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零八章 彻底落败
  申大师一咬牙,大叫道:“我要求检查丹鼎,我怀疑这小子在丹鼎上做了手脚。.”

  苏寒好像早就料到申大师会这么说一般,嘲讽的笑了笑,把手中的丹鼎扔给申大师。

  申大师一拿到这只丹鼎,立刻扑在上面,认认真真的检查起来。

  敌不仇科克诺不克独羽接后

  事到如今,申大师也唯有把希望寄托在这只丹鼎上面,他几乎是把自己的全身心都倾注在了这只丹鼎上,渴望能从丹鼎上找出任何一点问题。但凡丹鼎上有一点点问题,他就可以趁机发难,推翻第二回合的结果,要求再来一回合。

  但结果却注定要让他失望了,这只丹鼎,不管怎么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没有任何问题。

  申大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

  苏寒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着这申大师忙活。

  到了最后,申大师不得不举手投降,连上天都不向着他,这只丹鼎竟然没有任何问题。

  申大师的败局,是板上钉钉了。

  而且,是两局连败!完败!惨败!

  啪啪啪……

  现场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开始,居然鼓起掌来。

  很快,掌声就如同潮水一般,越来越响,全场轰鸣,让得这申大师站在中间,便如跳梁小丑一般。

  就连站在申大师身边的雍文彦,以及雍文彦的几个心腹族老,也都是狼狈不堪。

  突然,雍文彦的一名心腹族老叫了起来:“不对,不对!我感觉这里头有诈,绝对有诈。各位静下心来想一想,申大师是闻名遐迩的十印大丹师,这小子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赢了申大师?这绝对是一个陷阱,这小子早就设计好了这一切,想踩着申大师上位!这场赌局不能算数,绝对不能算数。”

  “没错,没错,这根本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雍文彦的其他几个心腹也叫了起来。

  “闭嘴!”

  敌远不科封主仇克情术情后

  渊老阴沉着脸,“别在这里胡言乱语,丢人现眼!陷阱?你们是不是觉得人家苏公子能未卜先知,事先就知道,这申大师要选择什么丹斗项目?”

  “这……”

  这些人顿时哑口无言。

  那白眉族老亦是皱眉,淡漠道:“申大师,愿赌服输,当时立下赌局的时候,谁也没有逼着你,是你自愿同意生死局的。”

  申大师此刻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他又何必去同意这个生死局?只是一场丹斗而已,就要定生死,这不是太夸张了吗?

  如果刚才他能用脑子想一想,说不定他就会开始怀疑,为什么对方这么有自信?说不定他想过之后,就会谨慎一点,不会立刻同意这场生死局了。

  敌不远科最显地岗情接科最

  可是,之前他却偏偏骄傲,偏偏自信,以为是对方不知天高地厚,凑上来找死。

  直到现在,申大师才恍然惊觉,根本就是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根本就是自己在作死。

  那雍文彦见势不妙,只得硬着头皮,上来劝道:“小琦,只是一场普通的丹道切磋罢了,你帮忙劝劝苏公子,不要太较真了。我愿意代替申大师,给苏公子一些补偿。”

  雍文彦语气温和,非常诚恳。如果雍琦没有看穿他的真面目的话,恐怕还真会被他骗过去。

  后仇地不星通仇岗鬼指学地

  只是,现在的雍琦,又岂会吃他这一套?

  雍琦呵呵一笑:“彦叔,这你跟我说没用,除非苏公子他自己同意。”

  雍文彦一听,脸色立刻发苦起来。

  他知道,以这苏公子那不饶人的秉性,除非申大师愿意低声下气,放下所有的尊严和身段,好声好气的求饶,才有一点点希望能获得饶恕。否则,想都别想。

  但是,申大师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恐怕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这么做。

  这对于雍文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别人也许不知道,可雍文彦却是清楚得很,这申大师,是百里世家那边派过来的卧底,是帮助他雍文彦篡位起事的。

  如果一旦让这申大师死了,那雍文彦对百里世家那边,势必无法交代。

  雍文彦也没想到,这申大师平时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怎么居然会在一次小小丹斗中,命悬一线。

  一时间,雍文彦左右为难。

  便在这个时候,身边那申大师,突然叹息一声:“罢了,罢了,我申某人英明一世,没想到却在这里栽了大跟头,可叹,可叹……”

  孙科远不最通远最鬼所战远

  说着,申大师面无表情的走到苏寒面前。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申大师身上,都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苏寒神色淡漠,目光平静的看着申大师。

  “小子,申某承认这次看走了眼,不知道云中城什么时候居然冒出你这么一个妖孽。这场丹斗,申某输得不冤。”

  申大师淡淡说道。

  苏寒的脸色,却仍然古井无波,没有接话,也丝毫没有因为这些话而露出任何表情。

  “但是。”申大师突然脸色一变,“我申某英明一世,岂能因为这一点小小的失误就丢掉性命?说不得,你只能自认倒霉了!”

  话音刚落,申大师手中陡然一抓,竟抓出一柄透明飞刀,快如流光,准确无误,往苏寒咽喉射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数,让得所有人脸色都是齐齐一变!

  雍琦更是失声叫道:“兄弟,危险!”

  嗖——

  那飞刀快如流星,瞬间便没入苏寒咽喉。

  申大师得意的疯狂大笑起来:“不管你是谁,中了我的飞刀,只有等死的份!”

  申大师是玩毒的高手,这飞刀上,自然是涂了毒的。一看飞刀命中苏寒,申大师就知道,苏寒稳稳的必死无疑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飘飘渺渺的从远处传来:“姓申的,玩飞刀,你还嫩了点。”

  申大师瞬间面色大变,这声音是苏寒的声音,却不是从自己附近发出来的。

  再看自己飞刀命中的,竟然只是苏寒的一道残影!

  而苏寒的真身,却出现在百米之外,淡淡的看向这边。

  “小子,竟敢戏弄我?”申大师怒不可遏,灵力波动从全身涌出,他既是大丹师,同时也是灵境二重武者。

  不过,申大师刚开始运起灵力,就愣住了。他的身体,竟然随着灵力的运转,出现了微微一瞬间的麻痹!

  “我居然中毒了?”

  申大师脑海中掠过这个恐怖的念头,他是用毒高手,自然再清楚不过,这一瞬间的麻痹,是中毒的症状!

  “到底什么时候中的毒?”申大师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他远比一般人更提防这些毒物,但这次,他居然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中的毒。

  突然,申大师脑海中灵光一闪。

  “是那只丹鼎!他居然在丹鼎上下毒!”

  申大师此刻,简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能立刻把苏寒切片剁丝,挫骨扬灰。

  这个小子,心机实在太深了,他居然能算计到自己肯定会要求检查那只丹鼎,然后提前在丹鼎上下毒。

  最重要的是,申大师检查丹鼎的时候,全身心都扑在丹鼎上,压根没想到这只丹鼎上会有毒,自然也没有任何防备。

  等申大师此刻反应过来,却已经晚了。

  那一丝丝让人身体麻痹的剧毒,已经侵入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

  申大师震惊暴怒之下,状若疯虎,不要命的朝苏寒扑过去。

  雍文彦连忙喊道:“申大师,住手啊!”

  后不仇远最通科岗鬼冷最指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