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零九章 狗咬狗,一嘴毛
  readx();  大局为重,虽然雍文彦也很想掐死这个突然冒出来搅局的什么苏公子,可是理智告诉他,要杀也得是私下杀,绝对不能公然动手。

  如果申大师在这里杀了他,无疑是提前跟家主一脉翻脸,到时候万一渊老或者其他的强者出手,把申大师杀掉就麻烦了。

  “申大师,大局为重啊,这两回合输了,咱们再多比几回合就是。”雍文彦极力劝说。

  “去你娘的大局为重。”申大师破口大骂,完全失去理智。

  雍文彦愣住了,知道你输了赌局心里不痛快,但也不用这么暴跳如雷吧?虽然是生死局,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化解的。可这申大师,平时挺冷静的一个人,今天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

  “申大师,冷静一下。”

  申大师破口大骂:“去你妈的冷静,雍文彦,如果不是你***要搞这么多复杂的把戏,老子早就将你雍家的人全部毒死,哪里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什么?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一道道目光唰的聚焦在申大师和雍文彦身上。

  所有人面面相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申大师在说什么呢?

  雍文彦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呵斥道:“申大师,你说什么疯话?还不快闭嘴!”

  申大师不但没闭嘴,反而骂得更凶:“雍文彦,你这个懦夫,早知道老子就不帮你,按照老子自己的计划来,比跟你合作强多了。跟你这傻比合作,老子算是倒大霉了。”

  合作?

  众人此时此刻,已经从申大师的话中咂摸出一些别样的意味了,一个个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雍文彦。

  申大师已经完全不管别人怎么想了,只是目光凶戾,盯着苏寒:“小子,老子不管你从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识趣的,赶紧把解药交出来!否则,你的下场,绝对比死还难

  “哦?我倒想领教领教,怎么个比死还难”

  苏寒冷笑申大师,他对这申大师是丝毫不惧,大师的武道修为,不过是灵境二重而已,苏寒连灵境三重的强者都杀过,又何惧区区灵境二重?

  何况苏寒也了,这姓申的武道天赋,远远不及丹道天赋,靠丹药提上来的修为,根本不足为惧。

  此刻苏寒想杀这申大师,有一百种办法。只不过,这姓申的中了毒,已经开始发作了,哪还用得着苏寒动手?

  苏寒给申大师下的毒,正是那白玉灵芝粉和阎光草混合出来的毒。而且,苏寒针对这毒,还做了改良,让它的毒性更强烈,毒性潜伏周期更短。并且,用原先的解药,是解不了这改良之后的毒的。

  雍琦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苏寒做的这种种安排,此刻大师自食苦果,被他自己调配的毒放倒,雍琦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痛快!

  而其他人,则是吃惊不已,申大师说解药什么的,难道,他竟然中毒了?不知不觉中,着了苏寒的道?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后地地地岗主科最鬼仇最月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场小小的丹斗,怎么会牵扯出这么多?

  苏寒淡淡笑道:“姓申的,你想要解药也可以,你是从哪里来的,来雍家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都说明白,我可以考虑把解药给你。”

  申大师面色狰狞的吼道:“竟敢威胁我,找死!”

  苏寒笑道:“你不说也行,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这种毒,你越催动灵力,就会越快发作,你越消耗精力,也会越快发作。这些,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申大师嘴里发苦,这些他自然清楚得很,因为这种毒就是他用来对付雍老爷子的毒!

  现世报,来得快。

  申大师怎么也没有想到,报应居然这么快就落在自己身上。

  一时间,申大师也是无可奈何。如果换做平时,他说什么也不会妥协,可是现在,他知道,自己是性命攸关。

  如果拿不到解药的话,这毒药一旦入侵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那就真是神仙也难救了。想到这里,他哪还顾得上什么脸面,哪还顾得上什么倔强?

  申大师深吸一口气,突然叫道:“我是从百里世家来的,百里世家派我过来卧底,辅佐雍文彦夺取家主之位!”

  什么?

  百里世家派来的卧底?

  辅佐雍文彦夺取家主之位?

  所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愣住了!

  雍文彦连忙说道:“大家不要在意这申大师说的话,他可能是中了什么发疯的毒,说的都是疯话,我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他这番解释,却并未打消许多人心头的疑虑,众人都是眉头微皱,审视性的盯着这雍文彦,仿佛今天刚认识他一般。

  雍文彦身后的几名族老立刻叫起撞天屈来:“冤枉啊,各位,这姓申的血口喷人。试想一下,我们有什么理由要对雍家不利呢?我们都是雍家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雍家败了,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雍文彦更是目光诚恳,直视着众人:“各位族老,你们之中很多人都是从小雍文彦长大的,你们平心而论,我像是会做出那种事的人吗?因为这姓申的一席疯话,你们就要怀疑我,可是实在让文彦心寒啊。”

  “说得有理。各位,这姓申的毕竟是外人,难道我们要因为外人的话,而怀疑自家人么?”一名族老提出了异议。

  申大师难以置信的文彦,突然大骂起来:“雍文彦,你这个懦夫,过河就想拆桥,门都没有。想把老子一脚踢开?告诉你,老子这里有证据……”

  后远科远星通仇封方不诺早

  一句话还没说完,这申大师的表情陡然僵住了。他难以置信的低下头去,截带血的剑尖从自己胸口透出来。

  噗通!

  申大师不可置信的倒在了地上,双眼在最后一刻仍然没有闭上。

  死不瞑目!

  申大师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最后自己不是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死在自己人的剑下。

  敌仇科地克诺地岗独通我球

  雍文彦收起染血的长剑,不慌不忙道:“此人疯言疯语,已经彻底失去理智,我为了不污染各位族老的视听,将他格杀,还望众位族老原谅。文彦识人不清,将这废物带回府中,让他扰了各位族老的清净,文彦愿意自罚一年的俸禄,向各位赔罪。”

  怎么回事?

  这就把人杀了?

  一群雍家高层面面相觑,这下子死无对证了,这雍文彦,到底是不是雍家的叛徒,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了!

  即使他们之中有些人对雍文彦还有着怀疑,但现在,却也没有证据了。

  雍琦更是直接愣住了,整个人在极度愤怒之下咬紧了牙关,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雍文彦,竟然这么下得了狠手,一不妙,直接杀人灭口。

  好不容易有了揪出雍文彦真实面目的机会,难道就这样放弃?雍琦实在不甘心!

  雍琦求助般的寒,却发现,苏寒正蹲在申大师的尸体旁边。

  苏寒的脸色,淡定异常,嘴角甚至隐现一丝笑意,仿佛这一切都早已在他预料之中一般。

  “来人,搜这申大师的尸体。”

  苏寒开口说道。

  雍文彦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微微一变。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