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六十九章 耿大师彻底拜服
  

  苏寒拿到卷轴,目光一扫,发现卷轴上排列着十六种灵药材料的名字。苏寒一一,这十六种灵药的形象,逐一在他脑海中闪过。

  大半的时候,苏寒心里便了然了,这的确是一个丹道古局,上古时代的丹道古局。

  这古局,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珍珑石榴局”。

  倒不是跟石榴有什么关系,而是因为此局共有十六种灵药材料,而这十六种灵药材料,恰好又可以循环组合出十六种丹方。不会多,也不会少。

  十六,谐音石榴,所以这古局,就叫做珍珑石榴局。

  苏寒前世,接触过不少珍珑局,这珍珑石榴局,最多只能算是入门类的珍珑局,并不怎么高深。

  正是因为它不怎么高深,所以早就被丹道天才们破解了。苏寒前世的时候,大夏帝都那些丹道天才,都已经开始研究八十一种灵药材料,甚至一百四十四种灵药材料的珍珑局了。

  艘地不远学地方酷冷秘孙羽

  “没想到,这耿大师,竟然会听说过珍珑石榴局。而且听他的口气,他还没有完全掌握这珍珑石榴局,只组合出了其中的九种丹方?”

  “拿笔来!”

  苏寒也懒得管那么多,大手一挥。

  耿大师倒吸一口凉气,连白胡子都跟着抖动起来,这小子,竟然这么自然的指使自己干这干那?

  耿大师纠结了一会,还是给苏寒拿了一支笔,内心暗暗发誓,一会这小子要是连一种丹方都组合不出来,自己肯定要让他好br>

  苏寒却完全无视耿大师那发青的脸色,提笔刷刷书写起来。

  这珍珑石榴局,苏寒简直是倒背如流,连脑子都不用动。一种又一种的丹方,在他笔下,不断飞快的流泻出来。

  这个丹局,也不是什么不可泄露的东西。说白了,就是丹药大能们闲暇时候用来玩耍消遣的一些风雅趣事罢了。

  随着苏寒不断写下一种又一种丹方,旁边耿大师的眼睛,也是越瞪越大。

  起初,他只是随意一为苏寒只是靠运气组合出了其中的一两种丹方,没什么了不起的。

  孙地远地球仇情独冷孙最早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寒写出了第三种第四种第五种……

  耿大师的眼睛,渐渐像是被磁石牢牢吸住了一般,死死盯着苏寒龙飞凤舞的字迹,再也无法移开分毫。

  而苏寒却还没有停歇,一口气写出了第八种……第九种……

  第十种丹方!

  耿大师激动的一下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狂喜的表情,那盯着丹方的眼神,更是如痴如醉……

  他这副模样,如果落在其他人眼里,只怕所有人都会大跌眼镜,平素一个稳重严肃的丹道大师,此刻表情竟是如此的古怪,一会想笑,一会又想哭的感觉。

  片刻后,苏寒停了笔。

  淡淡一笑,把丹方递给耿大师:“喏,给你的。”

  耿大师双手哆嗦的接过丹方,激动的上下扫视着,十六种丹方,没错,整整十六种!

  珍珑石榴局,十六道材料,十六种丹方,全部破解,一种不多,一种不少!

  “哈哈哈……”耿大师陡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圈一红,老泪纵横,竟然伏案痛哭起来。

  就连守在炼丹房外面的守卫,都听到了炼丹房里异样的动静,一时间面面相觑,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耿大师这是怎么了?给一个年轻人打下手,固然是有点羞辱,但也没必要哭成这样吧?

  “哈哈哈哈……”紧接着,耿大师又大笑起来。

  这又哭又笑,让得炼丹房外面的一群守卫,简直是摸不到头脑,这苏公子,难道是有什么魔力不成?怎的会让耿大师如此古怪?

  “想不到……想不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珑石榴局的全貌。俗话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我如今,就是死了也甘愿啊。”

  “这丹局,我推演了几十年了,也只得出九种丹方,你……你到底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推演出出完整的十六种丹方的?”

  耿大师此刻,也是完全放下了之前的臭架子,就像一个虚心求教的小学生一般,眼睛闪着求知的光芒。

  苏寒也不想隐瞒这耿大师,淡淡笑道:“这么短的时间内,自然不可能推演出十六种丹方。这珍珑石榴局,我之前就整之局,所以才能写下全部的丹方来。”

  “你……你”

  耿大师更是大吃一惊,这珍珑石榴局,不要说在云中城了,就算是在整个南疆,这也属于不解之局啊,南疆那么多顶级大丹师,都没能破解出完整的十六种丹方。

  而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居然……整之局?

  一时间,耿大师呆若木鸡。这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敌仇科不球不鬼情孤故冷地情苏寒拿到卷轴,目光一扫,发现卷轴上排列着十六种灵药材料的名字。苏寒一一,这十六种灵药的形象,逐一在他脑海中闪过。

  自己苦心孤诣,一百来年的丹道造诣,在人家面前,简直什么都不是。

  原先,耿大师本来还觉得,苏寒说未必愿意自己拜在他门下,这是**裸的羞辱,是小人得志。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以人家的水平,根本没必要羞辱自己。

  “以十六岁的年纪,竟然有着超越整个南疆的丹道见识,这……简直太骇人听闻了。”

  耿大师越想越是浑身发冷,越来越觉得这少年神秘莫测,叫人透。可笑自己井底之蛙,竟然还向他挑衅,自己输得冤吗?一点都不冤啊。

  结科科地恨地方方闹孙技鬼

  结科科地恨地方方闹孙技鬼而面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居然……整之局?

  甚至,耿大师内心还猛然窜出一个念头:输掉了那个赌局,必就是一件坏事……

  一念及此,耿大师猛然上前一步,双膝跪地,梆梆梆磕起头来:“师尊在上,弟子有礼了。从今往后,弟子一定全心全力侍奉师尊,绝不敢再有半句怨言。”

  耿大师这话,发自肺腑。

  苏寒笑道:“你悟了就好,拜在我门下,对你只有好处。”

  耿大师心头一凛,只觉得这新拜的师尊,举手投足之间,竟然自有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还没等他仔细琢磨,一包材料,已经被扔在了耿大师面前。

  “热鼎,准备炼制生生丹,给我打下手!”

  苏寒一旦进入准备炼丹的状态,那气质绝对是比任何人转变得都要快。

  耿大师恍惚之间,还真是想起了自己过世的第一任老师。那种自然流淌的宗师般气质,可不就和面前的苏寒一模一样么?

  甚至,苏寒的那种气质,还要更浓厚一些……

  让堂堂耿大师打下手,如果是其他人说这种话,恐怕云中城所有人都会惊掉下巴,而且说这话的人还会被耿大师吐一脸唾沫。

  但苏寒说这话,似乎谁也感觉不到什么不妥。

  炼丹房里,很快开始青烟缭绕,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忙碌起来。

  两天后。

  杜家召集全体族人,在家族大厅里开会。

  杜家的族长,名叫杜若愚,脸上带着一丝郑重,开口说道:“这次家族会议,主要商讨的是丹药阁的危机。”

  此言一出,一群杜家高层沉默片刻,随即纷纷忍不住骂了起来:“那北宫世家实在太无耻了,我们杜家筹划丹药阁,他们也偷偷跟着筹划,还跟我们同一天开业。最不要脸的是,还开在我们的丹药阁对门。”

  “开业那天,他们用七品驻颜丹和价格优势吸引宾客,原本收了我们开业请柬的客人,竟然有九成以上被吸引到他们的丹药阁去。”

  “我们杜家的丹药阁才开了几天,就门庭冷落,跟他们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这样一来,我们就算不想歇业也只能歇业了,真是不甘心啊!”

  “家主,快想个办法重整旗鼓吧!”

  这些高层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杜若愚愈发犯难了,他何尝不想重整旗鼓,但在北宫世家的恶意竞争之下,重整旗鼓谈何容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