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揭穿真面目
  

  而且,这小子最气人的是,你破解也就破解了,还把这阵图贬得体无完肤,一钱不值。

  这分明就是最**裸的羞辱,让得王公子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以前曾经不小心得罪过这个小子,才会遭到他如此残酷的报复!

  “输了,王公子竟然输了。”

  底下的议论声慢慢浮动起来,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趾高气扬的王公子居然输了,而且还是输在了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太惊人了,没想到,这看似不显山不露水的苏公子,才是真正的丹道大能啊!

  苏寒目光冷静如水,淡淡望着这王公子,在丹道上作弊一向是苏寒不能容忍的行为,而且最不能容忍的是他还作弊作到耿大师头上。

  这种程度的羞辱,对苏寒来说,算是轻的了。如果他真是下定了决心要羞辱人的话,他还有许多手段,比这更狠一百倍。

  只不过,苏寒顾虑到今天自己想扳倒的对象是北宫世家,而对这王公子,苏寒还有话要问,所以才没有真正痛下狠手,没有真正把这王公子羞辱到惨无人道的地步。

  但即使如此,这种程度的羞辱,对于王公子来说,也足以把他打击得无地自容了。

  原来他最引以为豪的东西,在对方眼里,只是一钱不值的垃圾!

  王公子脸色灰暗,仿佛丧失了所有的生机,输了,自己是彻底输了。

  比王公子脸色更不好看的,却是北宫世家,此时此刻,北宫世家所有人脸上都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霾,那为首的北宫玄,更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这么输了?

  自己苦心经营的丹药阁,自己费尽心机打开的丹药市场……就这么输掉了?

  台下突然有人叫了起来:“这姓王的骗得我们好苦,他果然是个欺世盗名之徒,不然他怎么会输?”

  “刚才他在台上讲课,以及给耿大师出题,果然是他和提问的人窜通好的,这个骗子。”

  “骗子,欺骗我们的感情,其罪当诛啊!”

  这些人越说越是气愤,在苏寒出色表现的鲜明对比之下,这王公子越发好像被打回原形一般,让人觉得他根本就是个水货,完全就是靠作弊。

  之前他们对王公子的欣赏和崇拜,一下子变成了愤怒和痛恨,都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

  尤其是那些对丹道怀着神圣情感的丹师,更是怒不可遏,王公子此举玷污了他们心目中神圣的丹道,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人利用丹道来行骗,欺世盗名。

  “处死他!处死他!”

  群情激愤,人群争先恐后的往高台上涌,高台承受不了这么多人的重量,一下子变得摇摇欲坠。

  那王公子脸色苍白,突然叫了起来:“我却怀疑,你这小子是云中城的丹师么?不是云中城的丹师,你凭什么在这里公然叫嚣?我们云中城的事凭什么让你来管?”

  这家伙,一看大事不妙,也是乱了方寸,明明自己也不是云中城的人,却还要拿这个来说事。

  苏寒嗤之以鼻:“那你又是不是云中城的人?”

  “我当然是了,我是北宫世家的客卿,北宫世家的人都可以为我作证。”王公子叫道。

  苏寒笑了笑,“是么?”语气陡然严厉起来,“北宫世家什么时候请你当的客卿?你在当北宫世家客卿之前,又是什么身份?你住在云中城什么地方?师从何人?……”

  一连串的发问,直把这王公子问得张口结舌。

  北宫玄以手扶额,脸色陡然变得阴沉无比,这王公子真是个十足的蠢货,人家还没拿这个说事呢,他却先提起这一茬!

  “回答我的问题啊?”

  苏寒淡笑一声,身上一股气势陡然催发出来,无比的慑人,朝这王公子靠近而去。逼得这王公子脸色发白,连连后退。

  “别过来!”王公子是丹道天才,本身武道修为并不出色,慌乱之下,想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防身物品,却不小心把一枚金属制的令牌咣当掉在地上。

  苏寒眼明手快,不等王公子反应过来,苏寒大手一挥,将这令牌收到手里。

  低头一看,苏寒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这令牌,可不是北宫世家的令牌吧?”

  说着,苏寒举起令牌,示意给台下的众人:“大家可以看看,这令牌,绝对不是云中城任何一家势力的令牌。”

  “什么?这王公子身上竟带有城外势力的令牌?”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城外势力渗透进云中城,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都明白。

  苏寒淡淡道:“大家也看到了,如今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这家伙绝对是城外势力的人。有人派他渗透进云中城,相助北宫世家,想让北宫世家一家坐大,打击三大巨头之中的另外两家,大家对此怎么看?”

  苏寒此话一出,台下众人纷纷变了脸色,他们都不是傻子,这王公子虽然只是一颗小小棋子,但其代表的意义,明显就是外来势力想在云中城搅动风云。若是真的让这幕后黑手得逞,让得北宫世家统治云中城,那以后还有他们这些小势力的存身之地么?

  要知道,就是因为云中城三大巨头互相掣肘,互相制约,才让得他们这些其他的世家和势力也能有生存的空间,维持一种平衡。如果平衡一旦被打破,让北宫世家一家坐大的话,没有人来制约北宫世家,那他们这些小势力就完蛋了!

  就连杜家众人,也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杜若愚更是震惊不已。

  而那北宫玄和北宫世家的一群高层,听得苏寒一语道破他们谋划之事,更是面色阴沉之极。

  “冤枉,冤枉啊,我不是什么城外势力的奸细,你们别听他血口喷人,那块令牌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储物戒指里。”王公子还想极力分辩。

  苏寒目光看向这王公子,平静的说道:“你不小心把令牌掉出来,泄露了自己来自城外势力的秘密,你的主子必定饶不了你。倒不如,你告诉我,到底是那家势力派来的,或许这云中城里会有人能保你周全呢。”

  “没错,如果你愿意老老实实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杜家可以庇佑你的安危。”杜若愚立刻接口说道。

  王公子闻言,心头微微一动。

  “你们说的可当真?我需要一个承诺,否则我是不会说的。”王公子盯着苏寒和杜若愚,沉声说道。

  杜若愚点头道:“我答应你,只要你如实说出……”

  便在此刻,站在高台上的苏寒心头突然一动,涌起一股可怕的危机感。危险的直觉,让得苏寒立刻祭出六纹翼龙翅,双翅一振,强烈的爆发力让得他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射出高台区域。

  下一刻,无数如同流星飞蝗般的箭矢,从四面八方疯狂的射向高台。

  杜若愚话语说到一半,卡在喉咙里,失声叫道:“怎么回事?”

  这箭矢可不是一般的箭矢,其穿透力之强,仿佛要将这片虚空彻底射爆一般。

  下一刻,高台上传来一声惨叫,苏寒内心一沉,再往高台上看去,只见王公子整个身体,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箭矢洞穿,眼神呆滞,仰天倒了下去。

  杀人灭口!

  ...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