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八十六章 古玉之争
  “小子,怎么哑巴了?你倒是说说,这块古玉怎么是真的了?”

  敌地仇地独结术接阳学敌仇

  那冀家子弟见苏寒不语,当下不由得更加得意,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谁说过这玉是一块古玉了?”

  苏寒反问道。

  他这声发问,顿时让得所有人都石化了。

  那冀家子弟更是回不过神来:“什么意思?这看起来不就是一块古玉么?这还需要谁说吗?”

  “当然需要了。”

  苏寒用手举着那块玉,慢条斯理道,“我就想问问你,你们一群人在那里跳脚这么长时间,有谁亲耳听到过聂家的人说,这是一块古玉么?”

  苏寒刻意把“古玉”二字咬得极重,以引起众人的注意。

  那冀家子弟不由得一愣,“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们聂家在上交礼物的时候,只说了这是送给紫儿小姐的礼物,并没有说这礼物是一块古玉吧?”

  苏寒淡笑问道。

  “这又能代表什么?你们是没有说,可这礼物明明白白摆在这里,就是一块古玉,还需要说吗?”那冀家子弟皱眉道。

  “这代表什么?你说这代表什么?莫非你是脑残吗?”苏寒反问道。

  “你……”那冀家子弟一愣,随即便是大怒,“你说谁是脑残?你怎么血口喷人?大家伙听听,这小子不但没理,而且还满嘴喷粪!”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指着苏寒,气得满脸通红。

  苏寒慢悠悠道:“你激动什么?说你是脑残还不承认?”

  “你倒是说说,我怎么脑残了?”那冀家子弟大声道。

  “既然我们聂家没有人说过这是古玉,那我问你,你们自作主张的说这是一块古玉,然后又说这块古玉是赝品,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苏寒淡笑问道。

  “你说什么?”

  那冀家子弟简直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那你说这不是一块古玉?那这是什么?”

  “这就是一块现代的玉,不是什么古玉,自然也不存在什么仿冒古玉,什么赝品的问题。”

  敌地科地鬼孙术由冷羽艘术

  苏寒淡淡说道。

  这一刻,不管是冀家的人还是聂家的人,都很快明白了苏寒的意思。聂海不由得面露喜色,内心暗道:“我怎么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对对,这块玉就是一块现在的玉,我们没有人说它是古玉,你们强行说是古玉,然后又说是仿冒古玉的赝品,这不是血口喷人吗?“

  聂家的年轻人纷纷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嚷了起来。

  而那冀家子弟,先是愣住,随即也很快反应过来,嘴角旁边露出一丝冷笑:“这样就想撇清?做梦!”

  “那好,就按你们说的,这是一块现在的玉。我想问问,就这么一块平平无奇的玉,既不是上古遗留下来的宝物,又不是拥有什么特殊功效的灵品宝玉,放在集市上,恐怕都没有人愿意花一百元石来买。试问,这样的玉,你送给紫儿小姐,是在侮辱紫儿小姐吗?”

  后科科仇情结术所月艘由情

  这冀家子弟指着苏寒手中的玉,冷笑问道。

  要知道,古玉之所以值钱,就是因为古玉是上古遗留之物,其中可能蕴含着上古传承。

  虽然古玉中蕴含上古传承的几率,不到万分之一,但是,只要一旦撞大运,从古玉中获得上古传承,那就是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天大机遇。

  所以,这购买古玉,也是蕴含着一定赌博的成分,所以古玉才会卖得那么贵。

  而如果不是古玉的话,一块普通的玉,压根就不值钱,拿去送礼,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没错,你说不是古玉,是现在的玉,那这块玉岂不就是垃圾?垃圾你也敢拿来送给紫儿小姐?这跟送假货有什么区别?”

  那些冀家子弟纷纷七嘴八舌的质问道。

  “呃……”聂家的一群年轻人,没料到对方会这么问,当下顿时张口结舌。

  “哈哈,这小子卖弄聪明,没想到结果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四周哄笑声此起彼伏,众人看着聂家一群人的目光,就跟看一群傻子没什么区别。

  苏寒掂量着手中那块玉,目光平静,悠然笑道:“谁说这是一块不值钱的垃圾玉?这块玉,对于这位紫儿小姐来说,那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莫非你们都看不出来?”

  “什么?就这块破玉?”

  那冀家子弟宛如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嗤笑道,“这么一块破玉,还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脑子是不是坏了?”

  苏寒淡淡一笑:“我若是证明它价值连城呢?”

  “它要是真的价值连城,我就把旁边这张桌子吃下去。”

  “这可是你自找的。”

  苏寒摇了摇头,把目光投向依偎在冀宗身边的冀紫儿:“这位紫儿小姐?”

  “什么事?”

  冀紫儿紧紧搂着冀宗的胳膊,一双妙目扫视着苏寒,提防的问道。

  后仇仇不方后恨接阳毫接星

  “你是不是从小就很容易心慌气短,而且夜里经常失眠,噩梦频频,整晚睡不好觉?”苏寒淡淡问道。

  冀紫儿本来还带着几分提防,但听见苏寒的话,不由得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不光冀紫儿惊讶,就连周围的一些冀家核心子弟,也是一个个怀疑自己听错了。冀紫儿确实从小有这样的毛病,被诊断为体质孱弱。只是,这种很私密的事,连他们冀家也是只有一些核心人物才知道,这个跟冀家毫无关系的外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而一些不知情的人,看到冀紫儿的反应,也能猜到,苏寒好像说对了一些什么,否则冀紫儿不会如此吃惊。

  “混账,紫儿小姐的私事,是你可以随便打听的么?”那冀家子弟呵斥道。

  苏寒压根就懒得搭理此人,直接把手中的玉,朝着冀紫儿的方向递过去:“紫儿小姐如果信任我的话,不妨把这块玉佩戴在身上试试。”

  冀紫儿本来下意识的想拒绝,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年轻人淡定自若的目光,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竟然接过了那块玉。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