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一十章 背后高人
  readx();  “大公子把金钢石碑打碎了!”

  “大公子赢了!大公子是冠军!”

  人群顿时如同炸开了锅一般,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大公子御天赐一脉的武者,更是一个个激动得不能自已。

  艘远远地独后术所闹秘技酷

  不怪他们如此激动,大公子御天赐本来就是最有希望登上继承人之位的人选,如今若是再获得演武环节冠军的话,登上继承人之位更是指日可待了。

  便在这个时候——

  “砰!”

  蓦然之间,又是一声更加清脆的碎裂声,震得所有人回不过神来。

  众人情不自禁的纷纷转过头去,音发出的方向。

  顿时,一双双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

  只见那发出声音的方向,赫然站着三公子御千秋,御千秋脸上还泛着血气翻涌的潮红,胸口起伏不定。

  而御千秋面前的那块金钢石碑,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缓慢的坍塌下来,直到变成一地小碎石——

  哗啦哗啦!

  石碑坍塌的声音传进众人耳朵,清晰可闻。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公子一招把石碑打碎了!”

  “三公子?弱不禁风的三公子,怎么会有这等的实力呢?”

  “子面前的那块石碑,碎得比大公子还要彻底,这真是三公子自己打的吗?这怎么可能?”

  “三公子的修为比大公子低了整整三重啊。”

  “我,刚才三公子那一招血影龙爪手,虽然论声势不如大公子那么浩大,但那股气势威压,却是让人心惊胆战!”

  各种议论声纷纷传进耳朵,御千秋低头己的手掌,脸上残留的喜悦还没有散去,内心还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刚才,他按照苏寒所说的,将左侧肋骨下第一条经脉的气息调动起来,纳入周天循环,那时候,他的内心还有些半信半疑。

  但很快,他就察觉到自己的气势在飞速上涨,打出的血影龙爪手威力,几乎是平时的三倍!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的话,御千秋根本无法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人如此神奇,仅仅用一句话的指点,就能让自己整个人脱胎换骨,战斗力得到井喷一般的增长!

  不仅如此,而且御千秋还察觉到,自己的灵海,也是突然之间变得活跃无比,有一种随时可以突破桎梏,进入灵境五重的感觉。

  在今天之前,御千秋并没有要突破灵境五重的迹象。他知道,自己之所以突然感受到突破的契机,完全是因为刚才那神奇的一招,让得自己体内的潜力,一下子被成倍激发出来。

  太神奇了,简直太神奇了,说句毫不夸张的话,御千秋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兄弟,你又帮了我一次!”现在的御千秋,内心的激动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结仇仇科情艘术接冷毫克地

  终于,如愿的证明了自己,虽然各方面待遇都远远不如御天赐,但自己现在却丝毫不比御天赐差。

  御千秋知道,论招式的破坏力,自己已然赢过了御天赐。只不过,自己打碎石碑的时间,比御天赐还是稍微要晚了那么一丝。

  后不地科情孙学接闹技由接

  现在,就只领主怎么判定了。是判定自己为冠军,还是判定御天赐为冠军?

  不过,即使最后不是冠军,御千秋觉得自己也已经很满足了。

  苏寒用邪眼能千秋体内的龙气细丝已经变成了四条,甚至,连第五条都已经凝出了一个虚影,只不过不是特别凝实。

  这说明,御千秋体内可调动的龙气数量,其实已经超过御天赐了。现在的御千秋,和御天赐之间的差距,只是修为上的差距。如果御千秋有朝一日达到御天赐的修为水准,那么他的实际作战能力,将会远远超过御天赐。

  孙地仇不酷艘学接阳故月恨

  而且,从御千秋现在表现出来的天赋来寒相信御千秋突破灵境七重的那天,不会太远。

  此刻苏寒也是真心的为御千秋感到高兴,他知道,御千秋之所以能成功凝出第四条龙气细丝,自己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方向,真要论起来,还是要归功于御千秋自己的天赋。

  或许真如御龙大领中所公认的那样,御千秋的天赋和潜力,确实是三位公子中的佼佼者。

  千秋面前那碎成一地小石块的金钢石碑,御天赐脸色铁青。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平时并没有什么峥嵘的老三,在关键时刻,竟然会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

  如果不是一直以来都对老三的底细非常清楚的话,御天赐简直要怀疑,这个老三,是不是突然被人掉包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给力了?

  他很想找找老三的破绽,三是不是作弊了。可是他找来找去,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破绽,那一招血影龙爪手,分明就是老三靠自己的力量打出来的。

  结仇科地酷孙术战冷故远孤

  如果换做他御天赐来打这块石碑,他能一次将石碑打碎得这么彻底?显然不可能!

  “难道,老三这家伙真的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什么奇人相助?”御天赐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苏寒,他实在很难相信,那个在背后指点老三的高人,难道真会是这个平平无奇的少年?这个连地灵境都没到的家伙?

  “不,绝对不可能,不可能是这小灵境武者指点的。老三这家伙,肯定还有其他什么奇遇,得到了什么该死的指点,所以实力才会如此突飞猛进。”

  “先是太一玉露酒,现在又是这个。妈的,这小子的运气,未免好得有点逆天了吧?可恶,可恶啊!”

  御天赐心里郁闷的要死,同时对御千秋的狗屎运,嫉妒的要发狂。

  别说御天赐了,此刻御山南内心的想法,也是差不多,两人心里都暗暗郁闷,为什么这么神奇的际遇,不落在他们头上?却落在御千秋这个无根无基,毫无任何背景的挂名公子身上?

  以御千秋的出身,在御龙大领里没有任何靠山,娘家更是没有任何势力背景,他哪配得上这种奇遇?

  若是这奇遇,落在自己头上,以自己的身份地位和背景,一定可以可以发挥更大的用处,得到更广阔的发展吧?

  可惜,好好的一桩奇遇,却落到这个出身低微的老三身上,当真可惜。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