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反转
  

  胡大师见耿大师并没有急着马上分解丹药,反而把丹药拿在手里天,不由得内心暗暗奇怪:“这老儿在干什么?不知道时间有限么?”不过,随即胡大师又暗笑起来:“这老耿知道自己没有胜算,开始破罐子破摔了。也罢,我懒得管他,只管专心分解自己的丹药就是。”这个时候,胡大师的丹药分解,已经进入了尾声,一味味原材料,都被胡大师写在了纸上。结仇远科情孙术所阳孤主恨而耿大师的丹药分解过程,才刚刚开始。“这一关,我赢定了。”胡大师暗暗得意,交上了自己的答卷。而这个时候,他大师也急匆匆在纸上写了一串材料的名字,交了上去。结远仇科独后察战闹后故诺“这个时候知道着急了,八成是胡编了一些材料,这种答卷交上去岂不笑掉青河丹王的大牙?”胡大师暗暗好笑,还有些幸灾乐祸。至于胡大师对自己的答案,虽然不算是百分之百的有把握,不过他觉得,至少会比耿大师胡蒙乱猜的答案要强很多。孙不科远鬼后恨战闹指敌诺毕竟疾风丹这种炼制方法很多的丹药,谁能说自己还原出的炼制过程,就是百分之百的准确呢?“丹王大人,请阅卷。”青河丹王的随从弟子,拿着二人的答卷,恭恭敬敬交给青河丹王。青河丹王嗯了一声,拿起两张答卷,扫了几眼。随后,青河丹王的目光,落在了耿大师和胡大师身上。“通过的人,肯定是我。”胡大师暗暗得意,身体情不自禁的挺得笔直,准备迎接属于自己的光辉一刻。然而,让他没想到的却是,青河丹王,并没有提他的名字。而是问道:“哪个是耿大师?”耿大师略显紧张的走了出来:“是在下。”孙不不地独结球所阳科太后“这地龙草和天星砂两味材料,你是如何解析出来的?”青河丹王饶有兴趣的问道。“地龙草,天星砂?”胡大师在一旁听了,内心不由得“咯噔”一下,“怎么会有这两味材料?我解析出来的原材料单子里,并没有这两味材料啊?”“放宽心,我且放宽心,说不定这两味材料是错的,而且错得实在太离谱,所以青河丹王才有此一问呢?”胡大师不断给自己打气。耿大师听了青河丹王的问话,不敢怠慢,连忙答道:“在下疾风丹内部,有着许多细密小气泡,于是斗胆推测,这丹药的原材料里放了地龙草和天星砂,这两味材料相互产生细微反应,才会在成丹中形成细密的气泡。”“什么?这疾风丹内部有小气泡?”胡大师此刻,简直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因为他一拿到丹药就急忙分解了,压根没注意过丹药内部有什么小气泡。如今被耿大师这么一说,胡大师顿时产生了不祥的预感,后背更是冒出了冷汗。他有一种预感,自己这个微小的疏忽,很有可能成为致命的错误。结远仇不情敌球由月考结我“这青河丹王,难道就真的这么不近人情?我已经带了师尊的亲笔信给他,难道他还要不让我通过?”胡大师急得直冒汗,想说点什么来挽回局面。要知道,自己的师尊俞丹王,可是和青河丹王同期取得丹王头衔的故友啊。就这层关系,难道还不足以让青河丹王对自己网开一面?这耿老头有什么?背景?人脉?一样都没有,只不过是运气好点,他凭什么和自己竞争?“耿大师是吧?以前倒没听过你的名字,你是什么地方来的?师从何处?”青河丹王随意问道。结地不远独敌学陌闹陌战羽“在下……云中城出身,师从……”耿大师略微犹豫了一下,寒一眼,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会不会给师尊造成什么不方便?便在这个时候,苏寒也悠然站了起来,笑道:“青河老哥,这是我的徒弟。你就别吓唬他了,该通过就通过了吧。”“什么?这是你的徒弟?”青河丹王顿时瞪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小兄弟,这居然是你的徒弟,你怎么不早说?!”顿时,青河丹王的态度就变了,目光大师,变得十分的热络起来,和之前的高高在上,简直判若两人,热情的拿出一块令牌放在耿大师手上:“这是我的通过令牌,你拿到射阳城丹师协会,就可以取得丹王头衔了。”“多……多谢青河丹王大人!”耿大师做梦一般从青河丹王手里接过令牌,只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怎么师尊一说自己是他的徒弟,青河丹王就这么主动的给自己发令牌了?而且,丹王对自己师尊的态度,怎么那么热情?难道自己师尊不是在青河丹王洞府里做弟子么?耿大师一头的雾水,而一旁胡大师,则是已经目瞪口呆。怎么这姓耿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后台比自己还要硬?这白衣少年是他师尊?认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做师尊?而且这白衣少年,竟然还如此受青河丹王追捧尊敬,和青河丹王称兄道弟?该不会,这白衣少年是驻颜有术,实际上已经是二三百岁的老妖怪了吧?今天发生的这一切,简直颠覆胡大师的认知,让他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被刷新了。“青河丹王大人,那我……”胡大师还不死心,还想再搏一把。“嗯?你还在这里?”青河丹王,这才像刚记起还有胡大师这个人似的。后不不远酷后察接阳闹考大师一眼,随意一挥手,“你,出去吧!”那挥手的动作,就像在驱赶一堆上不了台面的垃圾似的。以青河丹王的性格,像胡大师这种热衷走后门,实际丹道造诣又不怎么出彩的人,实在很难得到青河丹王的好感。胡大师哭丧着一张脸,像丧家之犬一般,灰溜溜出了青河丹王的洞府。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