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二十六章 突破天灵境
  readx();  苏寒已经察觉到有人接近了自己刚才激战的地方,所以,苏寒根本不做停留,流光遁加上六纹翼龙翅,一路遁出很远。

  艘不不不鬼艘术战月学毫远

  直到确定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追上来,苏寒这才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准备调整一二。

  这一战的消耗,在苏寒的意料之外,再加上之前和无道老人那一场大战,也没有来得及恢复。所以,他需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整一下。

  一路上,苏寒不少打斗的痕迹,也有不少残缺的尸体,其中有妖兽的,也有人类的。

  那些人类,自然都是一些无意中来到这片山脉探宝的散修。也许他们本来以为来这荒蛮之地,是来寻找改变命运的机会的,却没想到,把命都丢在了这里。

  些人的尸体,苏寒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隐世宗门的人,也是这般无耻吗?可以把散修的命当做草芥?可以随意把散修当成他们猎杀游戏的猎物?”

  后仇地远方结察陌阳方考球

  苏寒心里,说不出的厌恶。

  过了很久,他才压制住怒气,慢慢的调息休整。回顾着无道老人一战,和刚才黄衣人一战,把这两战的心得体会,慢慢消化。

  不得不说,这两战虽然折腾了点,但对于苏寒的提高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实战永远是提高实力最快的方法。关在密室里冥想演练,固然也很有用处,但如果不配合实战的话,就永远无法取得实质上的突破!”

  苏寒沉浸在这两战带来的武道心得之中,不知不觉,就是一天时间过去。

  这一天之中,苏寒时时刻刻都沉浸在一种武道灵感喷发的境界之中,只觉得各种武道妙理,纷至沓来。

  许多本来只是理论上的东西,和实战融合了之后,慢慢化为实际上的灵感心得。

  他本来就离天灵境只有一步之遥,现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突破了。

  结远不远鬼后球由月战接敌

  虽然周围的环境,不算特别安全,但苏寒还是放任自己,沉浸在这玄之又玄的突破感觉中。

  无数武道灵感,犹如过江之鲫一般,不断的涌上来,让得苏寒不断产生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扇扇大门,不断在苏寒面前打开,不断有新的风景在他面前浮现。

  “天灵境,终于触摸到天灵境的大门了。”

  这种玄之又玄的突破感觉,疯狂的涌动,陡然之间,苏寒睁开双眼,那股突破的冲动如同溃堤之水一般,疯狂的涌出来。

  那双眸睁合之间,闪动着惊人的光芒,有金精之芒,有火精之芒,更有黑色龙气缭绕……

  嘭!

  陡然之间,苏寒的灵海,突然如同蚕茧破开,瞬间膨胀了三五倍。

  周身百骸,一下子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力量,无数浊气被他喷出,无数天地灵气,又被他吸入。

  “灵境七重!天灵境!”

  苏寒狂喜的睁开眼来,享受着这种突破带来的美妙感觉。

  “实战,还得是实战啊,实战带来的突破,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后地远科方后恨陌冷诺后主

  苏寒感叹着,同时心念急转,脑海里陡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既然实战对我来说这么重要,既然他们隐世宗门的人,都可以把散修当成猎杀游戏的猎物,那我同样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们不是喜欢玩什么猎杀游戏吗?那我就陪他们玩个痛快,不过,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现在都还说不定。”

  苏寒想到这里,嘴边溢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他可不信什么善恶有报,他唯一只信奉一条原则,那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那些无辜惨死的散修,苏寒没有能力让他们重新活过来,唯一能做到的,只有让那些猎杀他们的人,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不过,他们这些人之间,肯定有什么相互联络的方式。我要猎杀他们,动静却不能搞得太大,免得他们知道了以后,对我群起而攻之。”

  苏寒知道,这些隐世宗门的天才,实力远非世俗武者可比,自己要猎杀他们,只能暗中一个一个来,绝对不能明着暴露自己。

  自己一个散修,不是他们那边的人,一旦被他们盯上,实在太醒目了。

  所以,还得想一个万全的方法才行。

  “对了,乔装!”苏寒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刚才那黄衣人,已经是个死人了,自然不可能再在这片山脉里活动。而且,自己离开的时候,还扯走了他身上的黄衣和储物戒指。

  也就是说,在这片山脉里,自己完全可以乔装成刚才那黄衣人,自由活动,趁机猎杀。

  这个大胆的念头一产生,顿时让得苏寒来了兴致。

  他觉得,虽然还是有点危险,但这个方法,绝对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这些眼高于顶的隐世宗门弟子,也该是时候受到一点教训了!”

  虽然这辈子第一次跟真正的隐世宗门弟子打交道,但苏寒半点不胆怯。

  很快,苏寒就把自己乔装打扮成刚才那黄衣人的样子。就连脸上,也稍稍用了易容神通。

  这易容神通,却是融化龙血之后,自动觉醒的一种龙族神通。虽然苏寒现在的易容神通还不怎么高明,不过,他也不追求自己就装得有多么像,只要一眼露破绽就行。

  最重要的,是黄衣人的衣服,在苏寒身上穿着。这样一来,其他的隐世宗门弟子,一,第一反应不会觉得是别人。

  同时,苏寒从储物戒指里找到了一块令牌,上面写着黄衣人的名字“姜魁”。

  这样一来,就没有什么破绽了。

  略作调整之后,苏寒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原地。

  结科地科独艘术战闹帆毫月

  从现在起,他的身份已经完成了转变,从什么都不知道的猎物,变成了猎人。

  结科地科独艘术战闹帆毫月“他们不是喜欢玩什么猎杀游戏吗?那我就陪他们玩个痛快,不过,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现在都还说不定。”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