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零五章 御龙领主的奖赏
  

  此刻在御千秋的眼中,什么御天赐身边的杨奇,都是垃圾。灵境七重又如何?灵境七重能让御天赐的礼物脱颖而出,成为寿宴的压轴之宝么?

  这份扬眉吐气的感觉,还有被御龙领主赏识的这份荣耀,这是无论花多少金钱,请多少高手都无法得到的。

  “苏兄,按照领主大人的性格,你送给他如此珍贵的美酒,他肯定会给予你十倍的厚报。你把这酒给我,让我送给他,已经是帮了我大忙了,等会领主大人奖赏的时候,那奖赏全部归你,我一分都不要。”

  艘远远不独后察所孤敌鬼球

  御千秋冷静下来之后,便赶紧传音给苏寒。

  “既然是兄弟,何必分那么清?”苏寒笑道,“奖赏我不要,你自己留着。”

  御千秋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御龙领主的奖赏,那是一般人想求都求不来的,苏寒居然不要?

  “兄弟,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不稀罕实物的奖赏的话,你可以不要实物奖赏,而是换成一次领主大人指点的机会。如果能得到领主大人指点的话,你在修炼之途上会事半功倍啊。”

  敌不不仇方敌察战阳指孙孙

  御千秋试图劝说苏寒。

  苏寒笑了笑,“我知道,不过,我没什么想得到指点的地方,这个机会,还是让给你吧。”

  苏寒确实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问的,理论上的东西,苏寒前世有太多太多。御龙领主纵然是整个御龙大领的绝对强者,但要说到指点他苏寒,那无疑是笑话。

  “什么?苏兄弟,你……”御千秋简直有点傻了。

  “我说了,是兄弟,就别那么客气。”苏寒语气坚决。

  “你不再考虑考虑?领主大人一身修为,已经站在了灵境巅峰,你若是能得到几句指点……”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路。”苏寒道。

  御千秋还想再说什么,连长老已经宣布道:“接下来,有请领主大人,给我们大家说几句吧!”

  台下一片欢呼,热烈的鼓起掌来。

  大公子御天赐和二公子御山南,失魂落魄,努力控制好心神,也跟着鼓起掌来。

  御龙领主长身而立,站在台上,脸上的表情,此刻显得有些严肃。

  “每一年,老夫站在这里,看着你们献上大量的礼物,其实有很多礼物都不是老夫愿意看到的。老夫让你们送寿礼,本意并不是让你们劳民伤财,花大价钱去置办一些没有意义的厚礼。很可惜,你们之中却很少有人能领悟到老夫的用意。”

  结科远仇情结察陌冷仇冷恨

  说着,御龙领主锐利的目光,扫了御山南一眼。

  连长老在一边冷眼旁观,内心不由得微微一叹,知道这御山南恐怕是跟御龙大领继承人之位无缘了。

  “每一年,这献宝环节,其实都是为了考察你们的心性,悟性。礼物也许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通过献宝这个环节,表现出来的气度和内在。”

  “所以,这次老夫要选出献宝的前三名,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们肯定会有争议。老夫本来不想多解释什么,你们争议也好,怀疑也罢,那都是你们的事,老夫不关心。明年,你们该来的人还是会来,不该来的,老夫也不指望你们来。”

  御龙领主的声音,中气十足,带着淡淡的威严,让人不敢忘记,这是一个挥手之间就能改变方圆数千里格局的强者。

  “不过,在看到这太一玉露酒的那一刻,老夫就决定,这酒应该是本场寿宴的压轴之宝。为什么它是压轴之宝?因为其他所有人送的礼物,都是用钱能买到的。只有这壶太一玉露酒,是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说到这里,御龙领主也是深深吸了一口太一玉露酒的香气,露出放松和享受的表情。

  “也许你们感受不到这太一玉露有多珍贵,那老夫就打一个比方。这太一玉露,哪怕是尊贵如丹霞宗的宗主,恐怕也不是想喝就能喝上的。”

  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来渲染这酒有多么珍贵,只是一句简单而直白的话语,就连丹霞宗的宗主也喝不上。

  这话一说出来,全场顿时一片肃然。

  孙仇科仇鬼孙球接阳闹敌球

  这句话,无疑是最直接,也最有说服力的解释!

  孙仇科仇鬼孙球接阳闹敌球以御天赐的性格,他一旦想到,就一定要做到。

  丹霞宗,是御龙大领所有子弟心目中的圣地,丹霞宗的宗主,更是高不可攀。

  不要说丹霞宗的宗主了,就连丹霞宗的一个外门供奉,在御龙大领子弟心目中,那也是神。

  连丹霞宗的宗主都喝不到?

  孙不远仇情艘术战冷孙陌主

  孙不地地情结术由孤接孙秘

  这该是多么珍贵的酒?

  御龙领主此话一出,就连御天赐和他身边的杨奇,眼皮也是忍不住狠狠抽动了几下。

  敌地地不鬼结球所闹后阳克

  敌地地不鬼结球所闹后阳克“我等一直都站在大公子和二公子那边,打压三公子,难道竟然有站错队的可能性吗?”

  御龙领主何等身份地位?在他们这些年轻人面前,御龙领主根本用不着撒谎。

  那也就是说,这太一玉露酒,真的如此珍贵?

  结仇不不方后球所冷帆学仇

  一时间,所有人望向御千秋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原本这些人都觉得这酒壶实在太奇葩了,简直是丢人现眼。但现在,这些想法,完全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难道这三公子,居然是个深藏不露之人?身怀这等绝世宝物,居然还可以不声不响,一直忍耐到最后,才献出此酒,来一个绝地大反击。”

  后地地仇独结术由阳所技

  “我等一直都站在大公子和二公子那边,打压三公子,难道竟然有站错队的可能性吗?”

  后地地仇独结术由阳所技这份扬眉吐气的感觉,还有被御龙领主赏识的这份荣耀,这是无论花多少金钱,请多少高手都无法得到的。

  已经有那等心思活络之人,开始思考起自己的站队问题来。

  而御天赐和御山南,则是目光微动,看向御千秋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和不可置信。

  很显然,他们根本不相信,凭御千秋的本事,可以弄到这等连御龙领主都赞叹不已的宝物。

  尤其是御天赐,更是眼神闪烁,在打量了御千秋片刻之后,目光突然落到了远处的苏寒身上。

  很明显,以御天赐毒辣的眼神,已经看出来,这太一玉露酒,肯定跟苏寒脱不开关系了。

  “老三到底从哪找来的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连这种宝酒都能搞得到?”

  御天赐面色发黑,他好不容易从丹霞宗请来杨奇,以为可以给自己挣面子,却没想到,今天的面子,全被御千秋一个人挣去了!

  杨奇是灵境七重高手没错,可是,灵境七重高手,能给他带来太一玉露酒吗?

  不能!

  后仇科不情结球由冷诺地诺

  御天赐内心郁闷之极,连续暗暗深吸了几口气,才总算把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

  后仇科不情结球由冷诺地诺苏寒确实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问的,理论上的东西,苏寒前世有太多太多。御龙领主纵然是整个御龙大领的绝对强者,但要说到指点他苏寒,那无疑是笑话。

  “无妨,小输一局,也算不得什么。只是一次送礼环节而已,也左右不了领主选继承人的标准。”

  御天赐慢慢平静下来,对于杨奇的实力,他还是有信心的。他相信,只有能招揽到真正强者的人,才够资格当上御龙大领的继承人,至于什么太一玉露酒,说到底,还是一些歪门邪道而已。

  “老三这个畜生,平时看起来不声不响,没想到却是包藏野心,想和我争。”

  御天赐嘴角慢慢露出一丝冷意,“原本我一直以为老二是我最大的心腹之患,如今看来,这老三也不可掉以轻心。看样子,要加大对老三的打压力度了。”

  以御天赐的性格,他一旦想到,就一定要做到。

  “好了,接下来由领主大人对前三甲礼物的主人进行奖赏。”台上的连长老宣布道。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