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零九章 谁是冠军
  

  “领主,这二公子的龙气修炼,似乎还欠缺些火候。..”

  连长老想了想,还是委婉的对御龙领主说道。

  御龙领主半眯着眼,淡淡嗯了一声,又道:“大和老三吧。”

  连长老知道,这就意味着御山南已经彻底被御龙领主从继承人的名单中剔除了。

  再赐,只见此子一直微闭双眼,像在酝酿气势一般。光上的滚滚灵力波动,那股虎啸龙吟的气势,就可以想象,一会他打出来的一招,声势将会是何等的浩大。

  相比之下,御千秋的声势明显就弱了很多,不过他的表情也是非常严肃,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血影龙爪手的武学意境之中。

  “血影龙爪手!”

  敌不不远独艘术陌孤故月封

  突然,御天赐叱喝一声,双手往前一伸,衍化出巨大的蛟龙虚影,这蛟龙虚影的颜色,比刚才御山南的要深了许多,大小更是比御山南的几乎大了一倍。

  随着这条蛟龙虚影的产生,似乎就连四周的空气流动都发生了变化,蛟龙张牙舞爪,爪影无数,透着一股天神下凡般的凛然气息,带起周围无数气流,如同大江之中的滚滚激流一般,赫然轰向那块金钢石碑!

  一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甚至已经有人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象,如果这一招轰在自己身上,自己必然是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果然不愧是御龙大领的大公子,不愧是灵境七重强者!”

  在众人情不自禁的赞誉之下,御天赐这一招血影龙爪手,狠狠轰在那金刚石碑上。

  “啪!”

  艘远科地独后察陌阳诺星科

  金钢石碑应声而裂,裂开一条足足有一指宽的裂缝,而裂缝的长度更是贯穿了大半个金钢石碑。

  虽然没有完全打碎这金钢石碑,但这个结果,已经算相当不错了。

  就连连长老的脸上,也露出微微的赞许之色。

  御天赐嘴角露出一丝淡然而得意的微笑,闭上双眼,开始酝酿下一招,争取能够在一炷香时间内,打碎这块金钢石碑。

  “这御天赐经脉中流动的黑色细丝状龙气,居然有四根之多。”

  苏寒也是微微惊讶,难怪御天赐一招血影龙爪手竟能有这等威力,武技的威力,是跟龙气的数量紧密挂钩的。

  敌不仇仇方敌学战阳闹早球

  一念及此,苏寒再去子御千秋,却见三公子御千秋双眼紧闭,经脉中凝聚出来的黑色细丝状龙气,已经有三根,正在努力的凝聚第四根。

  但第四根却始终只有一个虚影,无法成形,不仔细至。

  “嗯?”

  苏寒眉头一皱,突然又发现,在御千秋体内某一条经脉之中,还存在着一些星星点点的黑色龙气小点,没被纳入那些龙气细丝中。

  “如果这些小点能被御千秋捕捉起来的话,那么第四根龙气细丝,也并非完全不能凝聚。”

  苏寒内心这么想着,又把目光投向御千秋的表情。

  敌地仇地独结球接阳毫星孤

  敌地仇地独结球接阳毫星孤御千秋呼吸急促,不甘不服而又无奈。纵然他从小就很努力,天赋也丝毫不弱于御天赐,可他却是从小在领地外长大的,不管是家世权势还是获得的资源,都远远落后于御天赐。

  刚才御天赐一招发出,声势之浩大,御千秋虽然没有刻意去也能感受到一二。此时此刻,御千秋的内心,也是暗暗焦急。

  “没想到大哥对血影龙爪手的领悟,居然已经强到这种程度!这一局,我不能输给他,我要努力!”

  孙地地地独艘术由冷我仇岗

  御千秋用尽全力凝聚气势,他自己经脉中的龙气,但他却始终能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气势凝聚,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一般,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往前更进一步了。

  “这该如何是好?难道我御千秋,就天生该低人一等,天生该在这场成王败寇的游戏中输掉吗?我又到底比御天赐差在哪里?”

  御千秋呼吸急促,不甘不服而又无奈。纵然他从小就很努力,天赋也丝毫不弱于御天赐,可他却是从小在领地外长大的,不管是家世权势还是获得的资源,都远远落后于御天赐。

  御千秋知道,如果自己有御天赐一半条件的话,现在取得的成就,肯定会远远超过御天赐。自己不抱不怨,隐忍努力,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证明,自己即使只有御天赐十分之一的条件,但取得的成就也丝毫不会比御天赐差吗?

  现在,自己如果在这个环节,又被御天赐比下去的话,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包括送礼环节上的大出风头,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苏兄给我酿制那么珍贵的美酒,让我送给领主当礼物,我怎么能让他的一番心意白白浪费?”

  御千秋咬着牙,再一次试图凝聚气势。

  便在此时,一道传音突然传到御千秋的脑海:“御老弟,你左侧肋骨下第一根经脉,试试感应里面的气息,把里面的气息纳入你的周天循环。”

  这声音,正是苏寒的声音。

  御千秋一惊,下意识反问道:“苏兄,你说什么?”

  “你别管我在说什么,照我说的做就对了。”苏寒自然也不可能说的太多,更不会说自己能千秋体内气息循环的情况。

  御千秋愣了片刻,“好,我听你的。”

  虽然他完全不理解苏寒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做,但他却知道,苏寒的智慧和见识,已经帮了自己太多了忙,甚至让得他都形成了一种思维惯势,听苏寒的,肯定没错!

  当下,御千秋便把心神凝聚在左侧肋骨下第一根经脉。一开始他还不知道这根经脉究竟有什么玄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隐隐感觉到,有一丝熟悉的气息隐藏在这根经脉中,那气息居然像是自己一直努力在凝聚的龙气!

  “如果这根经脉中的气息被我纳入周天循环,那我的龙族气势会变得更强,出招的威力,也会变得更强!”

  御千秋大喜,顾不上别的,立刻开始埋头凝聚起气息来。

  这个时候,一刻钟时间也快到了,许多御姓子弟使尽浑身解数,都没能撼动那金钢石碑一丝,此刻都已经纷纷停了下来,一个个瞪眼互相

  御山南也已经放弃了对金钢石碑的破坏,不管他怎么努力,那块石碑,始终只能裂开一条细缝。

  御山南垂头丧气,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那就是他的习武天赋,确实不如大公子御天赐。

  “二公子,你人的石碑都是完好无损,这说明二公子已经比绝大多数人强很多了。”

  “是啊,二公子,你子那边,他直到现在都还一招没出,哈哈,是被这块石碑吓傻了吧。就这副熊样,也不知道怎么当上公子的。”

  御山南被随从们一捧,心情恢复了许多。再秋那边,果然是如随从们所说,御千秋居然直到现在还未出一招!

  孙地科科方孙学由孤科由艘

  后地远科酷敌察接孤学由艘

  “老三这家伙,果然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帮他,让他能拿出那种礼物来,不过,底子薄毕竟是底子薄,碰到真刀真枪的比拼,就傻眼了吧?”

  后地远科酷敌察接孤学由艘现在,自己如果在这个环节,又被御天赐比下去的话,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包括送礼环节上的大出风头,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御山南内心暗暗发笑,再秋那张因为过度凝聚心神而微微涨红的脸,御山南的内心更是不屑。

  “砰!”

  突然,清脆的碎裂声响起。

  众人目光纷纷聚焦过去,只见大公子御天赐面前的那块金钢石碑,终于在他再一次的血影龙爪手攻击之下,轰然碎成三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