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耿大师认输
  热门推荐:、 、 、 、 、 、 、

  “臭小子你……”华长老不由勃然大怒,这小子简直无礼嚣张至极,他这辈子,还从没见过一个小辈敢在自己面前这么撒野的。 ..

  华长老正准备,放点什么狠话,震慑一下苏寒,让他识趣一点。

  “够了!”

  敌远仇远地敌科冷酷学考技

  此时此刻,竟是耿大师突然出声了。

  耿大师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如死灰寒:“我愿赌服输。现在只有一个要求,让我的原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丹方,竟连我都见所未见。”

  “你请便。”苏寒淡淡一笑,他知道,这耿大师内心还是有着不服,或许还隐隐认为自己是胡乱编的丹方,拿出来骗人。

  不过,只要耿大师一己的原丹方,以耿大师的丹药造诣,自然能够明白,这丹方不可能会是伪造的。

  果然,耿大师拿到丹方,刻,一张老脸表情瞬间无比丰富。有诧异,有震惊,到最后,却是转化为深深的无奈。

  “服了,服了。”耿大师无力的将那丹方放下,走到苏寒面前,“苏公子,耿某井底之蛙,见识的太少,这次是彻底服了。从今以后,你就是耿某的师尊,这把老骨头,就供你驱策了。”

  这话说出来,耿大师没有任何的不甘,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奈和挫败感。

  近百年来,从来没有人让他败得如此服服帖帖,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这场丹方赌斗,几乎彻底把他在丹道上的自信心摧毁了。

  活了一辈子,研究了一辈子丹道,到头来,在丹道上的造诣竟还不如一个小辈,耿大师真的觉得,自己是时候放下过去那可笑的心高气傲,好好外面的世界了。

  与此同时,现场却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华长老呆呆的张大了嘴,那表情活像是被人在脸上扇了一记大耳光一般,无比的滑稽。

  敌地远科仇结地闹独不察技

  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耿大师,就这么认输了?

  享誉云中城的丹药界泰斗,真的要拜一个十六岁少年为师?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云中城丹院还怎么见人?

  杜雨烟更是张着小嘴,木呆呆的站在原地,回不过神来。

  她敬若天人的师尊,居然就这么败了?这岂不就是说,苏寒比她师尊还厉害?

  不对不对,她师尊拜苏寒为师?那苏寒岂不成了她的师祖?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杜雨烟差点没当场跳起来,真要让这小子成了她的师祖,还不把她欺负死?

  “阿凝婶婶,快想个办法啊!”

  杜雨烟急得一直拉凝夫人的衣袖,凝夫人也是无奈,只得深吸一口气,尝试着打圆场。

  “苏公子,这……”

  没想到,凝夫人一句话还没说完,苏寒便淡淡道:“刚才说的赌注,只是一句戏言。大家可以不必当真。”

  什么?

  只是戏言?

  敌不不仇远敌不孤独艘所闹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苏寒这么说,是要放耿大师一马?

  耿大师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不可置信的寒。

  苏寒忽然一笑:“刚才定赌注的时候,耿大师没有立下天地誓约,我也一样。所以这赌注,是可以不作数的,在下也没有当真。大家就当热闹,笑笑就过去了吧。”

  “什么?没有立下天地誓约……”

  众人恍惚想了起来,刚才耿大师说要立天地誓约,苏寒没有同意。耿大师还出言讥讽苏寒是不是心虚了,不敢立天地誓约。

  现在苏寒那压根不是心虚,而是在保护耿大师啊!

  杜雨烟则是真的有些懵了,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这个家伙了……

  “不行!”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耿大师斩钉截铁的拒绝了苏寒的好意。

  耿大师脸色涨得通红,身体更是剧烈的哆嗦着:“我老耿一生从未食言过,赌得起,就输得起!别说只是拜师了,就算今天赌的是命,我也会任凭你把命拿去,绝无怨言!你这般提议,分明就是在侮辱我的人品,往后传出去,所有人都会知道,我是那等言而无信的小人!”

  “耿大师,你……”苏寒干笑一声,其实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想收这老儿做徒弟。如果他真要收徒弟的话,比耿大师强大十倍的人,他都不愁收不到。

  毕竟,苏寒这一身丹道水平,在前世是冠绝大夏王朝的存在。如今显露出来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苏寒只是没想到这耿大师这么较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真要拜师?苏寒真没想过,一个胡子白花花的老头要拜自己为师,这件事不管怎么想都有些诡异。

  结科远科不敌地阳酷战早毫

  但师的模样,显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耿大师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达者为师,既然你苏公子丹道技艺比我强,我拜你为师,天经地义。”

  敌不不远不敌地闹酷不艘陌

  华长老连忙劝道:“老耿不要啊,难道你想成为整个云中城的笑柄?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为师,太不合适了,你三思啊!”

  “华老,不要说了,愿赌服输,我主意已定。”耿大师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平静。

  杜雨烟急道:“师尊,你想履行赌约,或许还有其他方式,不一定非要选择拜师的。”

  “好了,你们一个个,莫非是想让老夫做那等言而无信的小人不成?”耿大师怒道。

  苏寒轻叹一声,师这番架势,似乎自己不答应都不成了。

  转念一想,以自己的丹道造诣,收十个耿大师做徒弟都绰绰有余了,自己到底在拒绝什么呢?

  说到底,自己犹豫的,还是外界的眼光和不过,连耿大师都不在意外界的眼光和自己要是在意的话,就未免显得小家子气了。

  这耿大师如此坚持言出必行,不惜以白发苍苍之躯来拜自己一个少年为师,也算是难得了。自己就是收他为徒又何妨?

  “耿大师,收徒之事,其实有些荒诞。不过,难得你老这么有诚意,我个人很欣赏言出必行之人,不如你我先彼此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你反悔了,随时可以提出。如果我觉得不合适,那收徒之事也休要再提,如何?”

  苏寒也没有把话说满,留了一个口子,主要是为耿大师考虑。如果日后耿大师想反悔,也有余地。

  后地仇仇不后仇冷方酷技鬼

  “好!”耿大师沉声说道。

  其实耿大师的内心还是郁闷的,但他觉得,自己既然把话说出口,就必须要履行。或许他心高气傲了点,脾气臭了点,但他绝不是那种死不认账的无赖。

  今天这事,耿大师就当自己栽了,丢一次脸,长一个教训!

  苏寒突然一笑,“耿大师,你也别郁闷了,或许有一天,你还会庆幸今日败在我手下呢?”

  这倒不是苏寒得了便宜还卖乖,事实就是这样,以他的丹道水平,耿大师拜在他门下,那是十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

  只不过,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一点罢了。

  苏寒这句话一说出来,立刻惹得杜雨烟对他大翻白眼,异常的气愤。

  而杜家那几个客卿大丹师,则是一头的冷汗,心有余悸,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对苏寒发难。否则,这倒霉事,就是摊在自己头上了。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