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针锋相对
  雍琦有些吃惊的看了苏寒一眼,答道:“没错,据说二公子前段时间跟一个二级世家过不去,想灭了那二级世家,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老爷子耳朵里,老爷子大发雷霆,勒令二公子亲自去那二级世家道歉,还狠狠责罚了他。二公子因为这件事,非常不服气,据说他要找出是谁把这件事捅到老爷子耳朵里的,然后狠狠报复那个人。”

  “你们不都是雍家的子弟吗?为什么你们尊称他二公子?”苏寒又问道。

  雍琦苦笑一声,“兄台你有所不知,二公子天赋超群,是家族的核心子弟,地位比起族老来也不差多少。像我们这些人,地位都比他低一等。”

  “原来如此。”

  苏寒了然。

  便在这个时候,一名雍家族老来到大厅中,问道:“还有谁没来?”

  “也就只有二公子没来了。”

  大厅中一名雍家青年答道。

  “好了,不等他了。采石盛会的时间快到了,先出发吧。”

  那雍家族老,很快做了决定。

  “丰老,如何就不等本公子了?”

  一声冷哼陡然传来。

  伴随着这声冷哼,只见一面色冷傲的青年带着几个随从,从大厅门外走进来。

  青年身穿银灰色毛皮大氅,一双略带银色的瞳孔,冷冷盯着在场的众人。

  “二公子,你误会了。我也是怕误了时辰,让那些其他的四级世家戳我们雍家的脊梁骨,说我们雍家架子大。毕竟,家主重伤未愈,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盯着我们雍家……”

  这丰老,竟然客客气气的向雍二公子解释起来。

  一个家族族老,对一个家族后辈如此小心谨慎,这幅场景不管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丰老,你多虑了。越是这个时候,就越要让那些不知好歹的人看到雍家的威严。”

  这雍二公子的为人,显然是作风非常霸道。

  那丰老也不便多说什么,胡乱应了几声。

  雍二公子双眼一扫,目光一下子落到苏寒身上。

  “这是谁?”

  雍二公子淡淡问道。

  “二公子,这是老爷子聘请的赌石顾问。”丰老扫了苏寒一眼,说道。

  “赌石顾问?”

  雍二公子哼了一声,目光在苏寒身上打量。

  便在这个时候,雍二公子身后一名随从上前两步,在雍二公子耳边嘀咕了几句。

  雍二公子听完,目光一下子变得森冷起来,淡淡打量着苏寒。那双略带银色的瞳孔深处,流露出些许淡淡的杀意。

  苏寒一看他这模样,就明白,这雍二公子因为吕家的事,被雍老爷子狠狠责罚,他显然是知道,把这件事捅给老爷子的人,就是眼前的苏寒了。

  虽然即使苏寒不说,老爷子也早晚会知道吕家的事,不过看这雍二公子的神情,显然是把这笔账全部算在苏寒头上了。

  不过,这雍二公子固然霸道,苏寒却也不是省油的灯。

  当下,苏寒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望着这雍二公子,神态淡然,不卑不亢。

  “既然是老爷子请来的赌石顾问,想必你在赌石方面,有些本领?”

  雍二公子语气淡淡,听不出有什么喜恶。不过,他说话之间,却是有意催动了一些威压。

  陡然间,铺天盖地的威压扑向苏寒,这雍二公子,气势催动之间,竟然已经是灵境三重的强者,也就是俗称的小灵境巅峰。

  如此年轻,就已经有这般修为,在这雍家,倒确实有狂傲的本钱。

  只是,雍二公子再狂傲,本领再高强,苏寒又岂会怕了他?

  苏寒气势一催,直接将那雍二公子的灵境三重威压架住。

  这下,雍二公子顿时有些惊讶,面色微微一变,目光深邃的看向苏寒。

  苏寒呵呵一笑,“有没有本领,不是我说了算。你可以去问问雍老爷子。”

  “放肆,老爷子这三个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那边紫衫青年雍景突然拍案而起。

  “雍景,你还没够?”雍琦也站了起来。

  “好了!”

  雍二公子声音不大,简单的两个字,把两人的争执压了下去。

  “赌石顾问,不得说,你很狂。”

  雍二公子仔细的打量着苏寒,似乎要把苏寒上上下下看个透彻。

  苏寒漠然一笑:“哦?狂在何处?”

  “本公子问你问题,你却不正面回答,这就是狂。如果换在平时,你此刻已经死了上百次。”

  雍二公子目光深邃的打量着苏寒。

  苏寒失笑道:“我说我有本领,你也不会信。既然如此,倒不如省省口舌,大家都把精力保留下来,去做些更有意义的事。”

  “在你眼里,什么是更有意义的事?”雍二公子淡淡道。

  苏寒耸耸肩,“我不知道什么是更有意义的事,我只知道,在这里浪费唾沫,是最没意义的事。”

  此时此刻,在场的其他雍家青年,已经都停下了手上的事,目光纷纷往这边看来。

  显然,大家都想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灵境一重少年,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于公然顶撞在雍家地位很高的雍二公子?

  虽然这少年是雍老爷子请来的,但也不代表关键时刻老爷子就会护着他。众人都觉得,一边是自己的孙辈,一边是外人,雍老爷子会偏向哪个,那是不言而喻的。

  “二公子,采石盛会的时间快到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出发吧,这些小事可以先放放。”

  雍琦一看气氛不对,立刻开始打起了圆场。

  雍二公子却摆了摆手,“今天谁也别劝,既然这小子说浪费口舌没有意义,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本公子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底气,敢在雍家大院里这么狂。”

  显然,苏寒油盐不进的态度,也是勾起了雍二公子的火气。

  苏寒微微一笑,却是泰然自若。虽然在雍家大院里,但是苏寒不觉得这就是什么龙潭虎穴,刀山火海。

  依旧是稳如泰山,并没有任何惊慌失措。

  说到底,他还是不觉得眼前的雍二公子,能够对他形成什么致命的威胁。

  现场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就随时可能剑拔弩张。

  那丰老见势不妙,也上来劝道:“年轻人火气大,也是正常的,不如各退一步。以雍家的身份,也犯不着跟一个江湖散修计较什么。”

  雍二公子冷冷一笑:“丰老此言差矣!今天不跟这个江湖散修计较,明天就有更多的江湖散修敢于骑在雍家头上撒野。长此以往,雍家还有什么威严?今天谁也不必劝我,我意已决。”

  “二公子,你……”

  丰老本来想再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巴。这种事,反正跟他也没关系,他何必多此一举呢?

  苏寒淡漠一笑:“有意思,堂堂雍家,难道就要靠打压散修来彰显自己的江湖地位?有你们这样不成器的孙辈,只怕老爷子也要哀叹自己后继无人。”

  说着,苏寒语气骤然一冷:“既然如此,我不介意教教你怎么做人。或许若干年后,你会发现自己今天的举动有多么幼稚,到时候对我心生感激,也说不定呢?”

  说到这里,苏寒目光横扫,扫过在场所有人面前。

  “还有你们其他人,还有谁要一起指教的?都站出来吧,省的到时候啰啰嗦嗦,没完没了。”

  苏寒语气森冷,本来,他还对这雍二公子有些好奇。现在看来,雍二公子也不比雍景之流高明太多。

  仅有的高明之处,或许就是修为和天赋了。

  只是,这种东西,在苏寒面前,又谈得上什么优势?

  来雍家,本来就不是出自苏寒的本意,如果不是因为欠雍老爷子一个人情,想在采石盛会上还掉的话,也许今天苏寒都不会站在这里。

  为了还老爷子的人情而来,却遭到百般刁难,以苏寒的性格,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