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冷嘲热讽
  然而,冀宗毕竟是王境天才,而聂海只是灵境九重巅峰。在冀宗越来越沉重的威压之下,聂海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起来,身躯不断颤抖,满头大汗。

  结远地仇独敌球战月酷孤星

  冀宗轻蔑一笑,目光扫视着眼前的一群聂家人,淡淡道:“出来一个人告诉我,送假玉,是什么意思?”

  聂海满头是汗,但仍然不忘挣扎辩解道:“我们送的,是真玉,不是假玉。”

  “还敢狡辩?”

  冀宗笑了笑,扬声叫道,“把玉拿过来。”

  很快,那块古玉就被送到了冀宗手里。

  冀宗淡淡示意了一下,他身边一名冀家年轻天才,立刻会意,接过古玉高高举起,嗤笑道:“大家都看清楚了,这是真古玉吗?聂家的人,你们也睁大眼睛看好了,这到底是什么玉,可别说我冀家污蔑你们,把你们的真玉说成假玉。”

  “哎,这块古玉成色有些古怪啊,上面的纹理也像是画上去的。”

  “没错,这古玉,一点灵气都没有,跟我们平时见到的古玉,都有很大区别啊。”

  “这古玉绝对是假的!”

  一时间,周围议论声四起。

  “这……这根本不是我们送出去的那块古玉啊!”

  聂海死死盯着那块古玉,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应验了,冀家果然把古玉掉包了!

  只不过,现在他这么说,没有任何证据,又有谁会信呢?

  “好阴险的冀家,竟然偷换我们的古玉。”聂影媚同样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她跟聂海一样,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这边空口无凭,就算说玉被冀家掉包了,也不可能会有人相信。

  敌远地仇鬼结察陌月敌不诺

  敌远地仇鬼结察陌月敌不诺“明明送的假玉,还一口咬定是真玉,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明明送的假玉,还一口咬定是真玉,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一群无耻之徒,把他们赶出宴会场去!”

  冀家那边的年轻人,和一些想讨好冀家的年轻人,冷嘲热讽,不断往聂家这边叫嚣着。

  聂海面色铁青,作为今天聂家带队的人,这些话听在他耳朵里,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聂峰神色淡漠,对这些话完全是充耳不闻,仿佛对方的叫嚣完全与他无关。

  聂星虽然咬牙切齿,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送的古玉而起,他能说什么?

  聂影媚身为女流之辈,自然也不可能站出来跟这些人针锋相对。

  苏寒眼皮一抬,却见聂影媚正凝眸注视着自己。

  苏寒抓了抓头皮,苦笑一声,想到如果聂家真的就这样被当场赶出宴会的话,名声势必受到巨大打击,说不定连天才大比的资格,都会失去。

  “这块玉——”

  聂海深吸一口气,一句话刚说到一半,却突然感觉到身后的“韩苏”轻轻拍了自己一下。

  聂海愕然,只见韩苏的身影,从自己身后走了出来,站到众人面前,淡淡笑道:“这块玉,就是真玉,不是假玉。”

  这句话,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语气却非常肯定,让得在场的人,一下子都回不过神来。

  那拿着古玉的冀家子弟,愣了片刻,冷笑道:“你说是真的就是真的?你这是想笑掉我们大家的大牙么?”

  “没错,这明显是一块仿冒的赝品古玉啊,竟然还敢厚着脸皮说是真的。”

  就连那冀宗,也是眉毛一挑,目光如同利剑般往这边射过来。

  孙不科不鬼艘球接孤毫战恨

  面对所有人的目光,苏寒的神色,依旧是云淡风轻,悠然笑道:“这块玉就是真的。如果不信我的话,可以当场验证。”

  “喂!呆子,我们的玉已经被他们掉包了啊!”

  聂影媚急了,不断传音给苏寒,但苏寒却仿佛没听到一般。

  “这明显是块仿冒的古玉,怎么可能当场验证成真的呢?”

  孙不科仇独结恨所冷闹远故

  聂海也是皱起眉头,他不是不信任韩苏,只是,玉已经被人家掉包,他们这个时候说要当场验证,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聂峰一脸冷笑,看着这一幕,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你说要当场验证?”

  那拿着古玉的冀家子弟,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大家听听,他说要当场验证,我没听错吧?”

  “这小子失心疯了,这明显是一块现代的玉,想仿冒古玉,他还要当场验证,哈哈哈……”

  “让他验,看看他能验出什么花样来?”

  “只怕验到最后,只能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嘲讽之声四起,苏寒却仿佛充耳不闻一般,对那名冀家子弟伸出手:“拿来<=".。”

  “拿什么来?”那冀家子弟一愣。

  “玉啊!”

  苏寒理直气壮的看着那冀家子弟,“你不把玉给我,我怎么证明这块玉是真货?”

  “你还真要验证?”

  这冀家子弟,明显觉得苏寒脑壳坏了。

  不过,他还是请示般的看向冀宗。

  冀宗的目光落在苏寒身上,淡淡开口:“你不是聂家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宗哥,这人就是聂家的客卿韩苏!”

  旁边立刻有人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苏寒就能感觉到,冀宗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陡然间变得冰冷,便仿佛一柄利剑一般,直直悬在自己头上。

  “你就是韩苏?”冀宗淡淡笑了一声,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不远处,二王子阳无影玩味般的看着这一幕。

  “把玉给他。”冀宗淡淡吩咐道。

  周围的人,都用看好戏似的目光看着这一幕。

  那冀家子弟嘲讽般的看了苏寒一眼,把手中的古玉扔到苏寒手里,嘲弄道:“古玉给你了,你倒是说说,这块古玉,怎么就是真货了?”

  “是啊,快说说吧,莫非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集体瞎眼了不成?“

  冷嘲热讽的声音,不断从四面八方传过来。

  “二王子,据说那在酒楼意外打死冀景的,就是这个韩苏。”

  远处二王子身边,一名心腹低语道。

  那二王子目光玩味般的看向这边,轻笑道:“意外打死?冀景好歹也是灵境九重天才,会被人这么简单的意外打死?”

  “二王子,这我们也觉得奇怪,不过冀景的修为明显比这韩苏要高,要说不是意外的话,这韩苏怎么可能打得死冀宗?”那心腹道。

  “看看吧,以冀宗的性格,今天此人落到他手中,照理来说,是死定了。不过,事情的发展,真会有如此简单么?”

  二王子目光深湛。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