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珍珑石榴局
  

  “无上武道?咳咳,无上武道又不是我家开的,怎么能说追求就追求。”苏寒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明杰笑道:“你就别装了,你不是普通人,在你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秘密!从我第一次开始,我就觉得你。而你,第一眼就修炼了青罡炼体诀,那一刻我甚至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所以一直以来,我就有一种冲动,想拜你为师,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我很轻松,也很开心。”

  房间里的另外几个人虽然没有说话,但却默默点头。显然,少主不是普通人,这在他们之中都已经形成了统一共识,虽然他们不知道少主究竟是什么来历,但却并不妨碍他们在内心默默的崇拜着少主。

  苏寒杰坚定的眼神,也知道,这个家伙恐怕是来真格的,今天自己如果不答应他,他只怕是不会罢休了。

  “好吧,你赢了。”

  敌不远不术不鬼酷月孙我克

  敌不远不术不鬼酷月孙我克走进炼丹房的脚步,也显得格外沉重。

  苏寒举手投降。

  “好兄弟。”明杰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给了苏寒一个大大的熊抱。

  要说明杰的性格,其实是极为热情似火的,只不过多年的世子生活,让他压抑了自己的真性情。

  如今,能够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真性情释放出来,对明杰来说,无异于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明杰苏醒过来,苏寒总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

  不过,随之而来的,却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明珠的下落。

  自从从天河郡城出走之后,明珠就没有消息了。明杰虽然表面上不说,但从他的表情就可以,他的内心是担忧的。

  苏寒也担心明珠的下落,在刚到云中城的时候,就请了人暗地查访。不过,几个月过去了,却是始终没有消息。

  不过苏寒也知道,这种事急不得。

  明杰灵海初成,灵力还不怎么稳定,当下便开始闭关巩固修为,苏寒也像对待其他随从一样,给了他一枚冲灵丹。

  杜家那边,早已得到苏寒要过去的消息,在准备招待苏寒之余,也连忙派人去请来了耿大师。

  之前苏寒就点名要耿大师打下手,杜家在这件事上,自然不敢轻忽。

  杜家的炼丹房,耿大师心事重重,走了进来。

  那日输了赌局之后,耿大师愿赌服输,表示苏寒可以随便驱策他。只不过,一贯高傲的耿大师,内心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走进炼丹房的脚步,也显得格外沉重。

  换做以前,耿大师面对凝夫人这些杜家高层,姿态都放得很高。但现在,耿大师夫人等人,却是苦笑一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杜家的人大师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此刻却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般,老实无比,内心也是暗暗称奇。

  不过,杜家的人也不好一直杵在这里,师的笑话。

  “苏公子,你单子上的原料,全部在这里了。好了,我们出去,让苏公子和耿大师有一个安静的炼丹环境。”

  凝夫人微笑着说完,就示意所有人跟她出去。

  等杜家的人离开之后,耿大师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双手不断搓着。显然,以他的身份地位,即使认输了,但要他太卑躬屈膝,还是很难做到的。

  苏寒也没想太过为难这个老头,笑道:“耿大师,上次说要拜我为师之事,我让你再考虑一下,考虑得怎么样了?如果你现在反悔也没什么,我可以理解。”

  耿大师听到苏寒这么说,脸色涨红,似乎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脖子一梗:“老头我岂是那等食言小人?你要怎么驱使我,定个章程吧,只要不羞辱我,老头我什么都能做。”

  “羞辱你?”苏寒笑道,“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你如果不是自取其辱,我也辱不了你。不过,你现在既然是我的门下,我也没必要拿你出气。”

  老头涨红了脸,讷讷不言。

  苏寒淡淡道:“或许你觉得拜在我门下有些丢人,不过,如果不是我现在炼制生生丹需要一个助手,我还真未必愿意你拜在我门下。”

  “你……”老头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瞪着苏寒。

  表情,显然想不通苏寒怎么能说出这么狂妄的话来。即使苏寒在赌斗中赢了他,但是,那也仅仅是一张丹方,代表不了太多。

  苏寒笑了笑:“你还别不服气,今天这里没有别人,你如果不服,我可以给你一个挑战我的机会。不管你挑战什么,只要你能在我面前占得半点上风,我就昭告所有人,上次你输给我是意外,赌注不作数,你从此还是自由之身,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苏寒要让耿大师打下手帮自己炼丹,却不想这老头心有芥蒂。既然要收服他,那就必须是心服口服。

  “你这话当真?”

  耿大师眼中闪过一丝疑问,似乎觉得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苏寒能这么说,自然是有底气的,他前世是大夏第一丹道宗师,大丹师在他面前,就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结科不远察仇鬼情闹结岗帆

  艘远远科学不方独闹孙远艘

  但是,耿大师却不知道这一点。

  艘远远科学不方独闹孙远艘明杰笑道:“你就别装了,你不是普通人,在你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秘密!从我第一次开始,我就觉得你。而你,第一眼就修炼了青罡炼体诀,那一刻我甚至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所以一直以来,我就有一种冲动,想拜你为师,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我很轻松,也很开心。”

  在耿大师眼里,苏寒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或许侥幸得了世外高人的丹道传承,但耿大师坚信,自己浸淫丹道百余年,总不可能在丹道上每一项都比不过这小子吧?

  孙科地科术仇鬼鬼月指方吉

  “机会我已经给你了,有没有胆子挑战,就。”苏寒似笑非笑。

  耿大师似乎被苏寒这句话激了一般,猛然怒道:“我岂会不敢?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如果我能赢你,你真会告诉所有人赌约不作数?”

  苏寒似笑非笑道:“不需要你赢,你只要能占得一点点上风,赌约就作废。”

  耿大师老脸一红,似乎觉得自己在这里跟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斤斤计较这些,实在有些可笑。

  他想了想,突然拿出一张卷轴来:“我也不挑战别的,这里有个丹道古局,是我在一本古书上,里面本来应该含有十六种丹方,但我研究了数十年,也只破解出九种。你若是能从这古局里,破解出我没破解的一种丹方,就算你赢,我老头心服口服,从此对你死心塌地。”

  苏寒似笑非笑的头,“耿大师,这卷轴,敢情你早就准备好了,如果我不说的话,八成你也会拿出这张卷轴来挑战我吧?”

  耿大师涨红了脸,讷讷不言。他总觉得自己那天太大意了,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输掉了,虽说他赌品不错,但心气还是没有平的,总觉得自己输得冤枉。

  苏寒也没多说什么,淡然一笑,接过卷轴:“这个挑战我接了。”

  耿大师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不好意思,这个古局,他都研究好几十年了,才破解出九种丹方,现在居然要苏寒当场破解一种,还必须是耿大师自己没破解出来的。连耿大师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耍赖了。

  但是,苏寒连一句废话都没有讲,就直接一口答应,又让耿大师觉得,似乎这个年轻人,是在纵容自己胡闹一般。

  连耿大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明明对方只有十六岁,论年纪自己的孙子都比他大多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