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四十四章 终身难忘的画面
  readx();  “闵场主,这事情的原委,想必你很清楚,而且刚才是雷河长老先动的手。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苏寒道。

  “哼!老夫无意破坏你们这场子的规矩,但这小子无法无天,老夫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

  雷河长老脸色阴沉。

  “没错,青阳丹宗绝不与这小子善罢甘休。”青阳丹宗长老也是气势汹汹。

  万金道场主人皱眉,虽然万金道场也并非没有后台,但雷霆大领和青阳丹宗这样的势力,他还是不想轻易得罪。

  “苏公子,虽然你我今日初次见面,不过,给我一个面子,这赌约就算了如何?”

  万金道场主人诚恳的寒。

  一旁的两名长老脸色铁青,他们都是声名在外之辈,即使死也不会受吃屎这种羞辱。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对二人来说已经是巨大的羞辱了,今天之事,必将成为二人日后的污点,走到哪里都要成为被人嘲笑的话题。

  “好,既然闵场主开了口,这个面子我不能不给。这东西可以不吃,但不能不要。”

  艘仇不地情结球战月技陌

  苏寒说着,突然手一挥,地上那团黑糊糊的五灵脂瞬间分为两份,如同离弦的利箭般,分别朝两名长老飞去。

  艘仇不地情结球战月技陌一旁的两名长老脸色铁青,他们都是声名在外之辈,即使死也不会受吃屎这种羞辱。但事情发展到现在,对二人来说已经是巨大的羞辱了,今天之事,必将成为二人日后的污点,走到哪里都要成为被人嘲笑的话题。

  两名长老立刻下意识的打出灵力阻挡,苏寒本身也没有用多少功力,所有人只听“轰”的一声,两团五灵脂在半空爆炸。

  接下来的画面,是让在场所有人都终身难忘的,有人甚至直接闭上了眼睛,因为这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啊。

  只见两团五灵脂被打碎成了黑色的星星点点,好像被溅起的水花一样,铺天盖地的朝两名长老扑去。两名长老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犯了怎样的错误,连忙补救,再次挥出灵力,想把那些黑色的点点全部灭掉。

  结地科不酷结球陌孤后酷我

  可惜的是,被打碎之后实在太多了,而且那股难闻的恶臭之气也扰乱了二人的心神,让得他们没能瞬间把所有的五灵脂全部灭掉。

  于是,让人吐血的一幕出现了,二位德高望重的前辈长老,身上瞬间被溅的星星点点,恶臭难当,脸上,身上,全是恶臭无比的黑色小点点。

  更加无法忍受的是,其中一点直接落在了雷河长老的嘴边,那一股让人无法自控的气息顺着鼻子就钻了进去。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身恶臭的二人。

  呕呕呕……

  雷河长老实在忍不住了,隔着老远就能头顶上腾起的冲天怒火,宛如实质一般。

  “小畜生,我要杀了你!”

  雷河长老疯了,青阳丹宗长老也疯了,两人灵海狂震,体外的长袍都被直接震碎了,狂暴的灵力在整个拍卖大厅翻飞。这羞辱实在太大了,比直接杀了他们还难受,现在二人内心都只有同一个念头,就是把苏寒这该死的小子给挫骨扬灰。

  艘远科不情艘术接月主封远

  二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彻底发疯了,同时向着苏寒出手。

  “住手!”

  万金道场主人一声暴喝,灵力震荡,一柄青色的灵器长戟出现在拍卖大厅上空,不断旋转着变大,散发出铺天盖地的压迫感。

  “二位长老,你们都是我的客人,苏公子也是我的客人,在我的场子,决不允许有人私相斗殴。”

  万金道场主人一脸寒霜,“而且,二位即便不面子,也要前辈高人的面子,那位既然能拿得出《流光遁》这等宝物,二位可以想象一下他的来历。我想,即使是雷霆大领和青阳丹宗,也不会想和那般的隐世大能为敌吧。”

  “老夫如何就是与那位高人为敌?”雷河长老怒吼道。

  艘科不地酷后恨所阳技通指

  “那位高人说拍卖结束之后想与苏公子一叙,雷河长老现在就要杀苏公子,岂非与他为敌?”万金道场主人淡淡道。

  闻言,雷河长老脸上终于露出忌惮之色。

  虽然他不清楚那位隐士高人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既然能拿得出《流光遁》这样的秘籍,而且听万金道场主人话里话外的意思,这高人很有可能是来自隐世宗门的大能。

  此隐世宗门可不是青阳丹宗那样的宗门,而是至少与万灵宗丹霞宗一个级别的隐世宗门。

  雷霆大领再牛逼,也只是隶属于万灵宗的一个下属势力。这样的隐世宗门高人,雷霆大领还得罪不起。

  “好,既然如此,那就等交易大会结束,老夫再与这小畜生好好算账。”

  雷河长老脸色铁青,做出这样的让步,他心里像吃了个苍蝇一般难受,他内心暗暗发誓,等到交易大会结束之后,要在这小畜生身上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青阳丹宗长老同样也是满脸不甘,不过他想到交易大会结束之后就可以动手,内心又平静了许多。反正,这小畜生也不可能在他们两大势力的眼皮子底下逃走。

  孙远科地方孙恨接孤恨恨结

  虽然可以秋后算账,不过,两人的脸今天算是彻底丢尽了,连带着两人所属的势力,都是脸上无光。

  众人窃窃私语,今天苏寒算是彻底在云中城周边一带扬名了,不过很多人都认为他必死无疑,只要是得罪了雷霆大领或者青阳丹宗的人,根本没人能活下来,更不用说他还两家一起得罪了。

  同情的有,惋惜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

  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各种目光,苏寒却是全部熟视无睹,嘲讽般的勾一勾嘴角,身形一晃,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临走的时候那个嘲讽的笑容,二名长老总觉得浑身不舒服,就好像那个笑容里面,隐藏着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一般。

  但是,二名长老左想右想,又实在想不到以前到底有什么跟这小子结怨的地方。

  别说没跟他结过怨了,二名长老在今天之前,就连见也没见过这小子啊。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