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一十九章 领取机缘
  readx();  这种种的一切,都让得御天赐如芒在背。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碰到他这种情况,就算脸皮再厚的人,也坐不住。

  可是,御龙领主又没有宣布散席,御天赐哪怕再想走,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宴席上,等着散席。

  这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是御天赐此生压根没有体会过的。

  此时此刻,御天赐自然是把满腔的怒火,全部转移到御千秋和苏寒身上。

  “这姓苏的小畜生,真是留不得了!”御天赐内心突然闪过一丝杀机。

  结不地仇方后察所阳冷我酷

  苏寒跟着御龙领主和连长老,穿过重重回廊,来到后花园中一间精致的屋子。

  这后花园,比起前院的布置来说,少了几分大气,却多了几分随意和精致。总体来说,非常符合御龙大领这种超级势力的身份地位。

  结科地仇酷敌恨陌冷羽接敌

  “苏公子,坐一下。”连长老身为御龙大领的核心长老,在苏寒面前也没有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比较和气,像是对待地位相等的平辈朋友一般。

  这种态度,出现在一个超级大势力的核心长老身上,也属难得。

  苏寒也没有拘束,随便拉开一条椅子,坐了下来。

  在苏寒对面,就坐着御龙领主。此刻,御龙领主双眼紧紧盯着苏寒,精光四射,那股眼神的威压,换成任何一个小灵境武者,恐怕都抵抗不住。

  但让御龙领主惊讶的是,自己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却是泰然自若。似乎自己释放出的威压,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御龙领主惊讶之余,也收起了自己的威压。他释放出威压,本来就是试探之意,见苏寒居然不受自己威压影响,内心深处,也忍不住又高一分。

  “小兄弟,冒昧问一句,你师承何人?你的武技神通,是从何处学来?”

  这是御龙领主现在最好奇的问题,以他的眼力自然来,苏寒刚才击碎石碑使用的神通,根本就不是一般的小灵境武者可以掌握的,甚至也不是一般的灵境武者可以掌握的。

  御龙领主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平无奇的灵境三重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身上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底蕴,居然能够拥有这般从容的气度,身负这般神奇的神通?

  如果让御天赐听到御龙领主居然对苏寒这般客气,甚至以兄弟相称,肯定又会怒火冲天,嫉妒得发狂。

  不过,御龙领主是何等身份,御天赐可以对别人发火,却不能对御龙领主发火,因为他根本没这个资格,也没这个胆量。

  苏寒呵呵笑道:“领主,刚才大公子他们有一句话说对了,我就是个普通的散修,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乡下小子。我也不存在师承什么的,只是幼年的时候运气好,得了一位云游的神秘高人点拨罢了。”

  这是苏寒早就准备好的一套言论,只要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解释不通的事情,都可以一概推给什么神秘高人。反正武道世界这么大,也没人能验证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御龙领主想了想,倒也接受了这个说法,毕竟在御龙大领周边数百里土地,根本没听说过有什么底蕴强大的散修啊,怎么可能培养得出如此出色的子弟?

  如果说是云游的神秘高人,倒还好解释一些。

  “原来一直以来,是老夫坐井观天了,却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结交的那位神秘奇人,必定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吧。”

  御龙领主语气之中,充满感慨。甚至,还有着一丝由衷的羡慕。

  毕竟,人活到他这个岁数,地位名声之类,对他来说早就不重要了。在他内心,对无上武道的追求才是第一位的。

  灵境巅峰虽然在普通人眼中很厉害,但御龙领主却知道,灵境之上,还有王境,王境的尊者,才是真正只手遮天的存在。

  但是,他却迟迟遇不到突破王境的机缘,而且在他身边,也根本没有第二个灵境巅峰强者,可以跟他互相探讨切磋冲击王境心得的。

  丹霞宗虽然有王境尊者,但是,在丹霞宗眼里,御龙大领的人也只不过是世俗蝼蚁罢了。

  所以,御龙领主表面上呼风唤雨,地位崇高,但实际上,却是很少有人能懂得他内心的苦衷。

  如今御龙领主听说苏寒有神秘奇人指点,他知道那神秘奇人,肯定不是自己平时能轻易接触到的存在,说不定就是王境尊者。

  所以语气之中,就不禁带上了一股由衷的羡慕。

  苏寒见到御龙领主的神色,就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不过,苏寒自然也不可能多说什么,免得露出破绽,毕竟那什么神秘高人就是他信口胡诌的,压根不存在。

  “领主这般谬赞我,倒让我坐不住了。”

  苏寒的语气不卑不亢,既不显得太掉价,也不显得太趾高气扬。

  这般得体的反应,让得御龙领主一下子对他又高。就连旁边的连长老,也不禁暗暗点头。

  “这么说来,那太一玉露酒,也是那位奇人所酿制吧?我了解老三,他根本就拿不出这样的酒来。”御龙领主呵呵一笑。

  不得不说,御龙领主的眼光是毒辣的,一下子就太一玉露酒不可能是御千秋能搞到的,八成和苏寒有关。

  “方子是他传我的,我前段时间自己酿制。”苏寒笑道。

  “你还会酿酒?”御龙领主的眼中,一下子又射出惊奇的光芒。

  苏寒也不想高调,便道:“略通一二。此酒品级很多,我酿制的是最低级的品级。”

  “这酒,还有更高级的品级?”御龙领主啧啧称奇,光是苏寒拿出来的那壶酒就已经足够惊人了,更何况更高级的品级。

  结科远仇情敌球由月孤学情

  毫不夸张的说,苏寒拿出来的那壶酒,就算是丹霞宗的宗主,也不是想喝就能喝到的。

  “有机会的话,能不能再帮我酿制一壶品级更高的?条件你尽管开。”御龙领主居然有些紧张,就像生怕被苏寒拒绝一样。

  苏寒淡淡笑道:“不用什么条件,只是品级更高,材料也就更难得,需要一定的机缘才能得到。如果真有那般机缘的话,再说酿制的事吧。”

  “好,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

  后远仇地情孙球所阳太封太

  御龙领主兴头很高,突然转头对连长老说道,“去拿我准备好的礼物来。”

  苏寒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这场谈话的重头戏终于要开始了。那传说中的神秘机缘,终于要浮出水面。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