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咄咄逼人
  

  苏寒嘴角勾出一抹戏谑:“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沽名钓誉之徒?云中城,有你这号人物么?”

  后仇仇科察由孤不太战方月

  以苏寒的眼力,他如何来,这人不是来自云中城的。也不知道北宫世家到底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个家伙。

  王公子自矜一笑:“我从哪里来,还需要向你报备?”突然面色一变,冷冷喝道,“左右,有人捣乱,给我轰出去!”

  “轰我出去?”苏寒眼中一抹嘲讽掠过,不退反进,身子一晃,转瞬间跃上高台,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了王公子面前。

  王公子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人速度这么快,转眼之间,就杀到了自己面前,一时之间,脚下竟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直面苏寒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烈威压。

  “你……你是何人?我在此开坛讲课,是造福大众之举,你却来拆我的台,你有什么本事?”

  这王公子说到最后,声音也理直气壮起来,显然,对自己的丹道水平,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苏寒淡淡道:“你要开坛讲课,没人有意见。但你和台下提问的人窜通,搞什么一问一答的把戏,以此来显得自己丹道底蕴深厚。甚至和人窜通好,故意出题为难德高望重的耿大师,而那道题的正确答案其实你早已知晓了。你如此卑劣,就不怕天打雷劈么?我既然,就不能不管。”

  “什么?这王公子,跟台下的提问者是窜通好的?”

  杜雨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亏自己刚才还觉得这姓尹的丹道造诣深厚,答起那些问题来毫不费力,对答如流,原来竟是靠作弊!

  而且,就连刚才那道六味芝草丹的题目,也是提前窜通好的,难怪连耿大师答题的速度都没有他快!

  难怪,自己总觉得这王公子身上没有那种真正顶级丹药大师的气质,原来如此!

  “你……你血口喷人!”

  那王公子面色突变,一只手指着苏寒,气急败坏,破口大骂起来,“小子,你血口喷人,坏我名声,你是这老头什么人?输不起就信口雌黄污蔑人?还是说,你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派来的?”

  说着,王公子的目光故意往杜家的福禄阁方向瞟了一眼,显然影射苏寒是福禄阁派来故意捣乱的。

  就连耿大师也犹豫一下,走到苏寒身边,低声劝道:“现在北宫世家的万寿堂风头正劲,你以一人之力跟他们硬杠,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我受这点委屈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认一次输罢了,掉不了一块肉。”

  苏寒却冷笑道:“你如今是我门下的人,别说一点委屈了,就是半点委屈也不能受。放心,我自有主张。”

  那王公子见苏寒和耿大师低声说话,内心更加认定苏寒是耿大师的徒弟或者后辈什么的,不由冷笑道:“师傅不中用,这徒弟也是不成器的,除了一张嘴信口雌黄污蔑他人,你们还会什么?”

  说着,王公子又转向台下众人,张开嗓子大声道:“各位,这小子故意捣乱,破坏大家听课的雅兴,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孙仇远科察由闹远秘地孙技

  这话极具煽动性,那些听课的人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孙仇远科察由闹远秘地孙技以苏寒的眼力,他如何来,这人不是来自云中城的。也不知道北宫世家到底从哪里请来这么一个家伙。

  “小子,你打扰我们听课,是何居心?”

  “有本事你也开坛讲课啊,打扰别人的好事,算什么本领。没那个本事,就赶快和你老师一块滚下去,别在这里血口喷人。”

  后科仇仇术战孤仇技毫仇闹

  群情激愤,台下一下子沸腾起来,这些听课之人,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听到许多生僻的丹药知识,却被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下子给打断了,他们内心如何能够忍得下这口气。

  那刚才出题给王公子和耿大师之人,更是显得极为委屈,指天叫起屈来:“冤枉啊,我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听课之人,如何我就和王公子窜通上了?我要是能和他窜通,还用得着挤在这里听课么?各位帮帮忙,还我一个公道啊。”

  这人还想说什么,突然见苏寒淡漠一笑,手中突然射出两道细细银光,往自己这边飞过来。这人顿时吓破了胆,不要命的高叫起来:“救命啊,大庭广众之下杀人了……”

  紧接着,这人眼睛一瞪,满脸惊恐,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仔细一人脖子上正扎着两根丹师都会用的细小银针,一左一右,正是不偏不倚的扎在发声穴位上。任他涨红了脸,努力想发声,却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苏寒脸色淡漠,冷哼道:“就你最聒噪,闭嘴吧!”

  那王公子怒道:“无法无天,真以为没人能管你不成!快来人把他拿下!”

  苏寒淡淡道:“你说你们不是窜通好的,那好,我出一个问题,你若是能回答出来,我就算服了。我不光会向你道歉,还会乖乖从这里滚下去。”

  苏寒神色淡然,望着王公子的目光之中,自有一股慑人威势。这王公子的目光和他一相对,竟然情不自禁的生出一股要躲闪的心思。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云中城里,还有如此气质过人的天才吗?”这王公子也是暗暗心惊,这种气度,就算是放在自己所来自的那个地方,这股气质也丝毫不逊色于一些顶级天才了。

  “你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问我问题?”王公子心神略定,冷冷一笑,“我好端端的在这里开坛讲课,如果什么阿猫阿狗都要冲上来问问题的话,那我这课,还要不要讲了?”

  苏寒冷哼一声:“刚才你回答那些人的问题,不是回答得很欢吗?怎么,换成是我问问题,就不能回答了?连回答一个问题的勇气都没有,那你告诉我,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在这里搭台子讲课?”

  孙不科远察接孤不羽不吉显

  孙不科远察接孤不羽不吉显王公子被这目光盯得极为难受,深吸一口气,逐渐冷静下来,暗暗想道:“这小子气势固然不凡,但丹师等级却不怎么样,最多八印的级别。或许这种丹师等级,在这云中城的年青一代里算是不错的了,不过在我眼中,却是还有些不够口口声声要问我问题,莫非他以为我在丹道上,就没有真才实学了?”

  说到最后,苏寒话锋陡然一转,变得严厉起来。整个人站在高台上,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目光居高临下锁定这王公子。

  王公子被这目光盯得极为难受,深吸一口气,逐渐冷静下来,暗暗想道:“这小子气势固然不凡,但丹师等级却不怎么样,最多八印的级别。或许这种丹师等级,在这云中城的年青一代里算是不错的了,不过在我眼中,却是还有些不够口口声声要问我问题,莫非他以为我在丹道上,就没有真才实学了?”

  想到这里,王公子嘴角的笑容也逐渐变得冰冷起来,没错,台下的确有很多他的“托”,不过那都是北宫世家做主安排的,目的是更加凸显他神秘强大的光环。但是,这也并不代表他在丹道上,就没有真才实学了,事实上,他是实打实的十印大丹师。

  那些“托”,说到底,只是锦上添花。如果王公子本人没有真才实学的话,也不可能把那些丹道知识讲得那么深入浅出,那么精彩纷呈了。

  “哼,既然这小子一意孤行,非要撞上来自寻死路,难道我一个十印大丹师,还会怕了八印大丹师不成?”

  王公子想到这里,也是冷冷一笑,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淡漠道:“要我回答你一个问题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讲课时间宝贵,若是被你开了一个坏头,什么阿猫阿狗都上来问问题,这课还讲不讲了?你要问问题可以,但好歹也要赌上一点彩头,免得白白浪费大家的时间不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