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八十章 随手破解
  

  便在这个时候,苏寒一摆手,制止了众人的喧哗,淡淡笑道:“这道题我答就是。”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许多懂得丹道法阵的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苏寒,要知道完整的阵图是非常复杂的,寻常人看一眼,脑袋都要爆炸,更别说去分析这阵图,并从中找出错误了。

  更何况,这阵图,名字也没有,到底有几处错误也没说,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全部答对,显然是难于登天。

  但是,苏寒脸上的笑容,却仍然是云淡风轻。似乎对这阵图并没有多少忌惮,仿佛这赌局的一切,都尽在他掌握之中一般。

  不得不说,这种自信的气质,让他赢得了不少暗中的喝彩。

  不过,一切都还得看接下来答题的情况,如果苏寒答不对这道题的话,那他现在一切自信姿态,都会变成笑话。

  王公子见苏寒居然愿意答这道题,不由得心头一喜,挥了挥手,故作大方道:“我也不会故意刁难于你,我多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让你慢慢答题,如何?”

  耿大师冷哼一声,内心深处不由得对王公子更加不齿,这种题别说是给半个时辰了,就算给半个月时间也不为过。结果被这厮一说出来,倒好像是一种恩赐一般。

  而苏寒听了王公子这话,却也没什么异议,只是嘴角微露一丝嘲讽,看了王公子一眼,就随手打开了阵图的卷轴。

  “这姓王的,太无耻了。”台下的杜雨烟杏眸闪烁着怒火,一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成拳,“臭家伙,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怎么就答应他了?”

  虽然杜雨烟知道,苏寒不会做没把握的事,但此时此刻,杜雨烟内心还是暗暗有些焦急。

  要知道,王公子只说了这阵图里有一些线条有错误,可以预见,这错误肯定不会少。若是苏寒漏掉其中某些错误,肯定会被这姓王的逮到机会,说苏寒答错。

  这样一来,刚才那一题赢了的优势,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

  而要苏寒在短短半个时辰之内全部答对,那显然不可能,就算是最顶级、最妖孽的丹道天才,也不可能在半个时辰之内,就把一副复杂的阵图全部分析完毕,并且还把其中的错误全部改过来啊!

  杜家的其他人,显然也是跟杜雨烟差不多想法。

  就算是杜城和凝夫人他们,也不知道苏寒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好在他们早就见识过苏寒的各种神奇,虽然满腹疑虑,但总算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干扰苏寒。

  只是那焦虑之情,却是溢于言表。

  和杜家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北宫世家,只见北宫世家一个个喜气洋洋,都认为苏寒是脑子抽了才会答应做这道题,这下子北宫世家这边总算可以扳回一局,形成一比一的局面了。

  只要把局面扳平,再加赛一局的话,王公子的赢面还是很大的。那苏寒即使刚才侥幸赢了一局,那也只是一时运气好而已,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好运了。

  那王公子,更是一脸恶念的盯着苏寒,心中暗暗盘算:“自己何等人物,今天竟然被这小丑公然挑衅,还赢了自己一局,实在是深以为耻!此事一过,定要千方百计,将此人干掉。”

  在王公子看来,这云中城的人,都是蝼蚁。蝼蚁居然也敢挑衅自己,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我这阵图,便是整个南疆排名前十的丹道大师,一时半刻也别想理出头绪来。半个时辰之内,这小子根本连头绪都清理不出来,更别说找出破绽了。”

  王公子对自己这个阵图,还是很有信心的。

  所以,这一局,他是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来考虑的。他现在就考虑,自己要怎么赢得接下来那场加赛。

  不过,就在王公子心中傲然的时候,却突然听见对面的苏寒轻声笑了起来,啧啧叹道:“我还以为是多难的阵图呢,没想到,就这种垃圾?别逗我了,这不是初学阵图的涂鸦么?就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阵图,也值得你大张旗鼓的拿出来考我?”

  啥?

  这是初学阵图的涂鸦?

  毫无技术含量?

  王公子差点一口血喷出来,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压箱底阵图啊,虽然是他临时画出来的,但却是深得丹道阵法领域的精髓,非常深奥的。

  就算是南疆排名前十的顶级大师,也未必能解开这阵图奥秘的。

  结果,却被这小子直接说成垃圾,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扯淡,更放屁的事么?

  如果不是受限于场合的话,王公子简直都想直接冲上去,把苏寒痛打一顿。

  王公子努力压制着心头的怒火,冷声道:“吹牛皮谁都会吹!你说这阵图没有技术含量,是垃圾,那就不妨把错误的线条纠正过来,让大家看看!否则,只会让人认为你是疯狗乱咬人!”

  说着,王公子渐渐冷静下来,又冷笑道:“这阵图既然这么简单,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不出其中的错误啊?”

  王公子可不吃苏寒这一套,他坚信,苏寒是在装神弄鬼。

  苏寒嘴角露出一丝戏谑,悠悠笑道:“这种粗糙低劣到极点的阵图,本身就是失败的一塌糊涂,依我看,这阵图就没有一处没有错误的。你要我纠正其中的错误,还真是为难我啊,照我看,这种破东西还是直接扫进垃圾堆最好。”

  “你……”

  王公子几乎要当场跳起来,转念又硬生生按捺住怒火,冷哼道,“你罗里吧嗦废话这么多,不就是勾勒不出这阵图中的错误么?直接认输不就行了,何须要废话这么多?”

  “我认输?我为什么要认输?”

  苏寒淡淡一笑,突然站起身来,摊开那张阵图。

  “既然是赌斗,我就勉为其难纠正一下吧。”

  这种阵图,在王公子看来可能是比较深奥,但在苏寒看来,的确是太低端了。

  这么看来,整个南疆,在这丹道阵法领域上,不是一般的落后。至少这个阵图,在苏寒眼中就是粗浅之极,说是初学阵图的涂鸦,并没有多少夸张。

  丹道阵法领域深奥无比,如果深入进去研究的话,那些复杂的模型,那些繁复的构造,足以让人精神崩溃。

  相比之下,这王公子的阵图,的确是小儿科了。

  苏寒几乎是闭着眼睛,笔走龙蛇,那刻画的速度,简直比涂鸦还快。

  不出片刻,苏寒已经将阵图刻画完毕,袖子一振,将那阵图扔给王公子:“对比一下吧。所有的错误,我都纠正过来了,想必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就不要想着动什么歪脑筋,耍什么花招了。”

  苏寒这么说,就是在警告王公子,不要想着歪曲正确答案,不要试图指黑为白。

  丹道世界,有最基本的底线,你如果这么做,势必受到整个丹道世界的唾弃

  王公子听得苏寒这么说,内心不由咯噔一下,这小子为什么语气如此镇定?难道他乱涂乱画一通,还能画出正确答案不成?

  王公子顾不得和苏寒斗嘴,匆匆打开那张卷轴,一看之下,王公子如遭雷击,脸色顿时苍白,就好像有人拿着一个大锤,狠狠一下敲在他后脑勺上一般。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