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六十六章 二位族老
  “这……这家伙简直是疯了!”

  “竟敢杀冀景,他不要命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样做,势必会引来冀家的滔天怒火吗?”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所有人在吃惊于苏寒胆大包天的同时,更是诧异不已,这个看起来甚至不到十八岁的白衣少年,居然真的具有一招轰杀冀景的实力!

  这一幕,简直颠覆了他们的人生观,让他们永生难忘。

  那冀家的一群天才,更是宛如见了鬼一般盯着苏寒:“竟敢杀景哥,莫非你是不要命了?”

  “别靠近他,他好像有什么妖法,就连景哥都能中招。”

  “赶快回去禀报宗哥,禀报长老们!”

  这群冀家天才,再也无心在此逗留,匆匆忙忙收拾了冀景的随身物品,仓皇离去。

  “韩公子,你……你怎么真的把他杀了?”

  六爷直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颤抖着嘴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本来他不愿意和冀景起冲突,是想保护聂家,结果万万没想到,苏寒不但和冀景起了冲突,而且还把人杀了!

  “六叔,韩苏也是为了保护我们才这么做,总之先回别院吧,一切等回了别院再说。”聂影媚勉强按捺住内心的震惊,开口劝道。

  其他的聂家天才,此刻内心也是复杂无比。既害怕冀家随之而来的报复,又暗暗觉得,苏寒杀冀景的那一幕,的确非常解气。

  至少,苏寒的举动,替他们所有人都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六叔,我觉得那冀景死了活该,如果我们向这种恶势力屈服,才是给聂家祖先抹黑!”

  “没错,咱们聂家也是堂堂正正的二级隐世家族,该拿出点骨气来。”

  聂冰儿也怯生生道:“六叔,如果不是因为韩苏公子的话,恐怕我和影媚姐现在都危险了。”

  “对,我们应该感谢韩苏为我们出头才是。”

  众人越说越是义愤填膺,感觉胸中有一股久违的热血在流淌。

  “你们这些年轻人,唉……你们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族老们未必能听得进去。希望到了别院之后,几位族老听说这件事,不要大发雷霆才好。”

  六叔无奈的摇了摇头。

  ……

  聂家别院,位于射阳城一条还算繁华的街巷内。

  结远仇地情结察所月阳察方

  一进聂家别院,所有人都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初进射阳城这段遭遇,让得所有人都有一种惊弓之鸟的情绪。现在到了自己家的别院,这种情绪才缓解下来。

  “二位族老,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总而言之,祸是冰儿小姐闯的,当时那种情况,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大厅里,六爷对着坐在上座的两名聂家族老禀报道。

  这两名族老,都是聂家常驻在射阳城的高层。

  年纪都有二三百岁,而修为方面,一个是王境三重,一个是王境四重。

  听了六爷对于事情来龙去脉的叙述,两名族老的目光,同时落到了苏寒身上,开始上下打量起来。

  原本他们听六爷的描述,是一个能孤身对付赤焰火鸦王、能一招秒杀冀景的天才,他们下意识便觉得,此人修为必定不俗,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年纪轻轻就能跨入王境的顶级天才。

  结果一看之下,竟是灵境七重。

  当下,两名聂家族老的目光,就有些古怪起来。

  孙不仇不酷结恨由阳技吉方

  很显然,他们不怎么相信六爷的话,觉得六爷多少有美化和夸张的成分,目的自然是让自己二人,不要追究这个韩苏的责任。

  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六爷转述的,两名族老并没有亲眼看到。

  结科不不情结恨所冷独仇所

  不过,人都带回来了,按照聂家的规矩,断然没有把人往外赶的道理。

  只是,两名聂家族老的脸色,多少有些沉重。他们在射阳城驻守多年,和冀家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如今竟然因为小辈的事,大大得罪了冀家,看来往后的日子是不会好过了。

  后地不地鬼艘球陌阳考独地

  倒是聂冰儿,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不断哀求道:“二位族老,真的是冰儿闯的祸,韩苏公子是为了救冰儿才出头的。二位族老,你们千万不要责怪他啊。”

  聂冰儿在家族长辈面前,一向是十分受宠的小公主。如今见她这副模样,两名族老就算是再有脾气,也发不出来。

  “好了,老六,这件事,既然是冰儿惹出来的祸事,那我们高层,也就不追究你们的过错了。”

  两名族老说着,语气陡然变得严厉,“不过,这种事,以后一定要严加禁止,坚决杜绝这种事的发生。”

  “还有,不管是老六,还是冰儿,记住一句话,你们自己带回来的人,自己安顿,自己负责。不要给家族惹什么幺蛾子才好。”

  “好了,你们一路奔波,也劳累了,先下去休息吧。冀家的事,交给我们高层来处理。”

  两名族老说完,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下去。

  苏寒早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这二名聂家族老,没有明着找自己的麻烦,但对自己的印象,显然不是很好。

  苏寒估计,在这二名聂家族老的心目中,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惹祸精一类的角色。否则,也不会特意叮嘱什么不要给家族惹祸。

  不过,苏寒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这二名族老的看法,他也懒得去扭转。

  当下和聂家众人一起,往后院的住处走去。

  “韩苏公子,实在不好意思,明明是冰儿惹的祸事,却把你连累成这样。”

  聂冰儿怏怏的垂着小脑袋,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韩兄,不要在意二位族老的态度,他们年纪大了,脑筋难免糊涂。不管他们怎么说,总之兄弟们都服你。”

  聂家的年轻天才们,争先恐后的安慰苏寒。

  苏寒淡淡一笑:“你们的好意,我自然明白。”

  “韩兄,兄弟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今天的表现实在太帅了。那冀景,就是该死!”

  “没错,你是帮兄弟们出了口恶气!”

  敌仇仇仇鬼后学战冷指岗技

  敌仇仇仇鬼后学战冷指岗技“六叔,我觉得那冀景死了活该,如果我们向这种恶势力屈服,才是给聂家祖先抹黑!”

  艘科地仇酷结术陌阳主由故

  “韩兄,等会咱们大家重新找个酒楼,好好喝一杯。”

  这些聂家天才,都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苏寒今天的行动,无疑是做了他们一直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

  艘不仇远独结恨陌孤酷指艘

  不畏强权的人,有谁能不敬佩?

  此刻这些年轻人围着苏寒,有说有笑,就像是以前在家族里,大家簇拥在第一天才聂峰身边一般。

  只不过,如今被众星拱月的人,早已经不是聂峰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聂峰嫉恨的盯着这一幕。眼底深处,射出些许如同毒蛇般的光芒。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