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章 撞破真相
  两人来到赌石街区,目标很明确,只找超大型的赌石店铺。

  寒铁精魄这种价值连城的天地瑰宝,也只有超大型的赌石店铺,才有可能吃得下来。

  这段时间,苏寒在采石盛会上赌中一块千年难遇的寒铁精魄,这件事早已成为一个传奇,传遍了云中城的大街小巷。

  赌石街区的人,也许不知道苏寒长什么样子,但他们却知道雍琦长什么样子。

  传说中,苏寒跟雍琦关系不错。

  孙不地不最技克星指球克冷

  孙不地不最技克星指球克冷只是,这奇人,竟然这般年轻,比雍琦还要小个两三岁。

  所以,当他们琦和一个白衣少年结伴来到赌石街区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那赌中寒铁精魄的奇人出现了。

  只是,这奇人,竟然这般年轻,比雍琦还要小个两三岁。

  这着实让赌石街区的人,感到非常惊讶。

  苏寒和雍琦所到之处,处处拥堵,所有人都争着想赌中寒铁精魄奇人的真面目,甚至有人还呼朋引伴,拖家带口的来br>

  “兄弟,你可真是出名了。”雍琦笑道,语气中丝毫没有嫉妒之意,反而是一种全心全意的高兴。

  二人连续走访了几家超大型的赌石店铺,几家店铺的报价比较一致,都在二百五十万下品元石,到三百万下品元石之间。

  孙仇远远克秘封封指酷阳接

  这也让苏寒对寒铁精魄的价格,有了个大致的把握。

  “琦少,这块寒铁精魄你是打算在这里卖掉,还是拿到预热拍卖会,或者拿到一个月后的正式交易会?”

  “你定吧!”雍琦很是光棍的说道,反正这块寒铁精魄是苏寒的功劳,他雍琦就是跟着混的。

  甚至雍琦直到现在还没什么真实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巨富,还成了雍家的核心子弟。这些,都是雍琦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这些,更加坚定了雍琦跟着苏寒混的决心。

  “那就拿到正式交易会。”苏寒拍板决定。

  寒铁精魄这种宝物,自然是拿到越大的场合,越能卖出高价。但是,拿到大场合,也是有风险的,自己这种没有来历背景的散修,容易被不怀好意之徒盯上,甚至杀人越货都有可能。

  不过,苏寒一向信奉富贵险中求的原则,这点冒险,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两人离开赌石街区,走在半路上,雍琦突然脸色微微一变,轻轻一拉苏寒的手臂,两人一闪身,闪到了路边一家店铺门口的大石狮后面。

  只见从路边一家酒楼里,走出一群人。

  结远科科封太星星主察秘艘

  其中一人,赫然是雍家那个彦叔,雍文彦。

  只不过,今天雍文彦换了一身衣服,装束也有变化,脸上甚至做了一点简单的易容。如果不是熟悉的人,甚至会认不出他来。

  艘不远远封太星岗主接月战

  在雍文彦的身边,还有一群统一装束的武者,如同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人。这人也不过二十多岁,锦衣华服,模样和百里胜有三四分相似。

  这群人显然没有发现苏寒和雍琦,一边聊天一边走了出来。其中雍文彦和那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更是聊得甚为亲密,仿佛忘年交一般。

  不过,即使是在嘈杂的闹市之中,这两人也显得很谨慎,说话声音压得很低。即使苏寒和雍琦是灵境强者,耳力过人,却也听不清两人谈话的内容。

  “兄弟,有什么办法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雍琦低声问道。

  苏寒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几块元石,用灵力将元石碎成粉末,在半空中刻画出一个简单的阵法。四面八方的的声音,顿时像被阵法吸引了一般,纷纷飘过来。

  苏寒又将阵法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雍文彦和那年轻人的对话,立刻清晰的传了过来。

  “澜公子,既然你开了口,我肯定会尽力去做这件事情。”雍文彦道。

  那被称为澜公子的二十多岁年轻人,满脸杀机,眼神阴沉的点了点头:“这件事就有劳彦先生了。那个名叫苏寒的,是杀我哥的重大嫌疑犯,必须死。除此之外,那个雍琦,也希望你给照顾一下。”

  “澜公子,那苏寒完全没问题,只是个灵境一重武者,我在家族内部把他做掉,并不困难。但雍琦……他最近升为核心子弟了,想对他动手,不是那么简单。必须寻找合适的时机。”

  “你有几成把握?”澜公子淡淡问道。

  雍文彦咬咬牙:“我尽力而为吧!”

  “好,此事就有劳彦先生了。我回去之后,一定会禀告家父,将彦先生出的力讲给家父听,相信家父心里一定会给彦先生再记上一功。”

  “澜公子。”雍文彦突然压低声音,“咱们的大计划,什么时候动手?我怕夜长梦多,生出变数。”

  “关于这一点,家父已经表过态。他唯一顾忌的,就是你们雍家的家主。只要那个老家伙一旦死了,百里世家随时可以发兵雍家,助你登上家主之位。”

  “澜公子此话当真?”雍文彦眼中陡然射出两道激动的光芒。

  “自然当真。不过,你登上家主之位后,必须履行之前说过的承诺。”

  艘仇地不克技最封指月孙帆

  “是,等我当上家主之后,咱们两家,就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绝不会有以前那种彼此竞争,彼此角力的情况发生。”雍文彦也很识趣。

  艘仇地不克技最封指月孙帆“你有几成把握?”澜公子淡淡问道。

  澜公子哈哈一笑:“有些话,不必我多说,相信彦先生也明白。时间,自然是越快越好。”

  敌远远远克秘克封显太通学

  雍文彦忙道:“咱们之间的合作,是在双赢,我岂有消极怠工之理?澜公子请转告百里家主,雍老头子的死期不远了,咱们的大计划,很快就可以施行。”

  一群人,便是这样边说边走远了。

  石狮子后面的雍琦,却是脸色大变。无意间,竟然撞破了如此天大的一桩秘密,让他心惊肉跳。

  “兄弟,你说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信,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这雍文彦真的是雍家的叛徒。老爷子的毒,肯定也是他下的。”

  雍琦的语气,带着沉痛,带着愤怒,更带着悲凉。

  显然,雍文彦竟然会背叛雍家,对雍琦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兄弟,你不知道。从我记事时开始,这雍文彦,就一直是和和气气,对老爷子极为孝顺,对家族尽心尽力,似乎是极为忠心耿耿的一个人。我真的想不到,他的心机竟然这么深,为人这么狠毒。”

  雍琦不断摇头,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这澜公子,是百里胜的弟弟?”苏寒问道。

  “没错,百里胜的父亲是百里世家的家主,这个叫澜公子的就是百里胜的亲弟弟,百里澜。”

  敌地地科封技封星主方月仇

  雍琦脸色凝重,这雍文彦和百里澜竟然在谈论雍老爷子何时死的问题,这情况,显然恶化到了雍琦都难以置信的地步。

  苏寒见惯了各种刀光剑影,情形,就知道,雍家的局面已经快到图穷匕见的地步。

  这种情形苏寒也不陌生,当年在青叶城,苏云海的养子苏俊,就曾对苏云海下毒,同样是为了家主之位。

  此时此刻,同样的剧情,在不同的地方上演,让得苏寒内心对雍老爷子生出一股同病相怜之感。

  孙仇科远最考星封诺月羽恨

  “苏兄弟,走,我们先回去。如果回去晚了,也不知道这雍文彦,会不会再次对老爷子下毒手。”

  两人动身返回雍府,一路上,雍琦的脸色都异常凝重。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