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零四章 两项技艺比拼
  “什么?苏公子不是赌石高手么,怎么突然脑子发热了,要玩丹斗?”

  “这丹斗,不是丹师可不行。WwW.XsHuoTXt.com”

  大家都以为,要不就是自己听错了,要不就是这苏公子口误,说错了。

  艘地地仇克独冷孙球主太术

  一个外行在一个大丹师面前提丹斗,这不是自取其辱?

  雍琦却道:“苏公子也是丹师,这点我可以作证。”

  申大师淡淡笑了一下:“既然也是丹师,那就简单了。丹斗,有何不可?申某接了。”

  语气之中,充满自信。

  苏寒却戏谑笑道:“本来陪你玩是有些掉价的,但既然大家兴致这么高,我也只好勉为其难,陪你玩一玩丹斗了。”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差点没有一头栽倒,这家伙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没验证到底是不是真的丹师,就敢在真正的大丹师面前这么撒野?

  敌科地地封方闹结球毫远后

  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

  敌科地地封方闹结球毫远后那申大师,更是气得全身发抖。

  那申大师,更是脸色阴沉,“小子,你如果觉得靠这种低级的手段就能激怒申某,那你就错了。”

  后科仇科星鬼闹孙察鬼仇由

  苏寒悠然一笑:“激怒你?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有必要激怒你么?”

  申大师脸色更加阴沉,眼中闪过一丝毒蛇般的光芒,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被激怒了。

  “小子,既然你要自取其辱,我申某也不阻拦你。这丹斗,想怎么玩,你说吧。”

  申大师的语气里,带着一股森寒之意。

  苏寒却是随意笑道:“怎么玩都可以,只要是你能想得出的丹斗项目,我都奉陪。”

  这句话更是让所有人面色一僵,心中暗道这姓苏的小子是不是疯了,说这种大话,难道就不怕被啪啪啪打脸吗?

  那申大师,更是气得全身发抖。

  想他申某接过的丹斗赌局,也不少了,但却从来没有一个对手,敢像面前这小子这么狂的。

  后地科远最酷冷敌球球帆所

  申大师决定,今天不管丹斗结果如何,他都一定要狠狠的给这小子一个好看!

  后地科远最酷冷敌球球帆所“小子,丹斗项目花样繁多,有鉴鼎、热鼎、控火、丹方、手诀、炼丹阵法刻画、灵药培植等等。由于今日场地和时间的限制,申某建议,就比拼前两项技艺,如何?”

  正在这时,苏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既然要玩丹斗,只赌个参加预热拍卖会的名额,似乎有点让人提不起劲头啊。”

  “小子,那你说赌什么?”申大师心头正是杀机暴涌,闻言便阴森森的盯着苏寒。

  “赌命!敢不敢?”

  敌远不远封鬼孤艘球闹接敌

  苏寒语出惊人。

  申大师一听,先是愣住了,随后脸上的表情越变越古怪,几乎要当场放声大笑了。

  敌地远仇克独闹艘球孤冷科

  敌地远仇克独闹艘球孤冷科不过,雍文彦暂时还能沉得住气,等到丹斗结束之后再说。

  这小子真不是疯了?十五六岁的毛头少年,要跟成名几十年的大丹师玩丹斗,居然还敢说赌命?

  这可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申大师内心杀机刚动,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就提出来要赌命。

  “小子,这是你自己说的!”申大师强忍着放声大笑的冲动。

  苏寒似笑非笑的看着申大师,他知道这申大师内心很自信,但是,对方就算再自信,苏寒也不可能会放在眼里。

  在丹道领域,苏寒还真就没有服过谁,现在也不会服谁,将来估计也没有什么可能会服谁。

  更何况,这申大师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十印大丹师罢了,在苏寒前世,大丹师这种级别,给他当炼丹童子都不够资格。

  “小琦,这苏公子是你招待的客人,你敢让他玩么?玩命的赌局,可不是儿戏啊?”雍文彦假装关心,摆出一副假慈悲的态度。

  雍琦看了苏寒一眼,见苏寒脸色淡然,当下信心顿生,笑道:“彦叔这话说的,这丹道领域,肯定是要比一比才能分出高低的。”

  雍文彦脸色又是一变,没想到这雍琦平时看起来温和老实,关键时刻,却是绵里藏针。

  看来,不管是这苏寒还是这雍琦,都有可能是他夺位大计里的一个变数,不能留。

  一念及此,雍文彦内心也是杀机暴涌。

  不过,雍文彦暂时还能沉得住气,等到丹斗结束之后再说。

  “小子,丹斗项目花样繁多,有鉴鼎、热鼎、控火、丹方、手诀、炼丹阵法刻画、灵药培植等等。由于今日场地和时间的限制,申某建议,就比拼前两项技艺,如何?”

  申大师声音冷漠,阴森森的说道。

  鉴鼎,热鼎?

  苏寒淡淡一笑,这两项技艺看似不复杂,实际上,却是最能考验丹道基本功的两项技艺。在这两项技艺上,不下个几十年的苦功,压根不可能有什么成就。

  管你再是什么惊才绝艳的丹道天才,管你再有多强的天赋,如果没有在丹道一途上浸淫几十年的话,绝不可能在这两项技艺上超越别人。

  申大师选择这两项技艺,也是用心良苦。

  看申大师的模样,显然是对这两项技艺非常自信。不过,苏寒最喜欢做的,就是在对手最自信的领域,碾压对手。

  在对方最得意的领域,一下子像拍苍蝇一样把对方拍死,那种感觉是最爽的。

  “只比拼两项技艺,万一打平了呢?”有人提出疑问。

  申大师冷笑一声:“打平?绝不可能,如果打平了,我申某自动认输,人头你们拿去。”

  申大师话说到这个份上,自然也不可能有人再提出什么异议。

  只有苏寒眉头一挑,带着几分戏谑看着申大师。

  “小子,这里太窄,施展不开。我们到外面去。”申大师挑衅的扬了扬眉。

  苏寒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走,大家都瞧瞧去。”雍文彦微微一笑,也开始招呼着人群。

  丹斗的裁判,找了雍家一位德高望重的核心族老。这位白眉族老,刚才曾几次开口发表意见,说话也比较公正。

  “为了公平起见,由我来为二位准备丹鼎。这只丹鼎,是刚从雍家库房里拿出来的,许久没有人使用,用来做丹斗比拼的道具,再合适不过了。”

  白眉族老拿出一只灵级丹鼎。这丹鼎的色泽算不得很极品,只是一只黑鼎。丹鼎的色泽从高到低是紫、青、黑、黄四个等级,这黑鼎比苏寒的天梭紫鼎低两个等级。

  不过,只是用来做丹斗的道具,本身也不需要这鼎有多高的等级。

  “第一项,鉴鼎,二位各自观察这只丹鼎一刻钟,找出你们认为有瑕疵的地方,谁找出的瑕疵更多谁就赢了。二位,谁先来?”

  结地仇远封鬼阳结察球通独

  白眉族老手托丹鼎,问道。

  这项鉴鼎比斗,先后顺序没有多大影响,反正找出的瑕疵数量,是暂时不公布的。等到两人都观察完毕之后,才会各自公布自己找出的瑕疵数量。

  孙远科地封酷孤结察诺吉鬼

  申大师见苏寒不言不语,以为苏寒已经开始心虚了,当下傲然一笑:“就让申某先来。”

  说着,申大师走上前去,接过白眉族老手中那只丹鼎,就释放出灵魂力投射到鼎身上,开始认认真真找起瑕疵来。

  对于这种玩命的赌局,申大师自然也不可能太怠慢。虽然对手只是一个申大师压根看不起的毛头小子,但申大师还是拿出了狮子搏兔的架势,全力以赴。

  这鉴鼎,就是找出丹鼎上的瑕疵。这些瑕疵,通常都是炼制的时候,由于炼制者的疏忽或者技艺不精而留下的,平时很难看出来,但是一旦丹鼎被加热,这些瑕疵就会加倍的暴露出来。

  如果一只丹鼎上瑕疵破绽太多,无疑会增加炼丹的时候爆鼎的风险。

  所以,这鉴鼎,是丹师的一项很重要的基本功,也非常考验丹道基础。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