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四十七章 聂影媚
  这美艳女子,显然在一群年轻人之中,非常有人气。她话音一落,周围顿时有不少人附和的哄笑起来。

  “聂峰,这人可是你带进来的,若是治不好冰儿族妹,连你也要一起赔罪。”

  那年轻女子转向那带苏寒进来的华贵青年,咯咯直笑,眼波流转之间,仿佛要滴出水一般,自然流露出一种天然的媚态,给人一种媚劲十足的感觉。

  那聂峰瞬间半边身子都酥软一半,笑道:“好说,怎么都好说。”

  “走走走,咱们也进去看看去,看看这家伙能怎么解毒。”

  艘科仇仇独艘察战冷孙地察

  艘科仇仇独艘察战冷孙地察聂峰冷哼一声,讥嘲道:“不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说得跟真情况一样!”

  众人一哄而上,仿佛要争先恐后看苏寒的笑话一般,一个个脸上都挂着嘲弄的神色。

  进了里屋,只见一名年轻少女紧闭双眼,躺在床上。虽然身上盖着薄被,但仍然不难看出来容貌美丽,不逊色于刚才那说话的美艳女子。

  不过,不难看得出来,此刻这少女的神识波动,已经是奄奄一息。雪白的脸庞上,笼罩着一层青紫之色,就连在昏睡中,也显得非常痛苦。

  就连那刚才说话的美艳女子,也不由自主的收敛了脸上的嬉笑神色,叹道:“冰儿族妹平时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怎么就遭到这种祸事呢。”

  结远仇仇鬼敌球接冷地考

  “影媚,你别伤心,冰儿不会有事的。大不了,我们今天就启程前往射阳城,射阳城高人济济,不愁治不好她。”

  聂峰连忙开口安慰道。

  “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了。”聂影媚道。

  便在这个时候,只听一旁苏寒冷冷开口说道:“这毒素,已经漫溢全身了,此时出发去射阳城,恐怕挨不过三天。”

  众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当下纷纷惊讶的看过来。

  聂峰脸色一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大放厥词,扰乱人心,真以为我不敢一剑杀了你?”

  聂影媚却是目光一动,摆了摆手,制止了聂峰:“让他说下去,我倒想听听,他还能说出什么来?”

  苏寒淡淡笑道:“还需要说出什么来?你们这一群人,也真是心大,她已经中毒六天了,而这九星连环蛇的毒,只需要九天就能彻底致人于死地,你们居然还在讨论出发去什么射阳城?”

  “六天?”聂影媚美眸一瞪,狐疑道,“你怎么知道她中毒六天了?”

  苏寒本来不想跟她废话什么,但转念一想,毕竟自己还需要借助对方的力量出荒火城。当下耐着性子,抓起床上聂冰儿的手,解释道:“她虎口处有六个红点,这就是九星连环奇毒漫溢全身的症状,而且每天都会多一个,等到长出九个红点,形成一圈的时候,九星连环正式发作,到时候就连神仙也救不了她。”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条伤人的九星连环蛇,长度在三尺三寸以下。九星连环蛇一族,修为越高,体型越小,毒性越猛烈,三尺三寸以下,毒性比普通的九星连环蛇还剧烈三分。这样算来,她会死得更快。”

  苏寒一席话说完,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

  后地远地独艘学由孤毫阳

  那聂峰突然冷哼一声,冷冷道:“鬼话谁都会扯,有本事,你就把毒解开。否则,废你修为,割你舌头的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

  “是啊,扯一通有的没的有什么用,你说她三天之内就会死,那你倒是解毒啊。”

  “这种人我见多了,其实就是骗子,等你让他解毒了,他就说,需要好几天才能解开,先收一笔酬金,然后逃之夭夭。”

  突然,聂影媚指着苏寒的手,倒吸一口凉气道:“你怎么直接去抓冰儿的手?你不怕……不怕染上蛇毒?”

  她记得,之前几个丹师,都是小心翼翼,唯恐沾染。这位倒好,直接就上手。

  就好像,他真是一个江湖骗子一般,完全没有丹师应该有的谨慎啊。

  “放心吧,九星连环蛇的毒没有传染性,只要没被九星连环蛇的毒液直接侵袭,那么不管是皮肤接触,还是血液唾沫接触,都不会传染。”

  苏寒解释了一句。

  敌远地远酷后术战阳后诺

  聂影媚将信将疑,表情却是松缓了许多。而屋子里的其他人,却是一个个不信的模样。

  敌远地远酷后术战阳后诺苏寒解释了一句。

  在他们看来,眼前这少年,年纪比他们还小,这样的年纪,能钻研几年的丹道?难道他懂的,能比那些白发苍苍的大丹师还多?

  苏寒也懒得管他们,直接大咧咧坐在榻前,抓起病榻上聂冰儿的手,搭脉就诊。

  武道世界,一般都不信男女之妨那一套,此刻看见苏寒的动作,也只有聂影媚的表情略微有点怪异,其他人,都是不以为然。

  后地远地情敌恨陌孤早敌

  很快,苏寒停止了诊脉,拿起身边纸笔,龙飞凤舞,写了一大堆。

  随后,苏寒把纸往前一推,淡淡道:“我身上有一棵金丝灵芝,可以拿出来做解毒的主材,不过副材料,需要你们自己去准备。”

  “六叔,马上照他的单子抓药去,当场配制药散,看看能不能解毒。”

  聂峰冷笑一声,既然这小子装腔作势,可以,那他就陪这小子玩到底。他倒想看看,这小子的药方若是不能解毒的话,他会是什么表情。

  结不远远情后学战月方结鬼

  六爷应了一声,刚准备去抓药,聂影媚突然道:“这些材料,又不是什么稀有的材料,我储物戒指里就有。”

  很快,所有的原材料都集齐了。

  苏寒按照药方,调配了一剂解药出来。

  “先说好,这剂解药服下去,大约一刻钟后她会醒来,不过并不代表毒性就根治了。根治毒性,需要三天时间,如果明天和后天不服用我调配的解药,她的毒性还会复发。”

  敌科科远独艘察由月不阳所

  苏寒这一手,也属于无奈之举,其实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只用一剂解药就根治毒性。

  但是,他需要留一手,以免出什么幺蛾子。毕竟这聂家与他素不相识,如果要借助对方的力量出城,那他就得拿着对方的命门,以免出什么意外。

  倒不是说对方就一定会猜到他的身份,或者出卖他,但谨慎一点还是必要的。毕竟,如果对方一旦猜到他的身份,那完全可以不必蹚这趟浑水。

  但只要把这聂冰儿的性命握在手中,就可以完全不必担心这些。

  聂峰冷哼一声,讥嘲道:“不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说得跟真情况一样!”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