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随口提点
  这青袍人,年纪只是中年,眉目中带着一股孤高之气。WwW.XsHuoTXt.com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

  不过,以苏寒的眼力,却能来,此人的实际年龄,远不如那么年轻。

  一寒进来,这青袍人的眼神,马上变得复杂起来,上下打量了苏寒片刻,这才沉声说道:“太微忘尘丹这种上古丹方,其炼制手法都是独家之秘,我苦苦寻觅多年,却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寻觅到能够炼制太微忘尘丹的人。”

  显然,这青袍人对苏寒能够炼制出太微忘尘丹来,还是感到不可思议。

  苏寒淡淡一笑,见这青袍人袍子上沾有一些药渣,似乎是不小心沾在上面的。

  当下,苏寒扫了那药渣一眼,便笑道:“其实阁下炼制太微忘尘丹的手法,也已经接近于成熟了。之所以每次炼制都不成功,那是因为在提纯那一步时,没有完全蒸发掉紫心海棠里的水分所致。”

  他的话一说完,便面的青袍人一脸震惊。

  “你……你是如何知道我炼制太微忘尘丹不成功的?又是如何知道我没有完全蒸发掉紫心海棠的水分?”

  青袍人说着,目光落在自己的袍子上,发现上面有几点药渣,不由得更加震骇,“你只药渣,就能判断出这些来?”

  青袍人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在自己洞府炼丹的时候,被人偷窥了,所以这个年轻人,才对自己炼制太微忘尘丹的过程知道的清清楚楚。

  不过,只要稍有理智的人,就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这个年轻人,真的是通过自己长袍上沾的药渣,判断出那些信息的。

  青袍人扪心自问,就算是自己,也根本不可能只通过一点点药渣,就判断出那些信息。

  除非炼丹造诣已经高深到了一定境界,才有可能拥有如此毒辣的眼力!

  当下,青袍人的眼神,完全变了,连忙请苏寒坐下。

  苏寒也不以为意,他能来这青袍人来历非同一般,以这种人的立场,对一个年轻人抱着怀疑态度,也是正常的。

  “但我刚才弟你炼制的时候,似乎也并没有完全蒸发掉紫心海棠里的水分?”

  青袍人疑惑问道。

  “阁下炼制的时候,应该是把所有原材料分开提纯的吧。”

  苏寒反问道。

  “没错,这也有影响?”青袍人不无疑虑道。

  “对,在所有原材料分开提纯的前提下,如果紫心海棠里的水分没有完全蒸发干净的话,就会在凝丹过程中,水分进入另一种材料古月真蝉液,导致古月真蝉液略微变质,从而炼丹失败。但如果是所有原材料一起提纯的话,水分一早就进入古月真蝉液,随后被提纯干净,因此反而不会造成古月真蝉液变质……”

  苏寒侃侃而谈。

  青袍人全身一震,苏寒的话,便好似一道闪电,劈在了他的脑海中,将他那一层障碍一下子给劈开了一条缝隙。

  一直以来,他深受太微忘尘丹炼制失败的困扰,即使之前亲眼见证苏寒成功炼制太微忘尘丹的过程,但他对自己为什么会炼制失败,仍然是一知半解。

  后不仇仇方后察接冷球恨最

  因为他的知识境界没到那一步,所以,无法完全领悟那一步。现在被苏寒一说破,顿时让得他有一种顿悟之感。

  “是了,是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一直想不到?”

  青袍人激动万分,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的话,他简直想当场就开炉炼丹,验证一下这个问题。

  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自己纠正了这个问题的话,炼制失败的可能性,将会大大降低,甚至很有可能一次炼制出成功的太微忘尘丹来。

  “哈哈哈哈,这太微忘尘丹困扰我多年,今天终于得到解决。说不定,今后我也能自主炼制太微忘尘丹了。”

  青袍人眼中闪烁着无比激动的光芒,这太微忘尘丹,对他来说显然非常重要。

  结远仇仇鬼敌察接阳孙不方

  “小友,这一切都是有赖于你啊,对了,你来自何方?师从何人?”

  这是青袍人最为疑惑的地方,在他印象中,整个南疆,似乎并没有能够培养出这等天才的大能。

  因为,要培养出这等天才,本身肯定要具备超凡脱俗的丹道造诣,甚至,需要达到了丹王之境,才有可能做到。

  “在下幼年的时候,曾经偶遇一位神秘奇人,有幸得了神秘奇人指点。”

  苏寒又是搬出神秘奇人那一套鬼话,反正在他身上发生了解释不通的事情,一概都推给那个莫须有的神秘奇人。

  反正,天下之大,这种神秘奇人谁也没见过,谁也没法证明他不存在。

  那青袍人听了苏寒的话,想来想去,倒也不觉得这个说法有什么不妥。毕竟一个散修,要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师承,谁也不信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南疆一带,也不可能存在那么强大的师承。

  青袍人幽幽一叹,口气竟然带着几分羡慕和神往:“小兄弟真是幸运,你交往的那位前辈奇人,定是非常了不起的存在。对了,如果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和我一起前往我的洞府,咱们再探讨一下炼丹方面的问题?”

  这青袍人居然直接向苏寒发出邀请,身打扮和气质,其来头不可能太小,甚至可以说远远超过今天交易大会到场的一众宾客。

  “感谢前辈邀请,不过,我在此间还有事未了,暂时不方便前往。”

  苏寒一笑,算是婉拒了。

  青袍人难免失望,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枚令牌,叮嘱道:“如果他日小兄弟改变主意,想要和我一叙的话,可以随时捏碎这块令牌,我便可以赶到来接你。记住,我随时恭候。”

  正在这个时候,窗外的楼下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吵嚷之声。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