供。”一时间,所有的吕家武者,看着慕容桑的眼神,都充满了希冀和期待。量匹价母定昵价寓代代昵母定价价寓唯独那依偎在吕家族长身边的吕子薇,却是一直盯着慕容桑身后的苏寒,不住的打量,目光中有点疑虑,有点好奇,还有点不解。突然,有人出声,打破了寂静。匹格心养量昵逗许代量价里定价价更“少年人,那你便说说,老夫身上这伤势,到底是什么,应该如何根治?”这打破寂静之人,却是汪桐身后一名身披斗篷的随从。代匹摇功格昵价番代匹摇功格昵价番雍家家主道。定定昵里量摇心外这随从一边说话,一边走上前来,越过汪桐,站到慕容桑跟前,一把掀开头上的斗篷。众人看到这随从的真面目,却是一名老者,个头也不算高,身体也不算魁梧。但就那么一站,气场自然散发,便给人一种掌天控地的压迫感。格代心国量摇昵外代代心养格逗价更仿佛这老者随便一句话,便能决定在场所有人的生死一般。很显然,这是一种上位者的气度。这老者,虽然是穿着随从的衣裳,但很明显是那种习惯了一言九鼎的人,上位者的气质,几乎是刻在骨子里的。匹定逗国格摇摇番定定摇国匹价摇外观其修为,竟然是灵境中阶,也就是灵境四到六重之间,通常被尊称为地灵境。定定摇国匹价摇外“雍家家主大驾光临,按理说,小子应该深感荣幸的。不过,这治伤之事,对心神耗费较大,咱们就不绕弯子了,这诊疗费,可不便宜啊。”而在场其他的人,修为不是真武境巅峰,就是小灵境,也就是灵境一到三重。代量心国定昵心许定定昵国定价摇外小灵境和地灵境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可以说,这老者一个人,转念之间,就可以把在场所有人全部灭杀数十次。格匹心母定逗逗减匹定逗母匹昵心外只不过,这老者的气机,目前显得有些停滞和微弱,显然不是地灵境强者的巅峰状态。而且,他的脸上、脖子上,有着大片的火红色燎泡,乍看之下,非常骇人。代匹摇国匹昵昵外代匹摇国匹昵昵外“这……这是雍家家主啊!”格定摇功代昵摇番“这……这是雍家家主啊!”“雍家家主,居然亲自驾临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匹量心国量摇逗外定代价养格昵摇番“太不可思议了,好强烈的气场,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人物啊。”吕家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惊讶到了极点。量格摇里量价昵更匹代心里格摇逗减吕家族长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这雍家家主,居然亲自前来。匹代心里格摇逗减汪桐此时此刻,已经彻底无语了。看来,这雍家家主的伤势,的确是严重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格代逗母量昵价番匹匹摇功量摇昵外就连苏寒也是有些惊讶,目光微微一凝,不动声色的打量起这雍家家主来。光看外表,这雍家家主的模样,还真不像作风非常霸道之人。难道,外界所说的雍家作风非常霸道,是谣传?匹匹逗国匹逗价番定定昵养量摇价寓一见雍家家主亲自出现,慕容桑的后背,顿时唰的一下布满冷汗,他完全没料到这一出啊。雍家家主,那是什么概念?定定价功量心摇外定定价功量心摇外慕容桑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么多,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的诊疗能力的话,那只能说,在下和雍家家主之间,没有缘分,这伤也没有必要让在下来治了。”定量摇功定逗价寓四级世家的家主,对于他这种市井少年来说,那根本就是和草民觐见国王差不多啊。“我要向少主学习,绝不能给少主丢脸!”定量逗功定摇心番代匹逗里定昵心寓慕容桑拼命压制住紧张的情绪,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雍家家主大驾光临,按理说,小子应该深感荣幸的。不过,这治伤之事,对心神耗费较大,咱们就不绕弯子了,这诊疗费,可不便宜啊。”定匹价功匹心昵减匹量摇里代昵价许慕容桑笑道。匹量摇里代昵价许尤其是听到重伤不愈的原因已经被判断出来了,马上就可以痊愈,这对于雍家家主来说,简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诊疗费?你尽管开,雍家别的没有,钱还是出得起的。”匹代逗里匹逗昵更匹量心养定摇摇寓雍家家主道。“呵呵,小子不缺钱。主要是想看看这雍家,有没有我感兴趣的东西。”格匹逗里量逗逗更定量昵母量价逗更慕容桑语气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仿佛这雍家家主的出现,并不能引起他的足够重视似的。他这番做派,不用说自然是苏寒授意的。量代摇里量昵昵外量代摇里量昵昵外毕竟,除开疼痛难忍不说,谁都不会希望自己一直顶着满头燎泡的。如今听到有痊愈的希望,那自然是越快越好。代格昵功格价昵寓“小伙子。”雍家家主脸色一沉,“你这番做派可不怎么痛快。”慕容桑笑道:“雍家该不会如此小气吧?”代量摇母量心价减格格摇养格摇摇许“不是小气,而是你难以让老夫信服。你到底能不能根治老夫身上的伤,还是个未知数。一切还没有确定,你却先开口跟老夫谈条件,让人很难相信你的诚意。”雍家家主道。格量昵国匹价逗减量量昵母量摇摇许慕容桑摇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那么多,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的诊疗能力的话,那只能说,在下和雍家家主之间,没有缘分,这伤也没有必要让在下来治了。”量量昵母量摇摇许“这……这是雍家家主啊!”“年轻人,你这算是要挟老夫?”雍家家主的声音沉了下来。格匹逗母格摇逗番量格价养量心心寓他雍家家主纵横云中城这么多年,还从来没人敢要挟过他。没想到,今天这记录,却被一个平平无奇的少年人给打破了。“呵呵,家主大人慢慢考虑,反正你重伤不愈的原因,在下已经判断出来了,就看家主你愿不愿意快点痊愈了。”慕容桑笑道。代代价养定昵心寓代代摇国代心心番这也是苏寒的策略,他做出一副不急的样子,但雍家家主却不能不急,因为雍家家主的身上的伤势,一天比一天恶化,根本拖不了几天。这样一来,自然是苏寒这一边占尽优势。格量昵功量心摇许格量昵功量心摇许这随从一边说话,一边走上前来,越过汪桐,站到慕容桑跟前,一把掀开头上的斗篷。格代心养代逗心寓尤其是听到重伤不愈的原因已经被判断出来了,马上就可以痊愈,这对于雍家家主来说,简直是无法抵挡的诱惑。毕竟,除开疼痛难忍不说,谁都不会希望自己一直顶着满头燎泡的。如今听到有痊愈的希望,那自然是越快越好。量匹心养格价昵许量代昵养代价心寓雍家家主脸色变幻不定,迟疑片刻,最终是重重叹了一口气。“罢了,罢了。如今的年轻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怪老夫重伤不愈,给了你敲竹杠的机会。”定格心养匹摇逗更匹匹昵养代价价番雍家家主叹道,语气里还带着些许不甘,显然觉得,自己是被眼前这年轻人讹了。匹匹昵养代价价番毕竟,除开疼痛难忍不说,谁都不会希望自己一直顶着满头燎泡的。如今听到有痊愈的希望,那自然是越快越好。不过,苏寒可不管雍家家主怎么看,他更关心的是,自己该怎么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敲诈这雍家一笔。量格价功定昵摇更格量逗养匹逗昵外“家主大人这是同意了?”慕容桑笑道。雍家家主点头道:“没错,你提要求吧。雍家财力还是有一些的,不管是灵级灵药,还是其他的一些修炼材料,相信雍家都能为你提供。”格匹心母定心昵减格代价国匹价摇更这雍家家主倒真是个人物,虽然明知道被慕容桑讹了,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丝毫心痛之色,光这一点,就足以让苏寒对他刮目相看。慕容桑装模作样的想了想,其实是在聆听苏寒的指示,随后道:“那就六株灵级灵药,再加十万下品元石吧。”定代昵里匹逗心外定代昵里匹逗心外唯独那依偎在吕家族长身边的吕子薇,却是一直盯着慕容桑身后的苏寒,不住的打量,目光中有点疑虑,有点好奇,还有点不解。ad_950()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