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一十章 疯狂的雍文彦
  很快,申大师的尸身被翻了个底朝天,从他的储物戒指里,搜出一块百里世家客卿的身份令牌。  .

  “这姓申的,果然是百里世家的人!”

  众人神色复杂,百里世家和雍家一向算不上和睦,尤其是上次的事发生之后,两家关系更加恶化。这百里世家的人出现在雍家,要说他没点图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雍文彦,你怎么说?”

  一名雍家族老开口说道。

  雍文彦不慌不忙,叫起屈来:“各位族老,你们惊讶,我比你们更惊讶。是我识人不清,居然将百里世家的卧底带到了家族中,我愿意接受家族的一切处罚。但要凭这些就说我是雍家的叛徒,未免太武断了,文彦不服啊。”

  “没错,文彦我们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他实在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许多族老帮雍文彦说话,一时间,局面竟隐隐有倒向雍文彦的趋势。

  苏寒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这一幕,也不说话。

  “既然如此,雍文彦,你敢发天地誓约么?”

  渊老冷着脸,开口说道。

  雍文彦脸色又是一变,勉强笑道:“渊老,大家都是一家人,一点小事,没必要上升到天地誓约的高度吧?”

  “发天地誓约,就相信你。不发,就关入天牢,等待调查。”

  渊老淡淡说道,没有一句废话。

  武道世界,天地誓约是最灵验的。实力再强的人,也绝对没有胆子去触犯天地誓约。敢违背天地誓言,欺骗天道,下场一定会很惨。

  雍文彦的脸色,变了又变,嘴唇一再抖动,终究没有胆子去发这个天地誓约。

  “咦,这是什么?”那边搜查申大师储物戒指的人,突然发出一声疑问。

  众人目光齐齐看去,只见申大师的储物戒指里掉出一枚传音符,遇风即燃,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从传音符里飘出来:“申大师,你配合文彦先生毒杀了雍家家主之后,记得回来复命……”

  苏寒嘴角一弯,露出一抹预料之中的笑意,戏谑地看着这雍文彦。

  渊老脸色阴沉,伸手凌空一抓,将那传音符抓入手中。

  周围一片寂静,这突然出现的传音符,显然又是一颗重磅炸弹!

  那些刚才还在帮雍文彦说话的家族高层,此刻张口结舌,好像嘴里突然被人灌进一大团粪便一般。

  雍琦突然夸张的大叫起来:“我没听错吧,这声音,好像是百里世家的百里澜啊?”

  这话一出,雍文彦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如同死灰。

  “雍文彦,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渊老哼道。

  雍文彦一言不发,脸色难看之极!

  难道,他雍文彦苦苦谋划之事,今日就要这么败露了?难道,他想篡位的野心,今日就要这么彻底破产了?

  雍琦看到雍文彦精彩的脸色,只觉得内心前所未有的解气,不由得低声对苏寒道:“兄弟,你实在太棒了!对了,你怎么知道那储物戒指里会有一个传音符,还让我跟大家说那是百里澜的声音?”

  苏寒淡淡一笑,用灵魂力传音道:“那传音符是我刚才偷偷放进去的,那声音也是我伪造的,根本不是百里澜的声音。”

  “什么?”

  雍琦一下子变得张口结舌,还能这样玩的?

  陡然之间,雍琦内心居然开始有点同情雍文彦了,不是雍文彦没用,而是他实在太倒霉了,碰到苏寒这么个对手,再聪明的人也要被玩死啊。

  “雍文彦,你勾结百里世家,谋害家主,试图篡位,罪不可赦!”渊老冷冷喝道。

  此言一出,雍文彦和他身后几个心腹族老,都是露出惊慌之色。

  渊老话音一落,许多家族高层也是反应过来,纷纷启动,将现场四面围住。下一刻,潮水般的亲卫从四面八方涌来,将四周的退路全部封锁。

  苏寒和雍琦,则是悠然退到后方。

  形势急转而下,雍文彦脸上肌肉不断跳动,那温文尔雅的气质突然一收,脸上出现困兽犹斗的凶悍,冷冷道:“给你们脸不要脸,那就休怪我雍文彦辣手无情了!”

  说着,雍文彦露出破釜沉舟的神色,掏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猛然吞下,他身上的气势,陡然开始节节暴涨,很快超过了本来的灵境四重,往灵境五重直冲而去!

  与此同时,雍文彦和五个心腹族老脚步急动,六位一体,形成一个可攻可守的战阵,每个人的灵力波动都如同一道道海浪一般,节节攀升,让得那战阵显得牢不可破。

  “沧海**阵!”

  在场的雍家高层纷纷脸色大变,“雍文彦,你不是说,这沧海**阵的阵图,早在上一代家主手中就已经遗失了么?如今怎么会出现在你手中?”

  雍文彦哈哈大笑:“服下爆灵丹,可以让我的修为暂时提高到灵境五重,再加上沧海**阵的加持,我们六人的战斗力加起来堪比一个灵境六重强者!渊老,你的修为在雍家仅次于家主,但也只是灵境五重。只要家主不在,就算你和在场的这些人全部联合起来,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雍文彦,你胆大妄为如斯,就不怕家主杀了你?”一名雍家高层呵斥道。

  “哈哈哈哈!你们还在指望家主,那老头子早被我和申大师联手毒杀了,就算没死,也只剩下一口气了。”雍文彦干脆撕下了所有的伪装,张狂大笑起来。

  “什么?”

  众人脑子嗡嗡作响,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雍文彦,你休要胡言乱语,扰乱人心!”又一名雍家高层喝道。

  “哈哈哈,我胡言乱语?如果那老头子不是奄奄一息的话,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他怎么不出来?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还不出来?醒醒吧,如今的雍家,只有我才有资格当上家主,识相的,现在投诚还来得及。”雍文彦冷笑道。

  “雍文彦,你丧心病狂,竟然毒害家主,还想上位,做梦!”

  “渊老,刚才我等是被狗屎糊了眼,居然帮这败类说话,如今我等自己都觉得羞愧!渊老,请让我等打头阵,击杀这雍家败类!”

  群情激愤,渊老却喝道:“且慢,这雍文彦服用了什么奇怪的丹药,又有沧海**阵的加持,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轻举妄动。”

  “什么?那该怎么办?”众人一阵骚动。

  雍文彦哈哈大笑:“雍鸣老头子,这是你逼我的!想当年,我是前任家主的嫡孙,你雍鸣只是一个卑微的旁支出身,于情于理,都应该是我继承家主之位才是!”

  说着,雍文彦脸色沉了下来,眼中满是狰狞之色,语气中充满了疯狂,“可恨我那偏心的祖父,不知怎么被你蛊惑了,竟然把家主之位传给了你!从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忍辱负重,百般的讨好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把这家主之位夺回!”

  结科地地岗主仇岗情我克孙

  “雍鸣老头子,你说,你除了武道实力比我稍微强了点,还有什么比我强?凭什么,你一个旁系出身的卑贱血脉能做家主,而我却要一辈子屈居你之下?”

  “还有你们,你们的那一套愚忠,已经过时了!现在是属于我的时代,雍家的天,已经要变了!”

  雍文彦状若疯狂,歇斯底里,仿佛要将几十年来的压抑,全部宣泄出来一般。说到最后,竟似咬牙切齿。

  “还有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妄图坏我大事,今日,我就先杀了你以泄心头之恨!”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