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一十一章 镇压叛乱
  面对状若疯狂的雍文彦,苏寒却是一点也不紧张,淡淡笑了一声:“雍文彦,这算是你的垂死挣扎么?”

  “少废话,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如今战力大涨,第一个杀的就是你!你以为,凭你那点实力,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雍文彦狞笑一声,意气风发,如今他的战力暴涨到灵境六重水准,凭在场这些人,还真阻止不了他。.

  敌地不不最指仇岗情所酷岗

  在场的一众雍家高层面面相觑,都是惊惶不已,难道强盛一时的雍家,真要就此走向大乱的节奏么?

  便在这个时候,陡然之间,一句淡淡的话语从远处飘来:“凭他的实力或许不行,但凭老夫的实力呢?”

  这声音有些苍老,但却精神十足,听在众人耳朵里,十分的耳熟。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往这声音的方向聚焦过去。

  “家主!”

  “天呐,我不会是看错了吧,家主精神矍铄,看起来状态很好啊。”

  孙不仇不岗诺地克情孤诺球

  “没错,之前这雍文彦还说家主中了他的毒,已经奄奄一息了,简直扯淡!”

  …………

  所有人一下子沸腾了,现场的气氛,简直是在顷刻之间,便到达了**。

  而雍文彦一看到雍老爷子现身,顿时整个人都傻了,满脸的难以置信,瞳孔急剧收缩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当场跌倒。

  那脸色,更是好似被人突然灌进一大团粪便一般,难看到了极点。

  一时间,雍文彦整个人都凌乱了。

  “怎么回事?这老头子,前后中了我两次毒,不应该是必死无疑的么?”

  雍文彦内心在咆哮,根本不愿意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他痛恨无比的雍老爷子,竟然完好无损,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

  难道说,他之前布置的那一切,都是无用功,都付诸东流了?

  但这也不可能啊,至少雍文彦可以肯定,一个多月前,他下的第一次毒——阴瘴毒,雍老爷子是百分之百中招了。

  现在,雍老爷子怎么可能还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

  雍文彦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绝对是被坑了。

  这雍老爷子,起初假装伤势沉重不现身,为的就是释放一种错误的信号,让他雍文彦以为,雍老爷子,已经离死不远了。

  所以,雍文彦才会这么放心的撕下伪装,露出叛徒的真面目。

  结果,现在却又告诉他,雍老爷子其实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雍文彦突然意识到,自己上套了。别人其实压根什么证据都没抓到,只凭一些真真假假、似是而非的东西,就一步步引得他雍文彦露出了真面目!

  就比如从申大师储物戒指里搜出的那张传音符,雍文彦突然意识到,那声音,其实根本不是百里澜的。

  那张传音符,其实根本就是伪造的!

  一时间,雍文彦简直咬碎了一口银牙,现在他追究这些东西的真真假假,压根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现在所有人都看得到,他雍文彦就是叛徒,他刚才做的那一番叛徒宣言,无疑是坐实了他的叛徒身份,是最有力的证据。

  如果他早知道雍老爷子还活蹦乱跳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快露出真面目。

  说一千,道一万,现在却都已经晚了。

  结仇仇仇岗主不封酷后技鬼

  “家主,你怎么……”

  在场的其他雍家高层同样是惊讶不已,雍老爷子不是应该一个多月前就受过一次重伤么?怎么现在,跟没事人一样?

  “你们不用看着老夫,这些都是有赖苏寒小友的功劳,老夫身上的伤,早就被他治好了,只是因为想揪出雍文彦这畜生的真面目,才一直没有露面。我们雍家,欠了苏寒小友天大的人情啊。”

  雍老爷子此话一出,所有人脑袋都嗡嗡作响,苏寒?他竟然有这个本事?

  云中城所有大丹师都破解不了的伤势,竟然被他破解了?

  亏他们之前还觉得,苏寒跟申大师提出丹斗,是自不量力。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是有这个本事!

  那雍文彦,更是满脸错愕,目光犹如淬了毒一般,苏寒,又是苏寒!

  仔细一想,雍文彦发现,自己整个计划的破产,就是从苏寒出现开始的。一时间,他恨得双眼通红,恨不得能当场把苏寒剥了皮,抽了筋。

  “小畜生,死!”

  雍文彦状若疯狂,不要命的朝苏寒扑过去。

  结地地地克主科封酷不科酷

  雍老爷子冷哼一声,一巴掌拍过去,将半空中的雍文彦,如同拍一只破布袋一样生生拍了下来。

  雍老爷子,那是实打实的灵境六重强者,跟靠丹药和阵法提上来的灵境六重战力,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灵境六重的威压催动,瞬间将雍文彦那边的人全部压制。雍文彦的几个心腹族老,被雍老爷子一巴掌一个,直接拍出阵外。

  “交给你们了,不要手下留情。”雍老爷子喝道。

  渊老带着人迎了上来,对于这几个吃里扒外,参与叛乱的族老,众人自然没有丝毫怜悯之情。这几个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彻底轰杀成了渣渣。

  灭了这几个走狗之后,渊老和其他人纷纷围住了雍文彦,将雍文彦的去路全部封死。

  孙仇科远岗显科克鬼我故仇

  雍老爷子是真正的灵境六重强者,即使雍文彦利用各种手段强行将战力提升到真武境六重,雍老爷子仍然能稳压他一头。再加上渊老等人的驰援,让得雍家这边,更是游刃有余。

  雍文彦垂死挣扎,披头散发,狼狈到了极点。

  “雍鸣老头子,我不服!贼老天,我不服!凭什么你一个卑微的旁支能当上家主,凭什么最后还是你赢,老子不服!”

  雍文彦实在接受不了,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顺理成章的玩死雍老爷子,接管雍家。结果没料到,最后被玩死的,竟然是自己!

  一切的计划,本来完美无瑕,层层推进,却偏偏因为一个苏寒的出现,把所有布置都打乱!

  “雍文彦,你有哪里比得过家主?你空有野心,却没有驾驭野心的能力,你有手段,却心术不正。你还有什么?论实力,你能比得过家主?论宅心仁厚,你能比得过家主?论识人的眼光,家主能笼络住苏公子这样的人才,你呢?只能和申大师那样的废物为伍。”

  一名雍家高层冷冷喝道。

  “雍鸣,你这个老不死!卑贱的旁支血脉!老子就是不服!”

  雍文彦声嘶力竭,最终还是被镇压下去。

  一场叛乱,就此平息。

  雍老爷子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还有没有人觉得老夫不配当这个家主的?可以现在站出来。”

  “家主,我们可不是雍文彦那种人,您当这个家主,我们觉得最实至名归。”

  雍家的其他高层,却不是那种有出身血统偏见的人。在雍家,从来就是能者上位,所谓的旁支血脉不配当家主,只是雍文彦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雍老爷子点头道:“好,老夫也不是那种自私的人,要霸占着家主之位不放,你们谁对老夫有意见的,不妨都直接提出来。另外,这下一任的家主之位,也跟老夫嫡系子孙没关系,而是有能者得之,相信这一点你们都明白。”

  “老爷子英明。”众人异口同声。

  苏寒暗暗点头,雍老爷子的手腕,连他都挑不出太多毛病来,难怪能稳坐家主之位几十年。

  “苏公子,这次多亏你一手推动,粉碎了雍文彦的阴谋,揪出了他的真面目。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雍家的一群高层,纷纷上来向苏寒致谢。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